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故事里的人生》(167 宋湘与梅岭半山亭长联)
 
 
修改时间:[2019/07/19 21:08]    阅读次数:[53]    发表者:[起缘]
 

   《故事里的人生》167

   宋湘与梅与梅岭半山亭长联

  奇峰叠秀、逶迤数百里的梅岭(又名大瘐岭),素以“梅关古道”和“瘐岭寒梅”闻名于世。梅关是粤赣交界的险关要塞,素有“岭南第一关”之称。“梅关古道”秦汉时即开通,到唐开元年间,朝廷派左拾遗张九龄拓宽驿道,将一条羊肠小道拓展为两丈宽、用青石铺垫的通衢大道。冬末春初之季,沿古道一路走来,不仅可以饱览娇艳独特的梅花景色,还可以尽情品读古往今来骚人墨客的诗赋碑刻,可谓“一路梅花一路诗”。

   据说,清嘉庆十年,即公元1905年,清著名诗人宋湘从京都回广东(一说返京到翰林院就职),走到南粤雄关梅岭,在岭南驿站旁的一个凉亭歇息时,见南来北往,过客匆匆,油然而生万千感慨,即兴提笔写下一幅长联:

  上联:今日之东,明日之西,青山叠叠,绿水悠悠,走不尽楚峡秦关,填不满深潭欲壑,力兮项羽,智兮曹操,乌江赤壁空烦恼。忙什么?请君静坐片刻,把寸心想后思前,得安闲处且安闲,莫教春秋佳日过。

  下联:这条路来,那条路去,风尘仆仆,驿道迢迢,带不去白玉黄金,留不住朱颜皓齿,富若石崇,贵若杨素,绿珠红拂终成梦。悭怎的?劝汝解下数文,沽一壶猜三度四,遇畅饮时须畅饮,最难风雨故人来。

  时过境迁,当年的南岭驿站及旁边的小凉亭已荡然无存。现今,在梅岭风景区南坡,广东省南雄市旅游部门建的“半山亭”,即“来雁亭”至梅关关楼中段的那个小凉亭内,在一块仿汉白玉石上镂刻了上边那幅长联。由于古亭不存,长联在流传过程中也有了多种版本,如有的“青山叠叠”作“青山迭迭”“把寸心想后思前”作“把寸心思前想后”“悭怎的”作“恨怎的”,但不管怎样,基本内容是一致的。

   宋湘,字焕襄,号芷湾,是清朝乾隆、嘉庆、道光年间杰出的诗人和书法家,当时被称为“岭南第一才子”。他于1756年生于广东嘉应州(今梅州市梅县)白渡镇象湖村,父亲宋步云是私塾教师。他自幼聪敏,23岁考中秀才;37岁在省城乡试中考取第一名举人——解元;44岁在京城会试,考中二甲第11名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此后从政为官,先后任惠州丰湖书院院长、四川省和贵州省乡试主考官、京城文渊阁校理、咸安宫总裁、国史馆总纂、文颖馆总纂、云南曲靖、广南、永昌、大理等地太守、湖北督粮道等职,71岁卒于武汉湖北观察署任上。事极巧合,其生卒时间同样是在农历12月25日寅时。

  宋湘为官清廉,体恤民间疾苦,所得薪俸多用于为民谋福祉,道光六年逝于督粮道任所时,家徒四壁,存银无几,惟诗文墨宝颇丰,为封建官僚中所鲜见。宋湘诗文、书法皆精,著有《红杏山房集》《不易斋集》《燕台清蹄集》《丰湖漫集》等诗文集。

  作者感言:无愧“岭南第一才子”,出手即不同凡响,劝世长联明白晓畅,一气呵成,读来朗朗上口,意蕴悠长。长联劝告世人,最是岁月无情,“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千古兴亡,是非成败,都会悄无声息地被时间所冲淡,“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秦末“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汉末文韬武略、足智多谋的乱世枭雄曹操,富可敌国、奢华淫靡的西晋巨富石崇,权倾朝野、诗人、杰出军事家的隋朝重臣杨素,这些称雄一时的历史人物,转眼都化作历史云烟,“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人总会衰老、死亡,谁也留不住朱颜黑发,谁也带不走碧玉黄金,这就是生命的铁律,谁也无法超越。所以,瞎忙活什么?“得安闲处且安闲”吧!还悭吝什么?“遇畅饮时须畅饮”吧!特别是千万别错过欣赏春花秋月的美好时光,也千万别错过风雨中故旧朋友相聚痛饮的机会。

