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大学四年那点事
 
 
修改时间:[2019/03/13 13:05]    阅读次数:[99]    发表者:[起缘]
 

  转眼,涂鸦文字十余年了,虽没成名成家,但无论是网络上还是身边的同事、朋友,说好的还有一二。看自己的博客,发牢骚的文字占一部分,再就是自身经历、身边的人和事占一部分。自身经历从幼年写到现在,小学、初中、高中都有涉及,唯独大学被空了出来。大学,人生的黄金时期,不是我不想写,而是一直考虑不成熟,不知从何下手,再有大学四年,回忆起来,平淡的很,在平淡中还加点苦涩,这也是我迟迟没有动手插笔的原因。前天,大学老同学浏览我博客,责备我里面没有大学的东西,终于勾起了我的写作欲望,而大学里生活的一幕一幕也慢慢逐一拉开。

  当头一棒

  1988年,在经过连续五年的高中艰苦抗战后,我终于如愿成了一名大学生。心情激动欢愉是可以想象的,我兴冲冲来到河北师大,结识了我的男女伙伴们,有英俊点的,有难看点的,自然,我们男同学的目光免不了向漂亮的女生多溜几眼。天是蓝的,水洗一样,太阳是暖和的,照在人身上痒痒的。男女结友好宿舍,一块去旅游,一块打牌,去市郊动物园,去正定大佛寺。一切欣欣然,其乐融融,可很快我乐不起来了。

  军训,对了,就是军训正步走。一个英俊的小个子军官,带着我们2班在师大的中院操场上练正步走。可每次正步走,我都从队列里被提出来,别的同学树荫下歇去了,我还要在烈日下继续练习。你的胳膊这样摆不对,胳膊和腿要协调,每次,小个子军官如是说。可不管怎样,我的手和腿就是不能走到一块。脸红是肯定的,这不光是因为同宿舍的几位在旁边看着笑,更重要的是远处的女生也时不时把目光地往我这里瞅瞅。

   尴尬的板报组组长

  人无头不走,雁无头不飞,无论到那里,凡是集体,都要有个带队的,我们2班自然也不例外。班长定下了,学委定下了,体委定下了,我吗,以容貌言辞举止,自然往后靠靠,躲在角落里。我想躲在角落里一直躲下去,可谁知学委一天午饭后,匆匆向我走来,宣布我是板报组的组长,称以后板报由我负责。我有写作才能吗,没有,我会画画吗,不会,我的板书行吗,不行,不但不行,而且还非常的差劲。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不对,那是你自讨苦吃,谁让你当初在入学的档案里写上有写作才能,当过板报组组长呢。撒谎是要付出代价的,这能怨谁。没办法,既然上面任命了,那就干吧,并且还要干好。不会写,那就摘抄吧。图书馆里出出进进,东凑西找。假如我是太阳,你就不要自喻为月亮,那样,我们就永远碰不上……..,多么优美的诗篇,相必有点轰动,可自习室在座的各位熟视无睹,似乎忘记了自习室后面还有块黑板.结果板报一星期一版变为两星期一版,两星期一版变为一个月一版,无人过问,更无人喝彩,最终,别人不知道班里有板报,连自己都把板报忘记了.

   我在晚会上唱了一首歌

  我喜欢唱歌,更确切地说我喜欢听歌,而喜欢听歌是从上初中的时候开始的。当时,数学宋秀敏老师兼教音乐课,第一次让我感觉到音乐的美妙。听得多了,免不了哼哼,跟着学几句。但哼出来的是乌鸦骚晚风,还是宋老师一样的动听,就不知道了。

  在中学,知道中国每年有个春节晚会,到了大学,才知道中国的大学里每年有迎新生晚会、有元旦晚会。迎新生晚会自然以年级的形式举办的,迎接我们新生的那场晚会办得隆重热烈,特别是主持人,调度诙谐自然,使晚会紧凑有趣。不知何故,半年后,我们系里的元旦晚以班级的形式各自进行。一个班,学生人数有限,文艺人才自然跟着减少,在这种情况下,再正规正矩地举行晚会就不现实了。于是,我们班的元旦晚会,是随即发挥,叫道谁算谁,可大家又矜持的很,叫到自己直推脱,推脱不过,自认为肚子里有点货的,往外吐一吐。或许是主持晚会的,认为我没有文艺细胞,迟迟没有提及我。临近终场的时候,辅导员来看望大家,在我们强烈要求下,辅导员唱了社会上正在流行的《大约在冬季》一歌。辅导员唱完,晚会出现了冷场。主持人目光环顾四周,再环顾四周,看看没几个人可叫了,把我提了出来。

  “要不,让秋果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

  “我不会。”

  “谁会呀,随便,朗诵一首诗也行。”

