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支气管扩张(励志散文)
 
 
修改时间:[2019/12/04 01:07]    阅读次数:[12]    发表者:[起缘]
 

   摘要 撰写本文的目的是希望那些仍在遭受病痛折磨的患者,能从我的亲身经历中品读出对生命的热爱,对人生的珍惜。从我战胜病魔的过程与方法中淘到一些适用经验,结合自身的身体状况,探索出专属自己的战胜病魔的方法。同时希望本文能激励那些不幸身患支扩的病友们,要坚强不屈,不要轻信什么医学界无法治愈的疑难杂症,要坚决树立起战胜病魔的信心和决心!生命属于我们的仅此一次,望克服重重困难,咬紧牙关淌过生命的沼泽地绝。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诸多的心愿未了,怎么能轻而易举被扼杀在命运的摇篮!我们无法阻挡社会的潮流,亦无法改变人们已习惯已概定的社会规则。但愿国家党政机构能逐步完善并制定彻实可行的监督体制,让医疗机构的某些潜规则,某些黑幕无处遁形。如果医生真正能舍身处地去为患者服务,师哲们能真正的全心全意教书育人,那么,我们的社会才能真正的达到良性循环,才能真正的形成良好的社会生态。

  正文

   支气管扩张在医学术语里简称支扩。起初我对这一名词颇感陌生,接触这一医学术语大概是从2014年的春天开始的。其实,在2013年春节前后,我的身体健康就亮起了红灯,感冒频繁,有时咳嗽痰里还会有血。我是过敏性体质,流感年年都逃不掉,有时感冒火重痰里带血以前也出现过,不外乎打几天消炎针,吃点消炎药就扛过去了。可是,从2013春节后开始,每次感冒都比上一次要重,从咳嗽的痰中带血逐渐加重到咳嗽咳血了。在家人的催促下,我终于下决心去市医院做一次全面检查。

   在经历了验血、验尿、透片、x光等,物理病理检验分柝后,居然得出的结论是重感冒引发的炎症!通过住院加上抗炎治疗,没几天我就病愈出院了。

   但仅仅过去约两个月,我又一次感冒咳嗽,加上之前又喝了酒,这次发病比上次更厉害了,晚上洗完澡一躺上床,就直接咳出呈喷射状的两大口血,老婆吓得流泪了,赶紧抚我坐起来,我歇了一会儿,又吐了几口血痰。

   晚上只能到急诊科,急诊科的医生询了一大堆问题后,让我签一堆字,然后就办理我住院治疗。但这次住的居然是传染科!我很纳闷,于是询问值班医生为什么让我住传染科,其回复说,你以前有过肺结核病,虽然治好多年了,但怀疑是旧病灶复发。我当时语塞了。想想我两个月前已入院治疗过,于是要求值班医生查一下我之前的病历,看能否不住传染科。值班医生面无表情的说:做完检查后再说。无奈,在又一次经过抽血验血、验尿、光透等等繁琐的检验检查后,主治医生给出同样的结论,重感冒引发炎症加感染。这次入院治疗我已无法淡定了,重感冒加感染怎么会那么重?

   鉴于之前我的孩子因拉肚子入住市医院,在同样经历了繁琐的验血、验尿、光透等检查后,入院几天就花去上几千元,但也不见好转的情况下,老婆的亲戚建议我们出院去某私人诊所看一下。我们听从了亲戚的建议,只在那诊所打了两天针,我治愈了孩子的拉肚子。

   从那以后我对市医院颇有存见。但我这种吐血之病属凶险疾病,怕止血不及时就会危急生命。等病情稍一稳定,我便办理出院,并驱车前往毗邻的琼海市人民复查。接诊我的是一位刚从医科大学毕业的主治医生,他看完我带去的病历和资料后,建议我去结防所做一次痰菌培养,排除结核复发的可能之后,再来找他医诊。我赶紧前往省结防所,要求全面复检结核病。在经历抽血、验血、验尿验便、痰菌培养等等复查之后,得出的结论是结核杆菌属全阴性。我赶紧把结防所的病验报告拿到琼海市医院,之前接诊我的医生说,你去做一下72排螺旋ct影像吧。于是,我去做完螺旋ct影片后,他们几个呼闪科医生一起反复察看研究,最后得出结论:我的病因是支气管扩张!这个病理名词我可是从未听说过。我惘然地询主治医生,这种病的起因得知:大致是因为小时候患过较重的肺病,因不及时治疗而导致细小支气管变形而形成的病变。医生说,没什么的,抗炎抗感染治疗一个礼拜再拍片复查下。

