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野小蒜礼赞
 
 
修改时间:[2018/03/13 15:07]    阅读次数:[184]    发表者:[起缘]
 

  嵩山以峻著称于五岳名山之中,成为驴友乐此不疲挑战艰险的乐土。嵩山连绵起伏,土壤贫瘠,大株乔木难以成片在此扎根成林,从石头缝隙中冒出的各色灌木无疑成了嵩山植被覆盖的视觉主体。我跟随和谐之旅多次攀爬嵩山,每次除了具有强身健体挑战毅力功效之外,还没有寻觅到一种植物来作为我借物言志的载体,因为我一直认为嵩山灌木丛中布满了荆棘,荆棘却又是讨人厌的,每次嵩山穿越,总会不小心地被荆棘划拉下几道血痕。然而,这次偶然从嵩山灌木丛中发现了漫山遍野的野小蒜,却改变了我对嵩山灌木丛的看法,因为灌木丛孕育出的野小蒜彰显出了崇高的精神品质。

  野小蒜的身份是平凡伟大的。平凡的连名字也被各地人们按照其形色和喜好乱叫,“贼蒜”“大脑瓜儿”“小根蒜”“山蒜”“野葱”“野韭菜”等,虽俗气,但也接地气。反而书本上给的学名薤白(xiè bái),却没有几人知道。在“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的气候还没有完全发威之际,嵩山的外表依旧是一抹枯黄的主色调,然而,荆棘丛中却见一片一片的绿色,若不是博学多闻的驴友提醒我这是野小蒜,我还以为这是普普通通的麦冬草。野小蒜平凡中透露出伟大,在这个春暖乍寒的季节,它没有等待着与百花争芳香,而是未雨绸缪的率先吐出嫩芽。报春何须花香四溢,早绿胜过百花闹春。野小蒜不与大树争高低,不与浅草论长短,只管默默无闻地活出自己的颜色。

  野小蒜的性格是低调坚韧的。它不像嵩山那样高调地彰显自己的险峻奇,把枯黄外表和铁石心肠暴露的一览无余。它有自知之明,深知与嵩山名气相比,它太渺小。与其高调出名,不如低调处世。它坚信活就要活出自己的个性,它用自己的绿色点缀于嵩山的枯黄;它用自己的温柔包容于嵩山的坚韧。就算山脚下的人发觉不了它的存在,它依然低调地活着。野小蒜外柔内刚,抗不过暴风,不妨先趴下,规避锋芒,不等于从此倒下;躲不过暴雨,不妨任其浇洒,偶尔湿身,不等于就会淋垮。只要嵩山永恒在,它就永远不会消亡。

  野小蒜的处世是踏实积极的!它生活的环境极其恶劣,在没有实质性生存土壤的情况下,仅依靠荆棘丛中年复一年腐烂的枯枝败叶,它就能扎下根来发芽长大。生活在灌木丛的阴影下,终日不见阳光,夹缝中生存,得到的养分也要依靠灌木丛遗弃和施舍。如果没有能力改变生存环境,还不如及早适应环境。野小蒜从不浮躁,它始终保持一颗平和的心,笑看花开花落,淡看云卷云舒。野小蒜处世又是积极的,它耐得了寂寞,忍得住孤单;它不因寂寞而伤心,不因孤独而消极,平生都积极地把精力投放在努力提升自己上。

  野小蒜的一生是充实圆满的。“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野小蒜生命虽短暂,但它把短暂的生命全都充实在孜孜不倦地岗位坚守上。它的岗位就是敢为嵩山伟岸、百花怒放做点缀和陪衬。它摆得正位置,立足本职鞠躬尽瘁,大风来袭,不轻易倒下;大雨洗涤,不改变色彩。野小蒜的一生又是圆满的。虽然在高大的灌木丛下它显得极其渺小,但它并不自惭形秽,而是以一种博大的胸怀容纳一切,奉献所有。为人间添绿,为嵩山固土,甘愿自生自灭;如若被世人发现,做盘中餐,做药引子,也在所不惜。它的一生只在乎在这个世界上走过一会,却还没有白走过。

  人生,何不就像野小蒜。在人类世界中,每一个人都是平凡中的一分子,平凡中怎样才能活出伟大?坚守低调坚韧的人生性格,保持平和的生活态度,践行积极踏实的处世风格,无疑显得太重要了。做一棵默默无闻的野小蒜,即便没有被人发现,成长也要不知疲倦;做一棵低调坚韧的野小蒜,即便一时遭遇暴雨倾盆,也要相信雨过之后是艳阳;做一棵一身傲骨的野小蒜,即便没人欣赏,也要活得漂亮。快乐都是自己经营的,幸福是干出来的,成功总是留给有准备人的。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既然要在这个世界走一会,那么就要走出一片精彩。

  返程时,蓦然回首,发现臂膀上又多了几道被荆棘刮伤的痕迹,但我全然未生厌恶之感……

 
 
 
上一页:失落之城
下一页:与角色共鸣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