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母亲是家
 
 
修改时间:[2020/01/17 21:07]    阅读次数:[23]    发表者:[起缘]
 

   母亲是家

   文/张盼

  我和母亲之间有一部电话,我打,她接。母亲没有文化,不会打电话,每个周末,她会按时守候在电话旁边接听电话,听听我的声音。渐渐地,母亲成了电话那头永不退色的牵挂。

  母亲知道我的工作繁忙,每次我打电话,她都会在电话那头说:“你没有事情,就不用回来,我身体很好。”我深知,母亲一直在为我考虑,一是怕影响我的工作,二是怕我来去又要花钱。

  我已很久没有回家了,周末,我决定回家看望母亲。

  早晨,我驱车向家的方向驶去。一小时后,我到家了,我把车停在家门口的公路边上,透过玻璃窗我看见母亲坐在沙发上。母亲根本不知道我要回家。我走出车门时,她看见了我,便从沙发上起身,慢慢地走到门口望着我。“妈,我回来了。”“叫你不要回来,你跑回来做啥子?”母亲用责怪的语声问我。我笑着说:“我专门回来看看你啊!”随后,我走进屋就围在电炉边烤火,母亲也围在火炉边。我回家了,母亲终还是没有生气,高兴地看着我,很久不说话。我说:“妈,家里有点冷。”母亲连忙把电炉开到最大档,有点生气地说:“你把头发理那么短,肯定冷。”我笑着说:“妈,我发觉我头发越来越少了,说不定要谢顶哦。”母亲一听,脸立马沉下去,说:“谢顶了,那多?取??蔽壹?盖咨??耍?逅?担骸奥瑁?叶耗愕摹!彼??a href="http://www.duwenzhang.com/huati/kaixin/index1.html">开心地看着我,一会儿说我长胖了很多,一会儿说我有白头发了。记得,二十年前,我在外读书时,每次回家,母亲经常看我长胖了没有。如今,参加工作了,每次回家,母亲还是喜欢仔细地看我有没有什么变化。

  下午,我和母亲煨在火炉边烤火。我陪伴着母亲,母亲守护着我。整个下午,我和母亲围着电炉烤火,谈了很多家事。我感觉到特别温暖。母亲总是闲不住,便拿出剪刀、针线开始“工作”。我说:“妈,你这么大岁数了,还做这些针线活,你扎这么多鞋垫做什么用?”母亲笑着说:“我给你们几姊妹一人扎一双,剩下的,哪个要就拿给哪个。”我一听,逗她说:“你收工钱吗?”母亲呵呵笑。“妈,把你手中的东西拿给我拍一张照片。”母亲不解,再三问我拍那些东西做啥子,我只好撒谎说:“我写文章有用。”母亲听说那些东西对我写文章有帮助,连忙将手中的东西递给我拍照,嘱咐我别弄脏了。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我决定起程回单位。母亲听说我要回单位,再三催我快点回去,我说:“妈,不急,还早。”我又坐了半小时,母亲说:“这么晚了,煎几个鸡蛋吃。”我说:“我不饿,不吃。”母亲又生气了,说:“我买的土鸡蛋,煎几个鸡蛋吃,很快的。”她边说边向厨房走去。我心想,今天我必须吃了鸡蛋,母亲才会心安。我说:“妈,我自己来煎鸡蛋。”母亲同意了,她一直站在旁边,指挥我怎样煎的鸡蛋才好吃。不一会儿,鸡蛋煎好了,我大口大口地吃煎鸡蛋,母亲坐在我的对面,一直盯着我,脸上堆满了笑容。

  吃了煎鸡蛋,我起程离开了家,告别了母亲。我没有回头,我知道,母亲一直站在门口目送我远去。

  车上,我掏出手机看照片,望着母亲一辈子珍爱的“几件宝”,儿时,母亲在煤油灯下纳鞋底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是啊,母亲是家,母亲在,家就在。无论我走多远,母亲和家永远是牵挂,归途中,她是心底最温暖的港湾。

  (作者系达州市通川区西罡学校教师)

 
 
 
上一页:渐行渐老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