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王小姐的婚纱店
 
 
修改时间:[2018/05/19 22:07]    阅读次数:[39]    发表者:[起缘]
 

  01

  梨花街的尽头左拐有一条叫巷道叫梨花巷子,路不是很宽,有民宿小店也有住家,一眼看去花花草草摆放的也不整齐,王小姐的婚纱店就开在这里。

  “你好,欢迎光临。”

  推开那扇木门的一刹那,你会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离门最近的那棵梨树,个头不高,花开的却很好,洁白的花色,??痰闹σ叮???拍切┍挥眯陌诜诺陌咨?慈苟级嗔艘凰肯闫??/p>

  见有客来,女子站起身,步态轻盈,端起那绿色水壶倒好一杯茶水放在桌面上,然后又回到了自己刚刚坐的椅子上。

  这间店已经开了有三年多了,起初为人所知的是店里那不同别家寻常美的婚纱,日子久了,比衣裳更让人好奇的是那个很少出门除了每个季节出一种新式样的婚纱,其余时间只把心思放在修剪花草上的老板娘。

  外人都只听说老板娘是个在苏州城长大的姑娘,对这城市的一草一木都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大学毕业后便安心回到了这里,开了一家店,虽不忙碌,也不得几分空闲。

  街坊邻里的大爷大妈都爱叫她“秋梨”,每每提起她,神色都像极了提及自家孩子时的慈爱,饭前饭后,也总爱拎些新鲜蔬果来看看这个整日倾心于白色布料间的姑娘,聊几句家常。

  也有老阿姨想把自己儿子介绍给她的想法,都被秋梨婉拒了,她只是浅浅一笑,挽起衣袖开始裁剪手中的那块布“阿姨,我有男朋友的。”

  话音一落,阿姨的面上有些惊讶“那他在哪儿呢,咱们门挨门住了这么久,除了那些来定做婚纱的姑娘,我可从来没见过还有谁来过店里啊?”

  秋梨再不多说什么,转身走进里屋,出来时手中多了一双蓝色布鞋,“刘阿姨,这是给您的,前些时间就做好了,春天来了,穿布鞋走路不累脚。”

  02

  秋梨的小店里常年摆出11套不同风格的婚纱,外人看不出什么门道,只当是一个女子独自一人开一家店没空打理更多了,直到有一天巷子里住进来一个老人,晚间散步路过“王小姐的婚纱店”时,只是一眼便看出了个中玄机,只见他一言不发。

  隔日,老人又来到门前观望,秋梨和往日一般起早正在给门口的那几盆花草洒水,只当老人是路过,便出声问了句好“大爷,早上好啊!”

  “姑娘,你这店里的婚纱有趣的很啊!”

  心下虽有些诧异,可秋梨还是有礼的问了句“您,看得懂它们?”

  “我能进去看看那裙摆上的绣花吗?”老人岔开了话题,梨落顺手已把洒壶放在架子上,为面前带着几分兴味的客人推开了门,刚想与人聊些什么,心里突然想起厨房里还煮着红豆粥。

  “您先慢慢看,我去看看我的早饭啊。”

  老人本是把视线都锁定在面前的衣裳细细琢磨中,闻言再看早已迅速走出正厅的姑娘,不由得笑出了声“这样的个性,整日待在这里,倒也是沉得住气。”

  宋姚宽《西溪丛语》卷上语:“牡丹为贵客……梨为淡客。

  在他看来,现在的许多小孩都渴望着去更远的地方追求自己的远大理想,很少有人愿意安安静静的待在家里绣一朵花做一顿饭了,其实也不必说别家的儿女,自己膝下的几个孩子如今又有谁是留在这座老城的呢?

  店里的十一套婚纱,几乎全是手工制作,闹市上满大街店铺的吆喝声中,谁又能想到还有人把当下每一刻的光阴都悉心安放。

  “王小姐的婚纱店”里的每一件衣裳,都是自顾自散发着的梨花香。这是一个年轻女子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未来的期待。

  03

  “大爷,喝完红豆汤吧。喝完再看啊!”

  老人接下温热的碗,白色的瓷面上烙着几朵青色的小花,搭配着碗里正散发着香甜的浓汤,单单只闻着都会让人食欲大涨。

  一碗见底,老人白手拒绝了秋梨再给他盛满的热情,擦了擦嘴角,背向沙发上倚着,“你这红豆熬的可真不像你熬的,哈哈~”

  “和那婚纱上的绣花一样,都是我姥姥教的。”

  别人家的婚纱裙摆上大多都会有亮钻,珠片,手工花等饰品,有的是通过缝珠来衬托整体给人带来的轻盈浪漫,但秋梨店里的每一件婚纱都是用白色手工绣花留作点缀,轻薄的布料材质和凹凸不平的触感是为了提升了婚纱的细腻感和明媚感。

