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云端漫步白鲁础
 
 
修改时间:[2019/07/19 21:08]    阅读次数:[113]    发表者:[起缘]
 

   你说,只要我乐意走近你这一程山水,便会感受到夏季的清凉;我说,只要你的峰峦仍在云中缥缈,便是我风雨兼程后最美的念想。

   白鲁础,这个鹿城最偏远的山区小镇,如一位高冷在云端的飘逸女子,常年仰望在人们的视角里,优雅着自然、清爽、出尘的韵致,诱惑着你走近撩开她的面纱,一睹她的芳颜。

    7月6日至7日,因公出差宿居白鲁础学校,穿越七月棉被搁身的时空,在轻描淡写中体味到其清凉之夏特质。那云卷云舒的蓝天,那云雾缭绕的峰峦,那延伸初心的红色路,那娴静栖居的石板房,那唯一播种希望的山区学校,便会刹那间为你荡涤一程山水情怀,还原一场生命本真,心生一份自然之恋,感怀一季岁月清凉。

  白鲁础的朝晚,是云海的世界,一切的景致,都闲情雅致在雾中飘逸。清晨,“岚雾今朝重,江山此地深”,只见重重叠叠的山峰裹着浓浓的雾纱,敞开博大的胸襟,吞吐着天地的大气。行走在青山绿水之间,凝眸万千沟壑,莽林深深;抚摸山雾来去,神清气爽;聆听小鸟鸣唱,心旷神怡。此情此景,让你恍然觉得置身仙境,抬手拂云便见掀起天河波涛翻卷,迈步峰顶便可九天腾云驾雾。傍晚,山雾邀约晚风又一次聚拢,高耸的云峰,挽着天边的晚霞,妖娆出万千姿态。此刻,让你刹那间觉得,云飞的《天边》就是为你特意而歌:“天边有一对双星/那是我梦中的眼睛/山中有一片晨雾/那是你昨夜的柔情/我要登上 登上山顶/去寻觅雾中的身影/我要跨上 跨上骏马/去追逐遥远的星星 星星……”

  白鲁础的家园梦,旖旎在烟波瀚渺的群山中,也追寻在那条红色山路上。1932年11月5日,徐向前率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西征自郧县南化塘入陕,转战赵川后屯兵休整于白鲁础,随后成立了商洛地区第一个苏维埃政府---白鲁础区苏维埃政府。如今的关帝庙苏维埃遗址,仅有的两间简陋破旧的毛坯房,似在向人们永远讲述着那段艰苦卓绝的革命岁月。当你肃然站立苏维埃遗址前,回望这条夹在深山沟壑的红色路,就会不由自主的明白一个道理:有多少大道的康庄就有曾经多少小路的荆棘,有多少辛福生活就有曾经多少苦难牺牲。听同行的小黑主任讲,目前白鲁础正准备沿当年红军入陕经过的地方,修一条红色环线,惟愿,这条环线的建成,让更多的人们回望来路,懂得疾苦,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那些勾勾叉叉散落的石板房,升腾着美丽乡村寻常的炊烟,栖居着心灵深处的闲适与安宁。“茅檐长扫静无苔,花木成畦手自栽。”房前屋后,人们悉心栽种的各种花草竞相绽放,装点着美丽家园。田里,拖着长蔓开着喇叭的南瓜、如瀑布般垂挂在架上的豆角、涨着紫脸的茄子、举着大脑袋的包菜、挣开泥土绿着眼翘望的土豆、玉树临风的玉米……这些贫瘠泥土里悄然滋长的希望,不言艰辛,律动着自给自足悠然而歌的生活旋律。

  白鲁础九年制学校,是这大山之中最美的建筑。二三十名老师,也是群山之中最美的景致。一份坚守,悠扬了每一天的暮鼓晨钟,一份耕耘,绽放了每一年的山花灿烂。运山校长和我谈及学校恶劣环境时,总是愁眉紧锁,但每每谈及教育质量及教师工作热情时,又露出无限豪迈的笑容。是呀,这所处在高海拔群山中的学校,每年似乎只有春秋冬三季,而夏永远被近五个月的冬季所挤占。在如此偏远恶劣的条件下,教师们还能保持旺盛的事业心,并保持较高的教育质量,还有什么能使一位校长更自豪的呢?

  若说生活就是一个道场,人生就是一场修行,那么,白鲁础学校也算得上一个道场,教师们也算得上一场修行。每一位教师们能够在这个道场里安下心来,对生命的艰辛认真的接纳和面对,守望着大山的希望,笃定一份事业的神圣,保持内心的宁静与繁华。这无声修行出的风景,是面对浮躁世界的淡定,是笑纳困苦的优雅,真正抵得过人间胜景无数。

  莫言在《你若懂我,该有多好》一诗中写到:“每个人多有一段告白/忐忑、不安,却饱含真心和勇气/我把最抒情的语言用在那里/你不懂我,我不怪你”。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想要告白的风景,让你忐忑、不安,却又让你甘愿付出真心和勇气。而我想要对白鲁础告白的是---我期待着在你的云端再一次漫步,你的出尘的姿态,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

  何方,栖居鹿城,现供职县教育督导室。闲时趣文字,执笔为念,沾惹秦岭风骨,凌乱丹水澄心,吟咏生命浅唱。《一人一桥一鹿城》、《雪,流年转身中的一抹涂白》、《闲暇时光书浅读》等几十篇作品,散见于《中国散文网》等多家网站。(qq高山流水)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