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离,是心是殇
 
 
修改时间:[2017/10/20 16:07]    阅读次数:[76]    发表者:[起缘]
 

  "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这道尖锐的女声发自我的母亲。

  "凭什么总说我啊!明明就是高欣欣先打的我!"弟弟口中的“高欣欣”说的就是坐在沙发上一张冷漠脸低头玩手机的我。

  "你不去烦她她会打你吗?"母亲生气的说道。

  “她就是会!”弟弟高凌一脸愤怒的冲进了卧室将我的东西一把扔在了餐桌上甚至掉在了地上。

  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大步冲向高凌。是的,他这个举动彻底激怒了我。

  在我八岁得知他的存在时,我就打心底的不喜欢。我觉得他会夺走原本属于我的爱。

  正是午时,外面的太阳很是耀眼,我走在街上,与心上人通着语音抱怨刚才的一切,忽然有个念头一闪而过。

  “给我钱,我要回学校了,社团纳新,明晚就走。”我伸手向母亲淡淡的说道。

  “怎么这么早就回学校了……”母亲一脸不舍的说着,但还是给了钱。

  傍晚时分,母亲买了我爱吃的水果和熟食,问道几点的车,我送你。高凌在一旁也不停的问道。看着那两张半年才见一次的脸庞,忽然心生不舍,支吾道“不急,还早,不用送”。

  入夜,忽然下起了狂风暴雨。母亲不放心,硬是要送我,我硬着头皮答应了。小毛驴上,我坐在母亲身后,她为我挡住好多雨水,十几分钟的路程上她一直在叮嘱我好好学习,到了给她报平安。

  在她身后的我抬头望着天空,任凭雨水拍打我脸庞,默不作声。我怕会有哽咽声音发出,高铁站到了,我深吸一口气下车说“你快走吧,那么大的雨,我自己进去就行,别再送了。”抵不过我的催促,母亲骑着车去了一旁说“我看着你进去。”我说好,没有再看母亲的身影,而我却留给她了一个离别的背影。

  站在取票机旁,不知过了多久,只知发了好久的呆,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显示“心上人”。

  “喂?亲爱的,我到了,你在哪?高欣欣,你怎么了?”

  “我觉得,我错了……”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