  从古至今,苏州为人称道的不仅仅是园林艺术,还有刺绣技术,与之同时让人瞩目还有苏州绸缎,从前,那些手拿针线坐在绣房里的女子被称为“绣娘”。

  秋梨的姥姥就是一位姑苏绣娘。

  绣娘中也是有等级之分的,初级绣娘,也称为绣妹,中级绣娘,俗称绣女,高级绣娘,俗称凤娘、凤姐,每一位绣娘都是勤劳善良、心灵手巧的吴地妇女的典型代表,姥姥就是精通各流派主要技法的高级绣娘。

  所以从小在秋梨眼里,长大了成为姥姥那样的女人就是最大的心之所往。

  小小的姑苏老城里,小院子飘散着的红豆汤味,和扑面就能嗅到的梨花香,都是她的难忘,不过,最难忘的还是那些姥姥的收藏,苏州城的一样样景物、小到一花一草皆被她精心的绣在绣布上,姥姥曾说,等到她出嫁的那一天,一定为她量身定做一件最漂亮的嫁衣。

  十七岁那个夏天,姥姥没有等到梨花再次开放,便含笑离开了早已印在她心间的人世万千。

  04

  大学填报志愿时,她和爸妈商量过后,最终选择听从自己的内心,读了服装设计专业。开学第一天,老师在课堂上就说了,学这个专业的同学对时尚的行业必须有最好的敏感度。

  她曾问过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做服装,班上将近40个学生中,比她有天分有创意的人太多了,可日子久了,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压力,只是乐于周围聚集着有同样热爱的朋友,略显枯燥的理论课也不那么熬人了。

  “那你这些婚纱是给自己做的嫁妆吗?”

  大爷听着往事入了味,好半天想起来问这么一句。

  其实秋梨在毕业之前是没有生过要回苏州老家自己开一家婚纱店的想法的,那时她已经拿到几家公司的offer,男友也已入职在一家前景尚好的单位,原本打算去毕业旅行的两个人却因为一件事把它搁浅了。

  秋梨从未想过,之后的生活会因为那件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班上有个女生要在毕业设计答辩第二天就举办婚礼,因为再过一年就是本命年,根据老家的风俗是不能成礼的,谁知快临近婚期也没有找到让女生满意的嫁衣,她找到了秋梨,就这样把做婚纱的“重任”拜托给了从来没有亲手做过一件婚纱的秋梨。

  拿起剪刀,也执起针线,秋梨把自己窝在了小屋子里,草图就用了几个通宵,再去老衣街上挑选婚纱的主要衣料,最后立体裁剪,挂在衣架上的时候,她左看右看总觉得缺少了一点感觉。

  “要不你绣几朵花在上面吧。”男友来送饭时,见她皱着眉苦思冥想,便无意提了一句。阳光透过窗纱照在桌面上,梨落心下便有了主意。

  “平车、车骨、珠绣,车骨线比平车刺绣的线要粗,颜色线要染,而刺绣线就不用……”姥姥说过的话忆在心头,流淌在秋梨的指间。

  婚礼当天,缓缓走上舞台中央的新娘,在一片赞美声和掌声中笑的很漂亮。

  宴席结束后,新人拥抱了梨落,从头至尾没有说一句感谢,梨落能望见那双眼睛里闪着的都是幸福的光芒。对她来说,那就是对她连日来的辛苦最后的嘉奖。

  低下头,看着裙摆上的白色樱花草,梨落笑了。

  05

  永远跑得比时光慢一些,也就不用担心被岁月抛弃。反正都已经落在后面了,不妨慢悠悠地走。有些人总是与快节奏很不合适宜,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新时代,秋梨注定是那个落在后面的人了。

  男友在年后辞了工作,也来到了苏州城,起初是为了她,后来也是慢慢醉心于老城与外面大城市不同的慢节奏,巷道里下棋的大爷,街口卖菜的阿姨,古老有年岁痕迹的建筑物,还有时刻牵挂的人,都是两人喜欢生活在老城的理由。

  店里生意常年都是一样的光景,没有淡季与旺季,挣的钱足够生计,也支撑得起梨落的孝心。时间上的富余呢,都是两个人游山玩水的清闲。懒人如她,只愿与满眼的江南四季打个照面。

  谁也没有想过,当时只是友情帮助的一个举动,却坚定并成全了一个姑娘的心之所往。

  “柴门入幽梦,落日乱蝉?g。”

  梨花街的尽头左拐有一条叫巷道叫梨花巷子,路不是很宽,有几间民宿小店也有住家,一眼看去花花草草摆放的也不整齐,王小姐的婚纱店就开在这里。

  “你好,欢迎光临。”

  初夏的天,蝉鸣轻微,苏州城中游人多了起来,我不知有谁会路过“王小姐的婚纱店”,我想,如果你推门进去的话,她会请你喝一碗红豆汤。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