   支气管扩张?我反复问自己,反复琢磨着这个莫棱两可概念。不过我这病好像来得快,去的也快,只要止住血了就跟健康身体一样,什么都可干,什么都可以吃。但是,为了进一步确诊病症,在老婆的一再叮嘱下,我很不情愿的到省医院做了全面体检,在住肺部ct扫描后,专家级的诊断结果仍是支气管扩张病灶。

   然而,没过几个月又一次在去检查工地时支扩发作,这次咳血更多,是市120急救车直接拉我进急诊科,入院时,我又一次被安排在传染科住院。这次住了差不多5天的院才完全止血,止血后老婆便安排我转院到省医院。省医院的医生似乎很热情,接诊的医生查阅完我携带的病历和ct影片等,同样再次抽血、验血、验尿、再拍72排螺旋ct等检验化验。当医生开出来的系列检查化验单时,病人和家属又得崩溃一场,因为每项检查化验都得排成长队等候,一直等到你快发疯,还不一定当天能轮到你抽检!

   自2014年确诊我患支扩至2017年间,我已记不清支扩复发过多少次,120急救车亦不知来急救过我多少回!我和亲人们都被我这鬼病折磨得疲惫不堪,几近麻木了。

   最危重的一次就是在去乐东县检查工地,一天晚上洗澡,大约晚上8点多我躺在床了看电视,突然几声剧烈的咳嗽,鲜血从我的胸腔喷射而出,喷吐一地都是,吓得我那司机拿出电话赶紧拨打120急救。那时,我已不能言语,但用手示意制止了他拔打急救。因为,经过那么多次的复发与抢救,我觉得120来急救的意义不大。急救用的止血针药跟本不能马上止血。最重要的是自我安定情绪,调整使当的体恣,缓解肺内出血的喷射。我用笔写在纸上,示意司机赶紧拉我到就近的医院止血。我已无法坐进驾驶室了,只能慢慢爬上皮卡车的车斗站立。到达就近的镇医院,接诊的医生得知我是支扩咳血,开始推诿说太晚了,不能收治我。我说,你们能不能帮我打一针止血针后,我们再自己去县医院?但值班医生态度很坚决,说晚上无人打针,你们赶紧走!我心里非常清楚,医院不外乎是见我这病过于危重,怕万一死在医院,他们会担责!无奈,我只得叫司机载我往县医院赶,在去县医院的路上,我感觉到喉咙堵塞,但又不敢咳嗽,而肺里面的血水在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就会不由自主的喷吐出来。更糟糕的是天上下起了密集的毛毛雨,司机叫我几次坐驾驶室,但此时此刻我哪里还能坐?因为坐或躺,血会喷射出更多。我咬紧牙关站在皮卡的车斗里,双手死死地抓着车斗栏杆,任由风雨从我那千疮百孔的身上飘落,惧怕一不留神就晕死过去。似乎,前面那灯火辉煌的不远处就到达了可以救我性命的医院,又似乎,下一刻可能就是我生命的终点!其实,历经了那么多次的支扩复发,我自己都近乎麻木了,但只要一想到我满头银发的老妈妈,还有一直守护我不离不弃的妻子,更有年幼无助的孩子们,于是,求存的勇气油然而生!

   在垂死的挣扎中,不知熬了多久我才像落汤鸡一样到达县市院急救室。在我签完一大堆单据后,总算给我找了一床位,打上了救命的点滴!医生要我躺下打针,我坚持不肯躺,我请示护士搬来一张靠椅,用被子铺在椅子上,然后我反着坐在椅子上,把胸膛贴在靠背上,一直坐到天亮……。

   第二天下午,我就办了转院手续,准备住进省人民医院。到省医院住院部后,暂时没有空缺的床位,人家不肯收留我。我死皮赖脸地耗在住院部前台不肯走,过了约三个小时,有个戴眼镜的女医生走过来询问了我一些情况,然后又打了一个电话商量了一阵子,不一会儿走到我跟前道:现在住院床位非常吃紧,但你的病情也耽误不得,目前只有抢救室还有一张剩床,要不你先住进抢救室,等有人出院你再转出来怎么样?我欣然应允,千恩万谢!

