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小脚女人的哭声
 
 
修改时间:[2017/04/06 13:07]    阅读次数:[270]    发表者:[起缘]
 

   有生命就会有哭声,随着母最后一次阵痛,小生命砰然降临于世,伴着生命而来的是哭声。有生命的地方就会有哭声,人们伴着哭声而来,又用哭声把生命送入天堂。

  不怕你们笑话,我就喜欢听别人哭,特别是中老年女人的哭声,如果你仔细听过中老年女人的哭声你就会知道,那痛定思痛的哭声里面包含着生活中的心酸苦辣,那如泣如诉、声泪俱下的哭诉是多么的发人深思!

  我童年的时候我家东邻居家里有两个小脚女人,一个是婆婆,另一个是儿媳妇。她们都裹着小脚,而且还都盘着发髻{俗称头发角},是那种典型的传统妇女的形象。娘俩关系不好,谁在背后都骂谁,是死对头。他们家的顶梁柱是一位高个子男人,个头足有一米九0,当时在我们村里是数得着的大个子。论辈分我该叫他大爷。是那老点的小脚女人的儿子,也就是那位年轻点的小脚女人的丈夫。那男人不但个子高,人长得也很俊,白净子高鼻梁大眼睛。高个子男人会做木匠活,不做农活的时候成天在家弄他的木头,噼里啪啦的又是砍又是锯的。

  我小时候嘴很甜,见人就大爷大娘的叫人家,是东邻西舍的小可爱。记得没人玩的时候我老爱去东院串门儿,去看她们做针线活,老婆婆在堂屋里住着,我走进她们家院里就先去堂屋里玩一会。进门就叫她奶,老奶奶温柔得不得了,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说话轻声细语的甚是好听。据说她是大地主家的女儿,解放前她娘家势力可大着那!家有里一千多倾土地呢。可是在六七十年代,我的记忆里她早已沦为一个布衣土屋的农民老太太。不过她却实很干净,发髻挽得圆溜溜的,上面没有一根乱发,浑身上下一尘不染,就连她穿着的白布大襟小衫子,上面尽管都打着补丁,也显得那么整齐好看。她偶尔的也做一些针线活,一般都是在给她自己做鞋子。

  说起来老婆婆的鞋子你真没见过,那脚形精美极了,她的做工精美得无与论比,白底黑面的小脚布鞋做出来好看极了!浑圆饱满、尖而不锐,就像一对伸着小脑袋的斑鸠,还像一对大元宝。老奶奶的针线活是一绝,在村子里没有人能比得过她的手艺!

  老奶奶坐在一把小竹椅上,低着头眯着眼睛一针一线的在做她的鞋帮,鞋面平整得找不到象发丝一样小的皱褶。身旁的活框里放着纳好的鞋底,尖头鞋底的形状有点像刚嗑出来的大瓜子仁儿。鞋底上面的针脚比芝麻粒大不了多少,均匀有序,横竖成行。老太太的做工非常精美,她的脚型也是无与伦比的。她的脚形裹得也是一绝,浑圆饱满,尖而不锐。由于小脚老太太的娘家是大财主,才有资本裹出那样的三寸金莲。财主家的女人不需要干活,脚裹得越小显得越尊贵,哪怕扶着墙走路她们也觉得是一种骄傲!我小时候就觉得小脚奶奶做的不是鞋子,而是工艺品。我现在很后悔当年没有保存一只小脚奶奶的鞋子,哪怕是一只旧点的也好啊!放进博物馆里共人们展览,我肯定要拿去申请到非物质文化遗产证书的!——只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那样形状的鞋子了!

  我从小脚奶奶屋里出来,还要去小脚大娘屋里玩会儿。小脚大娘住在东屋里,她和她的婆婆不一样,她说话的声音很响亮,打扮起来干净利落。走路跟一阵小旋风似的,我从没见她慢走过;我还是未进门就喊——“大娘!”

