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Tony老师
 
 
修改时间:[2019/03/13 13:06]    阅读次数:[113]    发表者:[起缘]
 

  是否每个女生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对自己的头发抓狂?

  是否每个女生都会对自己的发型有着特定的憧憬?

  是否每个女生剪完头发的时候都会有过“我再也不剪头了”的想法?

  前几天总觉得头发很多,发型好难看,总想着要剪一个称心如意的发型。要把上一年染的黄色头发全剪去,留下健康的自然黑。可是,行动却不如脑瓜转得快。不知道是因为习惯性拖沓,还是对这头有点点飘逸的长发不舍,还是对即将到来的新发型抱有顾虑。

  好几天过去了,我丝毫没有想要走进发廊的意思,而那头杂乱的长发也总是让我心烦气躁。某日休息,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出改变,于是鼓足了勇气走进住处附近一家小发廊。我没有选择大型发廊,我不喜欢每次走进大发廊都会被消费了许多计划之外的套餐,我也不喜欢大发廊里面的tony老师每次都会没话找话,最后聊了一些狗不搭边的事情。而我也毫无疑问的认为,能有信心开一家自己的小店的tony老师一定也对自己的手艺表示满意。

  跟前台明确表示我只剪发不洗头后,tony老师指定我在一个位置坐下后,问我要怎么剪。我说:要把黄色部分的头发全部剪掉,或者你觉得我适合什么发型,你也可以给我剪。果然这个小店的tony老师惜字如金,默默地给我围好了围裙。我不大放心,把前几天在网上搜索出来的心仪的发型图片给tony老师看。tony老师说:如果要剪图片这样的发型,会有一丢丢黄色的头发。听到tong老师这句话,我放心了,tony老师应该听懂了。其实我并不是想要剪多短多长的头发,我只是要剪一个好看的发型而已。

  tony老师默默地拿起梳子,帮我梳理着头发,并让我把眼镜拿掉。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想着那头乱糟糟的头发马上就拜拜了,想着自己颜值还是在线的,应该不会很丑。慢慢的我发现,tony老师剪的发型好像是那种,只要是女生想要剪短头发,tony老师都会直男本色的要修剪的发型,那种后脑勺剪得很短,而两耳则留着长长的头发把宽宽的脸颊遮挡着的发型。我摸索着藏在围裙下的眼镜,戴上,斩钉截铁的和tony老师说:“不要给我剪成大妈一样啊!”tony老师震住了“没有呀!”“你后面给我剪那么短,现在这里又给我这样剪,不就是那种经常看到的大妈发型吗?”“现在还没剪完呢!”其实我都可以听出tony老师的不自信,但是‘信者医之,不信者不医’,何况我的颜值还是撑得住的。我轻轻地拍了一下胸口,摘掉眼镜,再也不多说一句,

  十几分钟过去了,tony老师帮我解开围裙,宣告他的作品完成。裸眼时我就感觉这个盖在我头上的发型很丑,戴上眼镜,果然很丑。我不想多看一眼,付了钱之后匆匆离开了。

  回到住处,从箱底找出那块脑袋大小的圆镜,寻思着要好好端详一下这个新发型。“天哪!怎么这么丑?”短发我可以接受,但是旁边这两坨是什么意思?短发我还可以找个帽子遮一下,脸旁这两坨头发是什么意思?我遮都遮不住呀!为什么给我留了两坨?为什么是那种我最讨厌的发型?我知道我脸大,但是也不用刻意给我留了两坨啊!我挺喜欢自己的脸的,脸大吃四方,福气啊!

  越想越过不去心里那道坎,穿鞋、开门、下楼梯,我几乎一步到位。顾不得夜晚天空漂浮的雨粒,匆匆回到了那个小发廊。tony老师玩着手机等待着一位洗头的顾客。我推门径直走到旁边:“老板,你要不要再剪一下?”tony老师:“不是剪好了吗?”“你帮我剪一下这两边啊!我受不了两边有两坨东西。要么你帮我剪成男生头,总之我不要刻意留两坨东西。”“剪了就很短了啊!”“我宁愿短一点都不要这两坨,那你为什么一开始就在后面剪了那么短啊!”

  tony老师又在我头上动起了刀,卡卡,飘飘的长发彻底没了。我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回到住处的,我只记得当时对着那个陌生的头,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不知道未来几天怎么去见人,应该抱有怎样的心态去面对那些惊讶但并不在乎的人,我是否现在就开始准备好许多顶帽子。我也似乎明白了,能开一个小店的tony老师也许并不是因为他的剪发技术有多好,也有可能恰恰是因为他的手艺欠佳,在大发廊里没有办法拔尖儿,或许是因为他没办法适应靠技术生活的竞争压力,或许他对顾客的要求根本无法理解,或许他只会一根筋似的卡卡理发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时尚、什么是设计。圆镜里那个陌生的女子呆滞地看着我,眼神里找不到一丝丝笑意。

  有时候很喜欢我自己,因为我的自我修复能力总是那么的强。一两个小时后,我坦然地接受了这个顶在我头上的新发型。细细回想,其实我没有任何理由去责怪tony老师。如果说这个发型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但是在最初的开始我也并没有充分的跟tony老师沟通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如果说tony老师的手艺确实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完美,那也是一开始自己选择了毫无保留的相信。承担自己的选择的后果才是成熟的表现,况且那头困扰已久的长发的问题已经解决,我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如果说这个新发型很丑,那丑与不丑之间我其实最在乎的是什么?我在乎别人看我的眼光?还是在乎会被投来异样的声音?还是我害怕不讨喜?而这些都有什么可在乎的呢?一个在乎你的人,一个与你有交情的人又怎么会因为一个发型而改变了往日的情义?一个不在乎你的人,一个整日只会谈三论四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多一点留恋,又何必在乎ta?所有的论证都不成立,那我还在意什么?何况,我长得还挺好看呢!

  我相信,当一个人自信时,ta的个人魅力是由底子里散发出来的,并潜入那些人被感染的人的心扉。

 
 
 
下一页:赤脚的女孩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