   也正是这次住进抢救室,让我亲身体会到了生与死的距离,彻底看淡了人世间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当晚,为了不让妻子担心,我故着轻松的跟她开玩笑:以前住过急救病房,还从未住过抢救室呢。说不定住了这次的抢救室后,我的病就痊愈了。老婆可没那么轻松,她愁眉苦脸的望着我,一脸的惶恐。

   抢救室共4个床位,有三个床位都是躺着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危重病人,他们大都是公费治疗的高龄老人,并各自请了护工。他们全身插满各式各样的导管,一日三餐都靠护工从医院食堂打来流食,靠管子输送进胃,靠护工接屎接尿吊住性命。

   入夜,当护工与医护人员都陆续撤离抢救室,剩下我与几个危重病人躺在抢救室,我的两耳充斥着各种仪器仪表的哀鸣声,放眼望去,满眼尽是了无生机的苍白,时不时有偶尔清醒过来的病号,痛苦的呻吟。我毫无睡意地望着洁白的天花板,从万分恐惧到渐渐平复并放松心情。有什么好惧怕的,我自己何尝不是与同室的病人们一样,在死亡线上垂死挣扎?!何况,躺在里面的长者们,他们都曾为社会奉献过自己。听说,其中有位曾担任过本市市长,他们在行将结束这次红尘之旅时,不知会用怎样的思想感情去释怀!

   生与死的距离那么近,近得可以聆听,可以呼吸;但又仿佛那么遥远,遥远得无时无刻,无影无踪;生与死的距离么复杂,复杂得无法简化,无法省略,但又仿佛那么简单,简单得只要有呼吸和心跳……。

   或许因为太困,或许因为心情释然,不知何时我已酣然入睡。第二天清晨,一阵嘈杂声把我吵醒。原来是昨晚住在我们抢救室的一位老人,在深夜清醒过来后,自己拨去身上的所有的抢救导管后与世长辞!我分明从他那如睡去般的安详里,读懂了老人的一种解脱与超然!

   这次入院我下决心要把支气管扩张这种病了解透彻。我的主治医生正是接收我临时住进抢救室的那女孩,她叫刘医生,是刚从医科大学毕业,并竞聘上任到呼吸内科。她为我形象的描述了支气管扩张的简单发病原理:她说就像乡村那种老拖机的烟囱那排气管,某些被腐蚀过的小段,因为时间太久,在内部压力的情况下,慢慢变形漏气了。而且这种损伤是永远不可逆转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发病频率越来越增加,发病一次比一次重,咳血量一次比一次增多……。且目前该病仍属世界性医学难题,没有根治的办法,没有特效的药物。我沮丧的望着绘声绘色为我解析病理的小刘道:我有朋友说,可以通过手术割除病变部位?小刘往鼻梁上推了推眼镜道:那也只能解决临时问题,一旦感冒发作的次数多了,还是会发作,且更重。何况,从你的ct片里的数据显示,你的支扩病变到处都是,无法手术的。

   这次住院,整整住了20天,单止血针剂都用了9天,而且普通的止血针已止不了肺内出血,医生用的是离心泵式止血器输送止血药剂。

   出院后,医生开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抗生素药。然而,只过去大半年的时间,我又一次大吐血入院,这次同样因无住院床位,无法住进省医院。后来通过输通关系,才在海口市人民医院的女病房要到一个床位。这次发病入院,我已失去耐心,尽管有老婆不离不弃地照顾,但我对自己的病情很清楚。其实,除了我老妈和老婆之外的其他亲人,他们也早就对我的病失去了耐心,这次入院已无几人前来探望。这次入院检查,还查出了双肺多发肺大泡和肺气肿,做肺功能时又查出早期肺衰。噢噢,这分明是在把我往绝路上赶啊!这次边治疗,我边查阅了大量有关支扩病的资料,进一步知悉此病无法治愈,且每次病发都有可能因咳血而结束生命!

