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老家的水果甜
 
 
修改时间:[2017/07/11 00:07]    阅读次数:[321]    发表者:[起缘]
 

   我从小吃着老家的水果长大,一想起老家的水果来,我口舌生津,唇齿生香。那黄灿灿红艳艳绿生生的苹果;那像玛瑙绿玛瑙的葡萄;那一嘟噜、一嘟噜似红黄珍珠的樱桃;那如一盏盏小灯笼似的柿子;还有那既甜又脆的梨、酸甜可口的杏、桃……还有很多、很多。多得出了名,是闻名十里八乡的水果之乡;好得也出了名,在省里挂了号。这不,当年的黄金帅苹果因果品佳、口感好,而荣获“省市双优”奖,红香蕉苹果荣获了“市优”奖,还有当年的一棵120年的葡萄树,荣登了《人民日报》等全国顶级报纸的“大雅之堂”。从小生长在如此甜美的水果之乡里,我不写一写这些鲜艳味美的水果们,真有点说不过去,有点对不住老家和这些果类精灵们,品咂、回味着老家水果的甘味,在脑海深处也慢慢咀嚼起来。

   要说老家的水果,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应先说说老家果类的“先驱者”—苹果。在写老家苹果之前,请先听我讲一讲它不寻常的来历:让时光追溯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大舅官先福走马上任村党支部书记,他要在“一穷二白”的土地上描绘出最美的图画。于是,他带领老家的穷苦百姓搞起了“集体农庄”,这在当时确实是件新鲜事,也是很了不起的事。先把一家一户的百姓组织起来,团结起来才有力量。尔后,把一家一户的土地集中起来连成片,土地集中起来才适合大面积种植。紧接着他四处联络老家在外工作的乡亲,让他们去“化缘”,先后从各地引进了黄金帅、红香蕉、国光苹果树苗,让“黄金帅”“红香蕉”“国光”等苹果在老家的山岗薄地里“安家落户”,新树苗遍布在邻水的老龙湾、老驴崖、长岭坡、八路崖,这里便成了一片片的苹果园,看似一棵棵小的不起眼的树苗,却在一年年的疯长,冬去春来,几度春秋,当年的幼苗便长得枝繁叶茂,再看那枝头,已是硕果累累,压弯了腰,你说喜人不?一下子使光秃秃的山根薄地换了新颜,摇身变成了一片片邻村百姓羡慕、嫉妒的花果山。

   村子里有了苹果园,紧接着就成立了林业队,设立了四个林业组,组派人员到外地参观、学*,学理论、学修剪,很快培养出了自己的技术员。接下来,按照果树品种特点,定期追肥、浇水、打药、修剪、弱枝、疏果等,林业队似乎一夜间就成了一支专业化的果树管理队伍,对各类果树管理得有板有眼,应验了一句话:“果树是个宝,俩好凑一好。你要对我好,我就对你好。”果树管理跟得上,果树遂人愿,棵棵满枝头。记得当年村子里传颂着这样的顺口溜:“苹果处处有,棵棵满枝头。走路不小心,苹果碰了头。”当年的红香蕉苹果笑红了脸,黄金帅苹果的枝头压弯了腰,国光苹果挂满了枝头,苹果年年大丰收,黄金帅苹果一炮打响,获省优产品称号后,畅销省内外,苹果收入一年比一年高。到了改革开放前的七十年代中末期,村子的林果毛收入达到了13万元,这在那个年代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堪称为“天文数字”。

   改革开放后,村子顺势对果园进行了分组承包,几个承包大户除了上缴承包费,净赚万元以上,当年就出了3个远近闻名的“万元户”,眼看着承包户腰包鼓起来了,村民们眼红了,纷纷要求把果园包到户,班子一商量,千亩果园很快包到了户,这当儿,原来在林业队当技术员的成了“香饽饽”,一如“抢财神”一样被人抢去,帮着修剪果树,改良品种,改枝换头,请教施肥、打药、疏果、环剥技术,承包当年,家家户户的腰包都鼓起来了,乡亲们走在路上也把腰杆挺直了,成为改革开放的受益村。

   尝到了承包甜头的村民并不满足于此,人人都在继续做着发家致富梦,都开始打算着在自己口粮地里发展果树,特别是原来在林业队里干过技术员的,更是心里着急手痒痒,很快就引进、培育出了黄金帅树苗,栽到了口粮地里,又发展起了一片片新果树林,可这一片刚长了一年,又引进了“红富士”果树苗,这下可好了,又“一窝蜂”地栽上了“红富士”树苗,把原来的黄金帅又改成了“红富士”,在广阔的田野里种植了数千亩果树,年年获得数万收入。每每秋天回老家的时候,常常看到男主人开着拖拉机或三轮车,女主人坐在车上,拉着满满一车车红艳艳的红富士苹果,脸上绽开了丰收的笑容,不,他们美在心里。