  哎,你小子,糊弄你呢,谁说我不会。

  “要不我给大家唱一首歌吧。”

  “好,好,大家鼓掌。”啪啪啪、啪啪啪。

  “轻轻地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逝去…………”

  语惊四座,没办法,谁让我就会唱这首歌呢,再说,一开始,我就打算在晚会上唱这首歌,这首歌又不是你辅导员的专利,兴你唱就不准我唱吗。

  歌毕,我期待掌声四起,可会场里鸦雀无声。

  “好,今天的晚会到此结束,让我们大家欢送一下田老师。”主持人话音突起,一场晚会,我倒成了压轴的了。

   脸丢到家了

  军训走正步,虽然难看点,毕竟,我能从这头走到那头,能把步子走完,相比社会上的瘸子强多了。瘸子在社会上生活得心安理得,我自然也能扛过去。军训正步走完以后,我和众人渐恢复了说笑,不料,春节过后接着还要军训。这次军训练的是步枪射击。对这次军训,我感到莫名其妙。心想都什么年代了,还练步枪射击,再说,练步枪射击,准备和谁打仗啊。动力不足,认真劲泄了一半,教练讲解要领的时候,我听不出所以然,却作出一番认真的样子,鱼目混珠了一段时日。我想射击训练和前面的正步走一样,马马虎虎就过去了,谁知最后还要进行射击考试。

  记得很清楚,那天刚下过雨,空气湿漉漉的,我们前去市郊的训练场进行射击考试。因为以前只是训练,没有进行过实弹射击,所以,虽然我感觉自己射击完全是瞎蒙,但对这种感觉也怀疑,认为自己射击时的要领也许是对的。到了考场上,每人一把真枪,前面不远处是靶子。教练射击口令下达后,啪啪声四起,我尽力照着教练要求的要领去做,放了几枪。啪啪声停息后,很快上来了,说是我们宿舍老二不及格,我松了一口气。但过了几分钟,教练又发话了,说刚才错了,是我不及格,并且整个年级就我不及格。

  从打靶场回来,我感觉自己象脱光了衣服,亮在众人面前一样,无地自容。我极力给自己减压,但这种压力越来越大,正当我几乎窒息过去,无法承受时,北方传来的一场风暴瞬间把这种压力泄没了。

   错误的选择

  军训让我很丢面子,尤其是射击,可大家并未对我的低劣表现放在心上,起码没在言辞上表露。一年下来,同宿舍的八位远近已有所分明,但整体上表现得很和谐,隔三差五地集体出动看场电影。至于邻宿舍同班的几位,此时,谁怎样怎样,与自己投机与否,也早已了然于心,而其他班的虽没深交,但也认识差不多了。我想我以后的生活是阳光灿烂、繁星点点。可体育课上一向和蔼可亲的老头宣布这学期体育课要进行调整,每个人选择一个自己喜欢或者有特长的项目,把我又推向了深渊。

  足球、排球、乒乓球、篮球,每一项我都谈不上喜欢,更别说有特长。篮球,老大—篮球场的健将,大声说道;乒乓球,经常参加乒乓球比赛的老七,没有任何犹豫也定下了。剩下的几位,有选足球的,有选排球的,想到高中期间,还摸过篮球,我定下了篮球。

  下一节体育课,我兴冲冲来到操场。这次授课的是个年轻人,身材匀称,个子高高的,一看就是个篮球健将。年轻人让我们运了运球,投了几次蓝。投篮我是会的,顶多球进不到框里而已,而运球就另说了。我期待老师教我们运球时,老师发话了:你们二位,去到一边练球去,别的都过来,咱们分两组,进行比赛。脸红尴尬是肯定的,好在旁边没有女同学。我想下节课或许会有改观,可以后的体育课节节如此。有心体育课不上去,又怕老师给小鞋穿。不得已,在煎熬中一挨再挨,总算把一学期体育课熬完了。

   演讲

  班里要举行演讲比赛,报名者寥寥,班长找到我,要我报名。虽明知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还是报了名。演讲比赛在我们班的自习室举行,桌子靠墙围成一圈,中间空出来作为演讲者的舞台。演讲者轮流上台,一个个平常少言寡语的,但到了台上,侃侃而论。我的前面是老二,老二不但论,还做着手势。老二讲毕,掌声四起。就象当年高考进入考场的瞬间,老二讲毕,我上台的时候,心跳提高了八度。我在台上如坠云雾之中,东拉西扯一番大论,尽量把声音往高处拔。或许是过分注意声音力度,思维突然断电,一句言辞也想不起来了。我尴尬站在那里,想找个托词下台,一位同学站起来,对我刚才的观点,提出异议。结果,当着众人的面,我们争执起来,大有动手的态势。而演讲会由此中断,草草收场。

