关键字
文章内容
隼换喙
 
 
修改时间:[2020/02/21 07:07]    阅读次数:[21]    发表者:[起缘]
 

   好累,身体每况愈下。2019年12月31日,在我最穷困潦倒的时候,没有戒指,没有鲜花,没有大屏幕的示爱惊喜,相互揉搓着双手在-1度的马路上等待通往“魂墓”的公交。她说她兴奋的卖了自己,不许我以后带她去隔壁窗口换证。

   不知是因为爱情,还是因为我对债务大小的掩饰演的很成功。债务爆发后肯定对我彻底绝望吧!我不知我怎会一步一步走到这般境地。一直也不敢核算自己的这本糊涂账。面对现实,深度剖析自己这么难?我不承认我能力太小,无力挣脱这摊泥沼。订婚宴上,举着酒杯,信誓旦旦对着她家人说会给她幸福,爱她,宠她,保护她……我几时能兑现?假如2年,她会愿意等我吗?

   这些年,亲人,朋友都在替我负重前行。而我像个瘾君子,不断用谎言麻痹自己,不敢直视自己背负的恶果,它已植入体内,病变,吞噬,变异扩散,一发不可收拾……有好几次幻想我能出交通意外,抑或感染此次的冠状肺炎。看似被动使然,实则称心,兴许还能给她留下些保险。相反,要我主观去寻短见,我永远不会越此懦弱的雷池,绝症除外。既然老天要我活着,骂名?牢狱?众叛亲离?孑然一身?我依然要活下去,40岁?60岁?80岁?我相信,活着总会赢自己一回。放下娱乐消遣,玩命地学*从当下开始。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