   老家的葡萄也是很有名的,一进村庄,放眼望去,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种植了大大小小的葡萄树,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到了秋天硕果累累,美不胜收,也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曾令多少游人和邻村乡亲羡慕不已。村子的葡萄园里更是葡萄满园,绽开笑脸。还有个人承包的一片片葡萄,当年都尝到了甜头。

   我家有棵龙眼葡萄树在全村也是很有名的,它只是在树龄上逊色于1983年《人民日报》曾刊登过的那棵120年的葡萄树,但从传奇色彩上讲一点儿也不逊色。听85岁老父亲讲,我家的这棵葡萄树,是新中国成立第二年我参加过抗战的祖父栽的,寓意是,有了新中国,才有了它的新生,伴随着新中国一起成长。

   从一棵稚嫩的幼苗,一年一年,历经风霜雪雨,从幼小走向成熟,从成熟走向苍老,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小树已长成粗壮大树,伴随着共和国度过了60多个春秋,现在直径有20多厘米,弯弯曲曲的枝叶搭在铁丝、石条布成的网架上,循着铁网横向迅猛生长,现在看上去,虽有些树皮已经剥落,树干已显苍老,这是半个多世纪无情岁月的侵蚀所留下的痕迹,但仍然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生命力极旺盛。每当想到那棵葡萄树,我就想起了著名作家茅盾的《白杨礼赞》,我仿佛觉得,我家那棵葡萄树不是平凡的树,也不仅仅是一颗葡萄树,它的成长过程,更象征着艰难困苦、奋力抗争的一代人,它跟北方农民相似,虽然生长在极普通、贫瘠的环境里,但靠着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去实现自身的价值,也见证着新中国成立60多年以来不断发展变化的时代,富有时代的纪念意义,我曾写了我家这棵葡萄树而获得征文奖。

   因了这棵葡萄树的传奇色彩,加之我对葡萄的喜爱,每当中秋时节回老家时,我总爱漫步庭院中,一一欣赏着庭院里琳琅满目的葡萄,品种各一,五彩缤纷,回味着曾带给我的涩、酸、甜记忆。儿时的秋天,全家大人孩子其乐融融地围坐在葡萄架下,乘凉、喝茶、赏月,欣赏着月光斜照下约明约暗的熟透了的一嘟噜一嘟噜鲜艳的似红玛瑙的葡萄,特别诱人,仔细端详着剪下一嘟噜既大又整齐的葡萄,细细品尝,酸甜可口,沁人心脾,感觉味道好极了,心情自然好极了,油然萌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曾给我的童年、少年带来多少欢乐、多少收获,现在回想起来,虽离家几十年了,还总有那么一点让人回味无穷的感觉,给我带来一种精神享受。

   随着改革开放,老家的葡萄也大变了样,有的改枝换头了,有的嫁接了新芽,有的重新培育了新品种,如今的老家葡萄园、各家庭院里,玫瑰香、巨峰、泽山一号、二号依然生长,红提、红意大利、金手指、京秀、美国红提等新品种比比皆是,各种葡萄都香甜可口,滋味悠长,打出了老家的品牌。

   老家的樱桃,起初大多发展的是小樱桃,一年又一年,出力不挣钱,还不好储存、运输。后来发现村子里几个有胆量、有眼光的发展起大樱桃、大棚樱桃,年收入十几万元,他们眼红了,心动了。有的把小樱桃全部砍伐,换成大樱桃;有的补充栽上了大樱桃。如今老家的樱桃园里,大大小小的樱桃树一片连着一片,一簇簇像红灯笼似的“红灯”樱桃,挂满了枝头,涨红了笑脸;一串串黄灿灿的黄蜜樱桃像蜜汁一样的甜,怪不得都叫:黄蜜、黄蜜的。也可能是老家的水土好,朋友捎来几盒樱桃,品尝着格外甜。

   还有老家的桃子,培育出了新品种,既大又甜;还有老家的梨、杏、柿子……都是“喝”着老家的山水长大的,在青山绿水中滋养出的水果,你说咋还能不甜?

   老家的水果甜又香,吃着水果想家乡。我现在品咂、回味着老家的水果,随指尖流淌出的字里行间仿佛也浸润着老家水果的香甜……

   乔显德

 
 
 
上一页:短章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