  “哎! ”小脚大娘像一只花喜鹊似的叽叽喳喳笑着答应。小妮儿,“你又想大娘了?”然后就哈哈笑,偶尔还会拿一些梨呀枣呀的给我吃。她家有一个捣蛋鬼儿子叫小孬,比我大两岁,他在家玩的时候老是趁我不备揪我的小辫,有小脚大娘在我不怕,这时候小脚大娘会操起笤帚疙瘩,两只小脚飞快地交替着、嗒嗒嗒的把她儿子撵出院子,回来的时候嘴里还骂着:“兔孙!今天不准回来吃饭!”

  小脚大娘是个矮个子,身材很小巧,她的头发从中间分开,在两边编成两根小辫儿,而后盘在脑后,额前几根刘海剪得齐齐的,圆胖的脸盘上一双饱满的大眼睛水汪汪的,这本来是很喜庆的一张脸。

  小脚大娘的“脚”是个半成品,所以走起路来没多大妨碍。在民国三十几年孙中山发起妇女“放脚”运动,一帮进步青年用棍子挑着臭烘烘的裹脚布,挨家挨户寻找裹脚女孩给他们强行扯开裹脚布。刚开始爹娘都把闺女藏起来,后来进步青年来的次数多了,各家的姑娘也就不敢再裹脚了。小脚大娘那个时期脚还没裹好,就被强行扯开了裹脚布。因此给那个时期的妇女造就了一批小大脚,也是中国最后一批裹脚的女人。小脚大娘个子矮,本来脚就很小,加上又裹了脚就显得脚更小了,只是她的脚不是尖尖的那种。

  小脚大娘经常挨打,打她的是她的高个子丈夫。就是那老点的小脚女人唯一的儿子,小脚奶奶十七岁就嫁了过来,二十六岁就做了寡妇。她的丈夫家也是财主,就因为家境好才娶了大财主家的女儿。可是小脚奶奶的丈夫不走正道,黑白两道通吃,吃喝嫖赌吸大烟!无所不为。不到三十岁就被黑吃黑了。家财也败得差不多了,给小脚女人留下一儿一女。小脚女人跟着公婆很艰难地把一双儿女养大,因此老太太的儿子就特别孝顺她,老太太说风就是雨,只要他媳妇惹老娘生气,叫打就打、毫不迟疑!

  两个小脚女人总是吵架,为柴米油盐吵、为了锅碗瓢盆儿吵、吵架成了她们的家常便饭。有一次老奶奶的黄母鸡在鸡窝里咯咯嗒嗒地叫,她去收鸡蛋时却发现鸡窝里没有了鸡蛋。小脚奶奶非说是小脚大娘拿了她的鸡蛋。可小脚大娘死活不认账,于是两个小脚女人又吵了起来。老点的小脚女人吵起架来一反常态,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大有斩钉截铁之势!年轻点的小脚女人也不示弱,在婆婆面前指指划划、一蹦三跳••••••!

  这时老太太的儿子只要在家,她就会下命令让打她的儿媳妇,老太太象穆桂英挂帅里的佘太君那样,威严干练,一声号令,叫着他儿子的名字——“根儿!——给我打!”老太太的“打”字刚一出口,高个子男人片刻不停,立马放下手中的活,上前一步、抓住他老婆的头发就打。高个子男人的大巴掌像雨点似的扇在他老婆的脸上,一边打一边嘴里还发问——“我让你骂!我让叫你骂••••••!”

  小脚女人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哭喊叫骂,高个子男人只是用一只手抓住他老婆的头发,就像掂小鸡似的,小脚女人四蹄乱蹬,又哭又喊,但很难逃脱男人的手掌心。即使她侥幸逃脱,高个子男人也不慌张,迈开长腿,三步并作两步走,伸出长胳膊揪住她的头发髻,一把拽回来,摁在地上,从脚上脱掉一只鞋子,用一只膝盖跪在女人的腰间,用鞋底照着小脚女人的屁股上噼里啪啦的咬着牙狠抽,一边打一边口中还念着,“我让你跑! 我让你跑!——直到打得小脚女人不再叫骂,也不再挣扎着逃跑,只是嚎哭的时候”,她的婆婆才算解了气,抬起小脚迈着小方步颤颤巍巍的走进屋去。一边走一边口中还念叨着“该打不打、上房揭瓦!”——这时候高个子男人才算停手,他站起身,把鞋子撂下穿在脚上,拍拍手上的土,面无表情地去接着做他的木工活。

  此时的小脚大娘爬起来坐在地上,满身是土,鼻涕眼泪一大把,拍着巴掌,哭天喊地的嚎叫••••••!

