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豫东野味之——蒸菜
 
 
修改时间:[2019/07/12 14:06]    阅读次数:[6]    发表者:[起缘]
 

   豫东野味之——蒸菜

   性本喜欢大鱼大肉,年轻时,不可一日无肉,进入中年后,身材臃肿,行动不便,眼看妻子喜欢蒸野菜,吃野菜,更听她谆谆教诲:“吃得越好死的越惨”,于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学起妻子吃蒸野菜。

   野菜只要调理方法得当,并不难吃,蒸好后的野菜,加入适量蒜泥和辣椒面,松软可口,风味独特,简直抵过任何舌尖上的美味,我这一吃很快就上了瘾,如长江之水滔滔东去,一发而不可以止。

   因为怕过于肥胖,影响市容,平时吃美味珍馐时,知道它们能量太大,总是瞻前顾后,弄个半饥半饱,而吃蒸野菜时,不必担惊受怕,完全可以放开肚皮,饕餮大餐,过一回鼓腹而眠的安逸生活。

  阴沉、麦石榴、荠荠菜、蒲公英、马蜂菜和扫帚苗子这些地里自生自灭的野菜都可以剜来蒸吃;柳树芽、榆钱子、洋槐花、?s桃子等这些树上结的花和实也能撸了蒸吃,味道都是顶呱呱。

   阴沉在春寒料峭时已经出现,叶面细小,一簇簇簇拥着如一团团鸡蛋大的小毛球,常常生长在豫东一望无际的麦田里。阴沉可入药,有消炎去肿的功能,它只能在幼苗期时可食用,长大后变成密密蒿子,晾干后,在农村只能当做柴木烧了。

   我和妻子在麦地里一起剜过阴沉,那时,严冬刚过,残雪消融,小麦还没有拔尖,天气依然较冷,所以不必担心地里打没打农药,可以大胆剜取,但由于阴沉个头小,重量轻,剜好一次全家足够蒸用的阴沉,常常累的腰酸腿疼。

   马蜂菜又名马齿苋,也是一味中草药,有预防三高和降三高的作用,初夏开始大量繁殖,玉米苗没过脚脖时它不老不嫩蒸吃味道鲜美爽口,回味悠长,是我的最爱。不过,这时蚊虫已多,农药大量投入使用,想要自己剜取的朋友一定要问清农友地里是否打了农药。

   多年来,我们家属院后面有一棵长势高大的榆树,那些年,每到串串榆钱随风摇曳之时,都是我和邻人们用竹棍钩取之日,直到低矮的枝丫再也钩折不到了,方才作罢。

   忽一年,家属院搬进一中年汉子,该邻人是建筑工人出身,极善爬高上低。那一年又是榆钱招摇满目,该邻人看到后,奋勇攀爬到大树中间,坐骑在一个粗树干上面,用木锯把自己能够得着的所有树枝全部锯下。榆树下,众邻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欢呼雀跃,如同隆重庆祝节日年假,一呼而上,聚而分撸榆钱,好不快活自在。可是,自此以后,榆树再无低枝可折,榆钱愈加高不可攀,每到春季,众邻人眼巴巴仰望高不可及的树梢,看着随风飘零的榆钱,只能暗诵:“柳絮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了。

  吃蒸野菜时,我常常想到鲁迅的那句名言:“我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我把它改了一下,让它成为我的座右铭:我吃的是草,掉下来的是膘。

  作者:交通局倪全胜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