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刘增印老师咏诗《邯郸丛台》感怀
 
 
修改时间:[2020/01/11 23:07]    阅读次数:[51]    发表者:[起缘]
 

   邯郸丛台

   东流浮水清波去,西峙太行紫气来。

   饮恨沙丘赵主父,英名常在武灵台。

  赵武灵王—赵主父,大凡对历史多少有点了解的,没有不知道此君的。此君伟,胸怀宽广,看到技不如人,主动胡服骑射,最终富国强兵,成为一方霸主,就这点来说,赵主父应当是我们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刘老师所说的英名常在武灵台,原因就在于此吧。此君哀,晚年因处理家事不当,竟被儿子生生饿死在沙丘里面。

  事实就是这样,饮恨、英名不和谐地聚于赵主父一身,而饮恨、英名聚于一身的历史上又何止一人,韩信、项羽、岳飞、于谦、拿波仑,古今中外,数不胜数。当赵主父独自一个人在沙丘里惶惶找水喝、寻食吃的时候,如果得知这些后来者,应当有所心宽吧。世上没有常胜的将军,然而他们可哀就可哀自己是最后的那个失败者。可这样又如何呢,他们辉煌过,他们成功过,他们快意过,他们的辉煌、成功、快意远比饮恨、自哀要亮眼的多,他们在失败中得到永生,他们在历史的长河中,有时比最后的胜利者还要夺目,还要夺人心魄。

  记得一副有名的对联,风声语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事事关心是可以的,但大都局限在家事里面,至于国事天下常常遥不可及,心有余而力不足,当然,这里说的是普通人、读书人。对于某些人而言,人家家事即国事,国事即家事,人家一个手势、一个转脸、一句梦话就可以使历史改行改道,就可以把你冥思苦想几十年的问题解决掉。清官难断家务事,断的是他人的家务事,清不清和自己关系都不大。而这些人的家务事别人插手不得,清不清全由自己做主。清,国泰民安,不清,刀光剑影,血流成河,殃及自身。赵主父胡服骑射,富国强兵,却断不清两个儿子到底谁当一把手,结果饿死沙丘;秦始皇统一六国,却忘记了家由谁掌舵,结果二世而亡,隋文帝被蒙蔽错传了一把手,结果富庶的隋帝国成了昙花一现,唐高祖在儿子之间和稀泥,结果骨肉相残,被迫让位。

  若要真富贵,除非帝王家。的确,前两年去过故宫一趟。呵,那地面真是宽广,那建筑真是壮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人家占那么大一块地方,充其量也就是王土万万分之一,我等应感激人家,万不可嫉妒,更不可咒骂。可生在这地方又如何呢。崇祯挥剑刺向女儿的霎那概叹:汝何故生我家,而发出如此概叹的何止崇祯一人。光绪被困瀛台,望着那天边的冷月作何感想,雍正的大哥、二哥、三哥被囚禁孤室,望着房顶的天花板作何感想,汉武帝的皇子们被父亲逼迫走投无路,拔剑抹向自己脖子的瞬间,作何感想,赵主父在生命奄奄一息,断气的霎那,想到儿子会是一种什么心境。若要真富贵,是有风险的,风险小的,幽闭一室,足不能出户,风险大的,脑袋搬家,吹灯拔蜡。

  曾一度为父亲断不清自己的家事而苦恼埋怨,而真正能断清家务事的又有几人,皇帝老儿都断不清自己的家务事,何况自己的父亲。既然不清,那就糊涂到那那了。对外争一争,对内让一让。对外争的是口气,对内让的是心静和谐。至于帝王家不学也罢,不学也罢。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