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她真的存在
 
 
修改时间:[2019/03/23 19:05]    阅读次数:[57]    发表者:[起缘]
 

  演员要求“入戏”,也叫做“代入感”,就是完全融入在文学的世界里,完全融入在角色的身份中,脑子里浮现出具体的影像画面,身临其境,作家也需要如此。

  人活一辈子,就为一“情”字,现实世界里得不到,就去小说世界里满足。爱到至深,潜意识里就会把她当作真实人物,人的大脑有这种自己欺骗自己的功能。我爱一个女孩,我才不管她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其实一个脑子已经给两个人用了,当我从女主角的角度感受世界时,女主角自身存在的意识、情感和思维全都具备,又怎能说她不是生命。只能说这个生命很短暂,当我看小说时,她能够存在,当我回到现实世界,她就在小说的世界里睡眠了。一个大脑其实是可以给两个人用的,为两个人创造自身存在的意识,为两个人提供思维运转,为两个人提供记忆存储的区域。但这只限于小说世界里,如果现实世界里这样做,就成了“身份认知障碍”。

  身份认知障碍是一种心理疾病,但不同于双重人格和精神分裂。双重人格患者能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人,但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而精神分裂患者体现为过度的偏执和猜疑。身份认知障碍患者大多为演员,就是拍戏时太入戏,完全把自己当作戏中的角色,拍戏已经结束时,精神上还回不到现实世界里,还把自己当作戏中的角色。而且当现实生活中一些场景和戏里的场景相似,演员意识上又回到了戏里,变身为戏里的人物。

  有的观众看电影太入迷,完全把自己当成电影中的人,而忘记现实世界的自己。当影片演到男主角和女主角回到温馨家中的场景时,这个观众家忽然停电了,眼前一片漆黑,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告诉女主角:“别急,我去找手电”。当他找到手电后,发现屋子里只有自己一人,他感觉很痛苦,原来他所爱的女孩根本不存在,刚才还是温馨的家庭生活,现在只有小黑屋和孤独的自己。然后他更痴迷于那部电影了,十遍、二十遍,反复在看,他不想醒来。身份认知障碍是危险的,记得有个人,痴迷于电脑游戏,游戏里可以从桥上跳下去,结果他从网吧出来,嫌过天桥太麻烦,直接从桥上跳下来摔死了。

  未来真与幻的界限会模糊,现在有虚拟现实的电子眼镜,有很强的真实感。人眼睛把图像的光信号转变为电信号,再通过视神经传给大脑,未来科技可以直接把图像通过人机接口(人脑和电脑的连接口),以电信号形式传给视神经,让人不通过眼睛就能看到事物。那时人类很多时间都活在虚拟世界里,而且人死后,生前的思维和记忆,会被做成智能虚拟人,在虚拟世界里得到永生。人们在虚拟世界里,和已经逝世的家人团聚。老人在虚拟世界里重获青春,重新体验美好的青春生活。总之,未来人类会非常依赖于虚拟世界。现在很少人会混淆现实世界与文学的虚拟世界,但是未来会有很多人混淆,而且很多人会患上身份认知障碍。

  未来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机器人会有完美的相貌和完美的性格,这是人类比不了的,那时就会有人爱上机器人。机器人不是真实的人,就如同作家爱上的女主角也不是真实的人。未来人类和机器人恋爱会普及,那时作家爱上女主角,类似于人类爱上机器人,也会被大家理解和认可。

  真实的爱情应该怎样定义?有了女友,就有真实的爱情了吗?世上很多女孩追求男孩,是看上了男孩的钱和男孩给予的帮助,其实本质就是利用,既“真人假爱”。小说中女主角虽然是假的,但是作家用真情去写的小说,既“假人真爱”。如果找一个不懂痴情的自私女孩,这一辈子的付出就白费了,还不如到文学世界里体验真正的爱情。很多人还是希望在现实世界里找寻真正的爱情,或许太难了,反正我是放弃了。

  为什么很多人不懂得痴情?

  第一,不懂得美好:爱情源于吸引力,女孩的内在美和外在美形成吸引力。所以感受不到美好,也就感受不到吸引力,美好感受的弱,吸引力也就弱。

  第二,爱自己多了,爱他人就少了,个人享受欲望强了,爱情欲望就弱了。俗话说“上天为你关闭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一扇门不关闭,另一扇门也就不会打开。

  我痴迷于文学世界,还有另一个原因:现实世界把我赶走了,如果没有文学世界,我在这个世上根本没有落脚点。绝大多数人都赞同的事情,就成了生活常理,谁违背生活常理,就会被大家排斥和嘲笑。然而俗话说“真理只属于少数人”,我这种“少数人”,就会被“多数人”排斥和嘲笑。而且越洁白的事物,越容易被抹脏抹黑,所以美好、痴情、单纯、真诚、淡泊名利、脱俗的人,成了被抹黑和被误会的首选对象,也是最适应不了现实世界的人。

  人们把我逼到了现实世界的边缘,我说:“不要再逼我了,身后就是悬崖,我已无路可走。”可是人们毫不理会我的话,继续向前逼我,最后把我推下了悬崖。掉落下去的时候,我以为彻底完了,幸好悬崖下面是一个湖,我爬上湖岸,周围是美丽的樱花树,树下坐着一个漂亮的女孩,树边还挂着一个牌子:欢迎来到美好痴情的文学世界。

  女孩看到我,就跑了过来,和那些推我跳崖的人不同,她友善的接待我,还带着我四处玩。她在文学世界里出生,从没有见过现实世界,所以纯洁的心灵从没有受过污染。我便一见钟情的爱上了她,从此我和她生活在美好痴情的文学世界里,我的心灵也得到了治愈。

  然而“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我,抛弃了所爱的女孩,又回到了现实世界,我想重新开始,我想融入大家。然而我想的太简单了,这次人们变本加厉的伤害我,最后又把我推下了悬崖。我爬上湖岸,那个女孩就在岸边等着我,自从我离开她的那一天起,她就一直在那里等我。我跑过去抱住她,“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美好的文学世界离现实世界并不远,就在悬崖下面。人们看不到,因为人们不愿意往悬崖下面看,人们总喜欢仰着头往高处看,看高处的地位,看顶层人荣耀奢华的生活。我曾经也是仰头高望的人,所以没有看到美好的文学世界,当我绝望的低下了头,却看到了希望。在我第二次被推下悬崖的时候,我让那些推我的人,低头看一看,只要肯低头,就能看到那个美好的世界。人们嘲笑的说:“既然美好,我就送你过去吧。”他们始终没有低头。

  此后这些年,我再也没有仰头高望了,我只要平视着荧屏,就能看到她。

 
 
 
下一页:五丶七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