   中了个头彩

  尽管别人不甚在意,但入学初的军训在我心里始终是个阴影,我总想找个机会弥补一下,可自己也确实没什么特殊的才能,论说说不行,论唱歌唱歌不行,论下棋下棋不行,论体育更提不上,唯一能让自己心里稍微平衡一点的,就是我的学习成绩在班里还算可以,特别是那年的选修课《普通物理》,不知怎么搞的,得了个班级第一,着实让我兴奋了几天。

  俗语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的机会终于来了。

  或许是第一年的元旦晚会过于平淡,第二年的元旦晚会系里进行了精心准备。这次晚会别具一格,或者说根本就不叫晚会。因为这次晚会里面没有唱歌跳舞,而净是猜谜语、知识问答等一类娱乐活动,并且还有奖励。

  那天吃罢晚饭,我们宿舍几个集体出动,结伴来到教学楼。此时,教学楼楼道里人往穿梭,欢声笑语,一片喜庆景象。我们班几个班委负责猜谜语这一块,我们宿舍几个自然率先走进了自己班的自习室。

  以前,我也猜过谜语,并未显示出高人一等的地方,这一次则不然。悬崖勒马猜一国家名称,同宿舍的几个看着红灯笼,一片茫然,而我径直走过去,大声说道:悬崖勒马是危地马拉,一根铅笔。

  在往前,昨日之日不可得猜一国家名称,同宿舍的照样茫然,而我又走过去,说道:昨日之日不可得是乍得,又一根铅笔。

  连中两元,然而还没有结束。

   从我们班自习室出来后,我们来到一班自习室。一班负责知识问答这一块,各种各样的知识问题用纸贴在自习室四面的墙壁上。看一个不会,再看一个还是不会,然而下一个:说出欧洲经济共同体七个国家的名字。英国、法国、意大利……,我在心中默念了七个国家名字后,走了过去,又一根铅笔。继续往下,……,说出鲁迅五步小说的名字,药,风波……,在心中默念了五个名字,我又走了过去,又一根铅笔。……

  那天晚上,前后我一共得了七根铅笔,终于盖过了同宿舍几个一回。我期待我的战果在班里宣扬开去,最好能传到女生的耳朵里,但最终班里有几个知道我中头彩的就不清楚了。

                实习

  我们是师范院校,学生上学期间要进行实习,为毕业后教学做准备。按说实习应安排毕业临近,不知出于何种考虑,学校把我们的实习安排了大三的下学期。

  俗语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们的这次实习分成了若干小组,每个小组在学生搭配组合上充分考体现了这一点。我们这一小组有八个人,四男四女,四个男的是我们2班的,四个女的来自3班。我们实习地点是石家庄化肥厂子弟学校,领队的是单国佐老师。单国佐老师在学校教常微分方程,上课肢体语言很丰富,给我的印象很深。

  石家庄化肥厂子弟学校在我们学校北面,出了学校西校门,往北走三十分钟就到了。接洽我们的是一位老太太,双方做了介绍后,老太太给我们安排了备课室。随后,我们八个人进行了再分组,这次,每两个人为一组,我和3班尚志红分在一组,实习对象是初二。分组完毕,我们的实习算是正式开始了。

  实习先听实习学校老师讲课,然后钻研教材,进行备课,备课之后,两个人互听,互听提出问题,提出不足,再进行备课,再互听,两个人感到对方没有问题后,再进行整个组听课,整个组听完后,感觉没问题,才去班里上课。自然每次听课,单老师都在场,提出不足,进行指导。期间,单老师还表扬我一次,具体情节已经回忆不起来了。

  我应当感谢这次实习,或者说感谢单老师,我对教学的自信,就是通过这次实习建立起来的。时至今日,在教育战线上我虽没大的成就,但在教学上还算说得过去。中师期间,学校组织听课,我讲不定方程,学校树起大拇指;转到邢台,合到邢台学院,初讲高等代数,学校组织听课,学校竖起大拇指;近几年教数学分析,我把多媒体引进来,学校听课,又为我的多媒体讲授提出了表扬。

                 男女有别 落幕 

  刚入大学学门,对一切充满了好奇,充满了向往,尤其是入学之后男女友好宿舍的建立,更让未来生活的色彩艳丽了几分。可友好宿舍相互交往了几次之后,发现男女毕竟有别,这样,交往渐淡了下去,终又回复到中学时男女老死不往来的状态。不过,男女关系永远是社会的一个主题,友好宿舍之间的活动没了,个人私下间的交往还是有的,其中的佳话故事恩恩怨怨,身临者自知,外人则不知一二了。

  乐也吧,悲也吧,近也吧,远也吧,不管怎样,至1992年6月2号,大学四年恍惚过去了。而我们数学系88级120名学生,自此,各奔东西,散落到河北省的各处,各自开始了新的篇章,新的生活。

   完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