  乍一看,长联似乎很消极,似乎劝人不思进取,得过且过,但静下心细细品读,却会油然生出几分淡定、几分从容。

  其实,长联道出了道家的“顺其自然”和佛家的“随遇而安”,劝人在“不争”和“放下”中保持一种平和心态。人生在世,欲壑难填,今天向东,明天向西,这条路来,那条路去,不是争权于朝,就是争利于市,在打拼过程中,成功与失败、身痛与心痛并存。如果能如长联所劝,适时进退,保持一种“得知不以为喜,失之不以为忧”的心态,则会平添几分人生幸福。

  长联久传不衰,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长联凝重的历史沧桑感引发了世人共鸣。历史沧桑感是人类的一种普遍情感,人在回顾历史时,都会或多或少产生这种感觉。所谓历史沧桑感,就是人在回望历史时对历史沧海桑田的变化所产生的一种缅怀、惋叹的感觉。这种感觉博大而沉郁,幽深而绵长,是人生中永远也打捞不完的淡淡忧伤。人是现实的,也是历史的,人总是在回顾历史并在学习借鉴历史的过程中从现实走向未来,而人在回眸历史的时候,不管是对重大历史事件或杰出历史人物的追思,还是对个人生存经历的回忆,都会产生一种“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无奈和“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慨叹。这种无奈和慨叹深邃而苍凉,它厚重但绝不沉重,当它伴随着淡淡的忧伤浮上人心头的时候,不但不会产生撕心裂肺的痛,反而会促进人冷静和通达,让人从历史的盛衰兴亡中透视了人生并抚平了现实的创伤。这就是历史沧桑感带给人的益处,它能消解人在现实生活中产生的浮躁、焦虑、苦闷、彷徨、贪婪、狂妄等负面心态,使人趋向淡定和豁达。如长联,读者如果能从长联列举的四个历史人物及事件中,感悟到世态的沧桑变化,理解到生命的循环规律,就会淡化现实生活中产生的焦躁、苦恼、沮丧、愤懑等情绪,使心态趋于平衡。让我们看看读者的心路历程:英雄如项羽、曹操,富贵如石崇、杨素,转眼化作云烟,风光不在,而我们这些平常人,更算得了什么呢?何苦汲汲戚戚于此,最要紧的还是象长联所劝告的,活好当下,别错过欣赏美景和开怀畅饮的好时光。

  古往今来,凭吊历史的诗词文赋,无不充满历史沧桑感,而其中初唐诗人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唐代花间派词人韦庄的《台城》、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的《乌衣巷》、北宋大文豪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南宋豪放派词人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明代文学家杨慎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等名篇,几乎家喻户晓,人人读能成诵。特别是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短短数语,实乃千古之浩叹。

  说到宋湘,他是一个比较清廉的封建官吏,在位期间,体恤民间疾苦,为人民做了不少好事,治过水患,种过树,发展过纺织业,也算是为官一时,造福一方。尤其为世人称道的,是他的才华,其诗文、书法名耀四方,云南昆明大观楼名联“千秋怀抱三杯酒,万里云山一水楼”,就出自他之手。现广东梅县白渡镇象湖村的宋湘故居“京兆堂”,已经成为当地重要的游览景区之一。

  附:宋湘对联趣话两则

  趣话一:药店戏联:

  有一次,宋湘路过江西某小镇,见街上一连几家商铺都半开着门,感到奇怪,就走进其中一家去问是何原因。老板指着对面不远的大院说:“那户人家,父是文状元,子是武状元,大院门前贴着一副对子:‘文第一,武第一,文武第一;父状元,子状元,父子状元’。那户人家横行乡里,他告诉对面的所有商铺,如果贴不出和他家相应的门联,就不准全开店门。”宋湘见这家商铺是经营药材的,便说:“我帮你写一副对联吧。”老板大喜,连忙摊纸磨墨。宋湘提笔,一挥而就:“生地一,熟地一,生熟地一;大当归,小当归,大小当归。”老板立即将对联贴在大门两侧,并全开店门,放鞭炮庆贺。顾客纷纷光顾,一见那联,无不捧腹而笑。

  趣话二:一联换“治装”:

  据说宋湘赴广州乡试时,半路没了盘缠,途径惠州时,求助于惠州太守伊秉绶。伊太守说:“知君高才,若能五步成联,联中嵌东南西北四字,即为君治装。”宋湘略一沉思,援笔立就:“南岭古人瞻北斗,东坡今日住西湖。”伊太守大为赞叹,立即叫人备足了盘缠,置酒相送。后人有“曹子建七步成诗,宋芷湾五步成联”之誉。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