   本次入院我已不再听从医生的安排,只是止血了我就自行要求出院。医生也无奈,于是叫我签了一堆免责协议,便让我草草的出院了。出院时开的一堆药我己懒得吃了。但回到家里面对一家老小,再加上老妈隔三差五的从老家打电话来,苦口婆心地规劝我,安慰鼓励我。在经过艰难的思想斗争后,我想再去海南省最权威的解放军301医院复查,确诊是否真的患了支扩。老婆非常支持我的决定,她比我更希望我患的支扩只是误诊!在网上预约了两天,终于挂到了解放军301医院门诊呼吸内科专家号。

   接诊的是一位面无表情的戴眼镜的中年女性,她看了我带去的资料就开了一大堆检查检验的单子扔给把一句话:去先做检查拍ct确诊下。做完检查拍完ct,等到下午去拿结果。下午的ct扫描结果与省医院的结论一样:双肺支扩病灶,双肺多发肺大泡加肺气肿。

   在老婆的一再坚持下,我勉强同意办理入院手续。可是在办理住院时,同样遭遇床位紧张,护士告知等待通知入院吧。我一下子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坚决要回家去。老婆拗不过我,就带我去挂个门诊号,要求医生开一些针药回家去治疗。医生很不情愿的开了一个礼拜的针剂和口服的药让我带走。

   既然已确诊是支扩病灶,那就意味着是国际医学界难题,也就是说治愈是无望的了。但这种随时都挣扎在生死线上的病却又不会马上死去。

   因为反反复复的发病,我已无法正常上班了。由于长期大量的使用抗生素药、抗感染、止血等药物,治疗的效果越来越差。但我还年轻,还有许多未了的心愿,还有许多期待的眼神让我无限挂念!在查阅了大量的中草药的功效后,我大胆地为自己开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剂中草药方子。去中药铺抓药的时候,人家问我什么病,我淡定的回答:支气管扩张加肺气肿,还有双肺多发肺大泡。谁给你开的药方?我说自己。药铺老板是一位退休的老医生,他听说我患的这些病,又是摇头又是惊诧:这么重的病你自己开药方?不卖!我吃了闭门羹后,就多长了个心眼。去到第二家中药铺时,人家问什么病,我说不知道,帮别人抓药,果然蒙了过去。就这样,我服用自己开的中草药,大约过去半年了,虽然其间也有发病,但发病的频率有所缓解,发病的程度时重时轻。每次复发,我已不会像之前那么惊慌失措,而是马上腹用云南白药止血,并马上去就近的诊所连续打消炎止血针3至7天。就这样我的病不死不活的拖累着自己和家庭。因为治病和家庭的日常开支几乎花光了家里的积蓄,我咬着牙关,不顾老婆的反对,坚持要去找工作。

   在通信行业,我还算有一些人脉的,加上自己以前都是积极肯干的人,很快就有公司录用我了。有时上班遇到病发,我就会强忍住咳嗽和吐血,或者进卫生间去解决。熬到2015年春节,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在春节期间,我抽空抒写了散文《生命之壮歌》,分别在《中?朐?次难А贰ⅰ吨泄??柰?贰ⅰ督?轿难??返韧?痉⒏澹??笪易急?a href="http://www.duwenzhang.com/huati/fangqi/index1.html">放弃治疗。发稿后有许多关爱的留言,其中老婆的大姐也直接到我家来问候,她建议我练习金刚功。但此时的我几乎是油盐不进了!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在老家,这个世上最疼爱我的母亲也病重入院,仅2016年就住院多达5次。2016年春节最该回家团聚的日子,可由于身体等原因只好作罢。春节后母亲的病情加重,我便拖着沉重的病体往返于琼渝之间的空域。2017年农历四月初一晚8时37分,最疼爱我的母亲在万千的牵挂与难舍中,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身心与经神的双重打击,折磨得我死去活来,从重庆回到海南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去打止血针,消炎针等。老婆的大姐再次到我家看望我,她又一次苦口婆心地劝我试着练一练金刚功,她还列举了几例练习金刚功后,病情好转的实例。

