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纪念托拉西
 
 
修改时间:[2019/12/04 01:07]    阅读次数:[9]    发表者:[起缘]
 

  当世界经济学的天空乌云笼罩,一片混乱的时候,而且这场混乱持续了数百年。因为在经济学的大家庭中,有人该坐而没有坐上交椅。今天要纪念的这位经济学家,他就是没有坐上交椅的大人物。因为在各种经济学的辞海中,很少能够看到他的名字。

  我们知道,社会再生产学说是经济学中最重要的理论之一,它甚至可以与劳动价值论相媲美。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在马克思全部经济学说中,除了价值理论之外,就剩下再生产理论了。

  就像马克思的价值理论滥觞于西方古典经济学,他的再生产理论也是直接发端于西方古典经济学。而在西方古典经济学中,重农学派最早提出了社会资本运动理论,继而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也问鼎过这项伟大理论工程建设,而真正上墙建筑再生产理论大厦的人物是英国的西斯蒙第,因为他提出了完整的经济危机理论。又然而,首开先河探讨简单再生产学说的人,是法国的托拉西。

  在两百多年前,也就是十八世纪末,法国学者特斯杜-德-托拉西(destutt de tracy)无疑是简单再生产理论的鼻祖,因为他在他的名著《论意志及其效果》(巴黎版1826年)一书中,全面而深刻地探讨了社会生产内部,其商品和价值的运动及其补偿问题,也许正是这个理论发现,即使连英国伟大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也非常“郑重地看待他”,甚至称他是“及卓越的著作家”。对于李嘉图的赞誉,马克思也心表同意。

  就像水有源,山有脉,托拉西的理论大厦也是建筑在前人的基础上,这个最重要的基础就是西斯蒙第的生产过剩理论。整个社会的生产为什么会过剩呢?西斯蒙第说:因为工人的消费只能实现他的工资这部分价值,而资本家又不会消费他的全部利润。正是消费不足,使“消费日益落后于生产”,才引起了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正如恩格斯对他的评价:“用消费水平低来解释危机,起源于西斯蒙第。”(《马恩全集》20卷)但是,西斯蒙第并没有研究社会资本各部分尤其利润的补偿即实现问题,而这个光荣任务就落到了托拉西身上。

  在分析产业资本的简单再生产过程中,由于这个理论建设堪称伟大的科学发现,所以,托拉西处处表现出交横的姿态。正如马克思指出的:“特斯杜,这位及卓越的著作家,法兰西学院院士,菲拉德菲亚哲学会会员,——并且事实上在某种程度内也是庸俗经济学者中的一颗明星——最后请求读者们叹赏他说明社会过程的经过时他的令人惊叹的明晰,叹赏他在这个问题上面发出来的光辉。他向读者们报告这种光辉是从何处发出时,是傲慢得够了。”(《资本论》第2卷612页人民出版社1953年)

  你看看托拉西得意忘形的样子:“et en meme temps quelle clarte' elle re'pand sur toute la marche de la societe 。 d'ou` viennent cet accord et cette lucidite'? de ce que nous avons rencontre' la verite。 cela rappelle i' effet de ces miroirs ou les objets se peignent nettement et dans leurs justes proportions, quand on est place 'dans leur vrai point de vue, et ou tout parait confus et de'suni, quand on en est trop pres ou trop loin。”(这种考察,对于社会的整个运动,又会投下怎样的光明。这种一致,这种光明,是从哪里来的呢?因为我们坦直地面对着真理呀!这个事实,叫我们想起镜的作用;必须我们立在正确的焦点上,物才会明晰地,依照它们的正确的比例反映出来。要是我们立得过近或过远,每一物就都像似混乱的,歪曲了。)当他说完这段话,马克思就嘲笑他说:这个“资产阶级的痴呆,在这里,有了他的至乐之境”。

  原来,也许因为托拉西过于兴奋以致粗心,他发明的理论框架虽然正确,但他的理论内核却大部分是错误的。就像建筑房屋,它的楼层数,宽度、高度和形状已经确定无误,但楼层内的各楼层如何联系,以及各层应该设立几个房间,每个房间如何隔开却设计错了。请看从托拉西大脑中发出的光辉:利润可以通过三种人来购买产业资本家的商品实现,这三种人是:广大工人阶级,产业资本家和游惰资本家。最后一种人就是土地所有者即地主。

  真可惜,托拉西的理论错误遭到了马克思的猛烈批判。马克思在《资本论》第2卷第20章中,对托拉西的再生产理论,用了整整12页共7128个字来无情地批判他。应当说,马克思的批判是非常正确的。因为,无论如何,利润不可能在简单再生产条件下,由工人、资本家和地主来实现。那么,利润应由谁来实现呢?托拉西不能回答,马克思也不能回答。只有到了21世纪的今天,建造这个理论大厦,必须由《价值运动学》这门新学科来完成。

  无论如何,特斯杜-德-托拉西是真正的科学英雄,因为他对科学的先驱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去怀念。我们今天回忆他的功绩,不但要记住这个人的创新勇气,更要记住他在真理问题上,为后人留下的宝贵财富。哪怕很少的财富,也值得后继学者去感激他。在科学建树上,也许他可能不是高峰,任何人在它上面都看不到壮美的风景,——然而,他一定是山间小路,或者小路上的一块垫脚石。这就够了,因为有了这块垫脚石,才使后来者能够通过它爬上高峰,看到更加美丽的画卷。(2019。11。29)

 
 
 
上一页:纪念马克思
下一页:正气歌(三)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