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调度会
 
 
修改时间:[2019/05/23 20:07]    阅读次数:[57]    发表者:[起缘]
 

  二楼会议室的灯亮着,柳厂长正在主持季度生产例会。听了各个车间的主要负责同志汇报的生产情况后,然后请销售部孙部长对市场需求和市场占有率做深入分析。最后柳厂长做了总结性讲话:

  “今天这个会上我提出几个问题,请大家考虑:

  第一生产能力问题。一车间引进设备达产达标值得表扬。但不能停在那儿,还有没有潜力可挖?

  第二,四车间引进的单片滤波器设备和五车间引进对彩电晶体设备什么时候也能实现达产达标?时不待我呀!”

  第三,现在电子行业不好干。为什么呢,技术更新快,周期短,新品层出不穷。我们的产品远远不能适应瞬息万变的市场。按照我们目前的产品结构,即便引进的设备都实现达标达产,维持下去也是很困难的。何况现在还有部分设备没有实现呢。”

  第四,技术开发部门的同志,在现有条件下“小步快跑”让新品早日落地。

  前两个问题是生存问题,搞不好就开不出工资,没饭吃。后两个问题是发展问题,我们这个厂最终是逐渐强壮起来,还是破产倒闭?你们每天过得是不是轻松愉快,我不知道,但我每天的日子不好过“如坐针毡”呀。

  柳厂长把四个问题摆在与会同志面前,五车间主任冯伟按捺不住自己的迫切心情说:

  “厂长,我们车间引进的设备这个月一定要达标。”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就看你冯主任的了。”

  这是一次事关工厂生存和发展的会议,柳厂长和大家一样,他不知道问题能不能解决,也不知何时才能解决。但绝不能 “坐以待毙”。四千职工的生存问题,都紧紧的系在企业能不能拿出适销对路的好产品上。

  冯伟回到车间的第二天便召开车间会议,会上传达了厂务会议的精神并拿出五车间当月达标的意见。让冯伟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建议遭到刘副主任的反对。

  “老冯,你明明知道咱们的设备达标没有问题。只是为了多拿点奖金指标,咱们跟厂里打了个‘埋伏’制造点设备假象,为的是把考核基数拉低,让奖金额度高点。你这么一弄,全完了。”刘副主任直接就把老底给揭露了。

  其他人眼光都投向了冯伟。

  冯伟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也没有一丝悔恨。他淡淡的说:

  “这事我考虑了。说句实话‘打埋伏’这事好说不好听。就是个‘弄虚作假’呗。责任在我。厂务会议上听了行业发展前景的介绍,我想明白了,继续‘打埋伏’最终害了自己,害了工厂。”

  “当设备达标后,考核基数就会发生变化,结果是影响奖金额度。”

  “老刘,这个我也想了。内部挖潜,在管理上要效益还是可以解决的。”

  经过激烈的讨论,统一了思想,细化了考核方案。五车间生产进入达产达标新阶段。

  柳厂长知道了五车间瞒报的事情后,他把冯伟和有关部门的领导召集在一起开会。冯伟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走进会议室。做好了挨“批”甚至受处分的准备。

  柳厂长环视了一下看见坐在角落里的冯伟,说:

  “冯主任,坐到前面来。”

  冯伟没办法挪到前排坐下。

  柳厂长开宗明义的说:

  “今天咱们讨论一下‘五车间打埋伏’的事。”

  厂长说完后,端起茶杯慢慢地品着茶。会场格外冷静。大家都在猜想冯伟的 “命运”。

  “讨论吗,畅所欲言。谁先说。”

  冯伟站起来说:

  “厂长,我先做个检讨。”

  “又不是开批判会,检讨什么?”

  厂长这么一说,让与会的人有点摸不著头脑。

  柳厂长说:

  “我来开个头吧。表面上看是五车间‘弄虚作假’的问题。暴露的却是我们管理观念和手段落后的问题。工厂长期存在的‘一放就乱,一收就死’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矛盾始终没有真正解决好。五车间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不就是想多给自己弄点奖金吗?正门走不通,就走旁门。”

  听了厂长的这段话,冯伟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些。其他与会人员似乎也明白点今天会议的意思。

  柳厂长接着说:

  “企管办、市场部、生产部的同志能不能到下面去,跟车间的同志商量出一个好方法。让他们心安理得的拿到他们应该得到的部分。

  五车间的做法我不提倡,但我也不愿意看到你们的生产积极性受到打击。新的考核方案出台前,老办法有效。不会因为你们实事求是的报产量而降低你们的奖金水平。小冯,回去告诉你的职工,让他们放心的干。”

  这样的结果完全出乎冯伟的预料。

  “厂长,你放心。我们五车间不会给你丢人的。”

  柳厂长带头为冯伟的表态鼓掌。

  冯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在他的带领下五车间生产任务月月超额完成。设计月产二十五万只彩电晶体的生产线,通过合理调度最高达到月产六十万只。产量上去了职工收入也有了大幅度提高。

  看着小有进步的生产局面,柳厂长的面上总算有了点笑容。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