   望着一家大小企盼的眼神,我十万个不忍心就这么弃他们而去!我决心试着练习金刚功。在百度里搜出金刚功视频,我咬紧牙关忍着身心的巨痛,一招一式,一丝不苟地早晚练习金刚功。初练金刚功时,我挥汗如雨,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且起初练习的那几天,明显的痰血量有所增加。但好在感冒的症状有所缓解,且神情轻爽了许多。

   在病魔缠身的苦难中,我默默无闻的潜练着金刚功,时常对照着张至顺老道长创立的金刚功视频,掌握每一个动作要领,领悟其中的奥妙,汲取其中的精邃。这样边练功边自我摸索着病情的规律,再施以相应的药物调养。比如,支扩即将发作时必有感冒的症兆在前,感昌就会引发咳嗽甚至是喘气,这样的话肺就必然水肿或者气肿,肺肿必然会压迫或者牵扯近端的气管变形,导致肺毛细血管撕裂而咳血。那么,平时就多备用抗感昌的中草药如清开灵、羚羊清肺颗粒、抗病毒口服液、双黄连口服液等。止血药物主要是备用云南白药粉。发病轻缓的时候,主要口服羚羊清肺颗粒消炎止咳与云南白药止血。发病较急重时,就必须去诊所打消炎针和止血针。

   就这样周而复始的我与支扩一直周旋在岁月的风尘中!金刚功在某种程度上,既可以说是增强体质的功法,也可以说是防病疗伤的心灵慰籍。自习练金刚功以来,已大大缓减了支气管扩张的发病频率,减轻了发病程度。

   2019年春节之后,一次重感冒又一次加重了我的病情,其实那次病发已达到了需要住院的程度。但是,刚好发病那天,正是我必须去一家新公司报到的那天,老婆拗不过我,只能含泪送我出门。我在服用了超量的云南白药后,暂时止血控制了病情。熬到中午下班时,我赶紧百度就近的诊所去打针控制。也正是在这个诊所,我有幸接触到了藏药“二十五味肺病丸"与"二十五味大汤丸"。

   其实,刚服用藏药时,前三个月根本见不到明显的疗效,再加上利益的驱使下,医生会额外加开一两种很贵的藏药在里面,若长期服用,普通的工薪阶层根本难以承受经济负担之重。深思熟虑后,我仔仔细细阅读了几种藏药标配的疗效,在下一次开藏药时,我强烈要求医生,除了“二十五味肺病丸"与"二十五味大汤丸"之外,别的藏药一律取消。医生拗不过我嚷嚷道: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我心平静气的回答:当然您是医生呀,可是你们医生什么时候真正为患者考虑过?!医生被我这句话怼得哑口无言,他最后只好依从我的犟脾气,只开了“二十五味肺病丸"与"二十五味大汤丸"两种药给我服用。

   吃这两种藏药截止至本文发稿,我一直没停过。当然,潜心修炼金刚功也是每天必须完成的功课。

   而今,虽不敢说支气管扩张的病灶已被完全吸收,但最起码,我已从一个生死垂危的重病号,从一个被现代医学判处“死缓”的支气管扩张患者,正逐步迈向康复的安乐人生。!

   恭喜自己在劫后余生里安享着平凡人生的全部生活!

   目前我与支扩、肺大疱、肺衰基本上是"和平共处",趋于稳定。亦不再遭受这里检查那里化验的奔波劳碌之苦。

   在这美妙而多折的尘世,属于我们生命个体的行程仅此一次,无论命运馈赠了我们什么,无论历经千难万险,我们都要勇敢去面对,去拼闯,绝不轻言放弃。平凡人生能活出自己的精彩,不为家庭增添负担,努力为事业为社会贡献自己,也算不白活一回!能否健康长寿,且听天由命。

   行文至此,天边的朝震已映红了大地。那远山的村落零星的散落于林间地头,一缕缕晨雾轻盈地飘过山间,漫过庄园,一些无名的鸟儿嬉戏在它们的家园。这仙境般的景逸昭示着尘世:努力吧,生灵们!美好的世界无处不在。请不要埋怨,不要逃避。当你累得透不过气来的时侯,就好好地歇一歇,再长长地舒一口气,然后,收拾起心情,再一次扬起生命的风帆前进!

 
 
 
上一页:正气歌(三)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