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一只蜜蜂
 
 
修改时间:[2019/07/12 14:06]    阅读次数:[6]    发表者:[起缘]
 

  文/陈泽立(陈杰)

  一天中午,一直蜜蜂渐渐闯入了我的视线。

  它在地上来回的爬着,看样子非常的无聊,无奈。

  它从哪里来,要到那里去,连它自己也说不清楚,我断定它已经受伤了,否者不会这么吃力。要么好多天没吃东西了,身体已经严重透支;要么羽翅已经受伤,飞不起来了。一只蜜蜂,若失去了飞走的功能,是何等的悲哀。

  这时候儿子出来了,看到了它。便说,爸爸,蜜蜂。说着的时候,便要伸脚踩死它,我示意让他停住。意思告诉他不要踩它。

  儿子理辩的说,它会蜇人的。我自信的说:它已经不会了。

  你怎么知道的。儿子问。

  你看看它现在的样子。它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其实蜜蜂是不会主动蜇人的,只是遇到了人类的攻击,他才被动的防卫。有时它的防卫,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没有了采蜜的功能,它要失去同伙,离开蜂群。

  那它离开了它们的伙伴了吗?儿子问。

  离开了,永远的离开了。我漫无精心的回答着。

  儿子出去玩耍了,嘴里还自言自语的说着,它太可怜了。

  中午饭已经做好了,那只蜜蜂还在来回爬着,至于它爬了几个来回,它自己也记不清了,哪里才是他的归属,他更不知道。他只是做着无意识的动作,在拼命的求生,等待着生命的奇迹。奇迹还会发生吗?我真的不知道。

  我看它实在太可怜了,又不忍心看看到它步履蹒跚的样子,于是用了一个纸边,小心翼翼的把它盛起,看来它真是一点力气也没了,连本能的反抗都没有一点。我把它放在外面残花草丛里,里面有一些残菊花和无名的野花,心中自言自语的说:听天由命吧,就看你的造化了,但愿你能够平安。

  试曾想它们是何等辉煌过,何等努力过,春暖花开,万紫千红的时候,它们一刻也不停闲,一趟一趟,一山一山,一丛一丛,它们忘记了什么是辛苦,飞去的时候两腿空空,回来时带着重重的劳动果实。有时路遇无情的暴雨,把它们打翻在地,淋湿翅膀,当太阳一出来时,它们又一骨碌爬起来,拍拍身上泥土,向着南山花开的地方奔去。它们忘记了什么是尔虞我诈,它们把劳动作为第一要素,我想若是在动物界选择谁最先过上了共产主义社会,可以肯定的回答,是蜜蜂们。

  这个时候我想到了人生的命运,有时与蜜蜂又是何等的相似。

  ……

  2011年10月6日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