  偶尔会有邻居的婶子大娘们走过来把她扶进屋里,轻轻地劝慰几句,然后就散了。因为他们家三天两头吵嘴打架,邻居们也都见怪不怪,没那么多精力去管他们家的闲事了。

  这时候小脚大娘要做她最擅长的事情了——那就是哭,痛痛切切的哭,委委婉婉的哭。她若是黄昏的时候挨了打就会哭上一夜、若是早上挨了打就会哭上一天,这是规律。隔几天就会挨一顿好打的小脚大娘,一气能哭上十多个钟头。我小时候既喜欢听小脚大娘的哭声,又害怕听到小脚大娘的哭声,我们两家就隔一道土墙,每次我听到高个子大爷打小脚大娘时发出的“啪唧、啪唧”声,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就像是要打我似的吓得我半死,总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只有在小脚大娘挨完打哭泣的时候我才不紧张。这时候我不敢去他们家里听小脚大娘哭,害怕看到高个子大爷那张板着的脸。我会搬一个小凳子放在墙根下,站在上面趴在墙头上,双手托住下巴静静的听小脚大娘的哭声。每次听到她凄凄惨惨的哭诉,我的眼泪就会在不觉中悄悄的流出我的眼眶,小脚大娘的哭声,像一根手指,总能触动我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我的心情也跟着她那哭声起伏跌宕。这时候母亲会把我强拽回屋里,嘴还里还嘟囔着“小妮,回屋去,天天哭有什么好听的!”母亲总说小脚大娘很贱,没囊气。打一顿记不了三天。

  小脚大娘哭的时候她的丈夫不出工干农活,就在家里一边做木匠活,一边看着小脚大娘不让她寻死,嘴上还叼着烟袋锅,上面挂着小脚大娘给他绣的黑缎子烟草布袋。一边是小脚大娘爹呀妈呀的哭声,一边是高个子大爷噼噼啪啪砍木头的声音,很像是给他老婆的哭声打着伴奏。

  等小脚大娘十多个钟头荡气回肠的痛哭结束,撒完了怨气的小脚大娘檫干眼泪,洗漱干净不出一天,你就会听到满院子叽叽喳喳都是她的说笑声,还有“孩儿他爹,孩儿他爹”嗲声嗲气的在叫她老公的声音。但过不了几天,又要挨打,几乎每个月都要挨上三四顿好打的小脚大娘,还要接着哭她的人生,这几乎成了惯例。小脚大娘就这样哭了大半辈子,直到她婆婆下世以后,她才算哭到了头••••••!

  小脚大娘的哭声清脆嘹亮,如行云流水,和许多中原妇女的哭声那样富有魅力,时而抑扬顿挫,时而高亢洪亮,大有河南豫剧的节奏和韵律。原来戏曲的旋律和节奏是根生于老百姓的生活里。小脚大娘的哭声里,具有催兰田的 “情” 又有张宝英的 “韵” 还有马金凤的 “灵”。及有二八板儿的“稳”,又有流水板儿的 “滑”,委婉曲折,经典极了!

  在六七十年代,或许是因为农民的日子不好过吧,在农村左邻右舍的几乎每天都有人吵架闹气的,婆媳了、夫妻了、姑嫂了。像鸡叨架似的,斗败的一方总会哭泣。所以我听过许多妇女的哭声,她们的哭声都与唱是难解难分的,{当然都没有小脚大娘哭的那么好听}原来哭和唱都是出之人的本能的,也是发自内心的倾诉。

  戏曲是老百姓用来表达感情的一种表演手法,也是老百姓最古老最草根的艺术形式。人们最喜悦最痛苦的心情,都可以用戏曲唱腔来表达出来。而哭同样也是,不信你去听听,哭和唱是那样的相亲相近,如果你无所顾忌的哭,你放开了哭,用哭诉说你的痛苦,用哭声来表达你的感情,那哭和唱真的是区别不开的。只不过唱是经过艺人千锤百炼更经典一些罢了。

  在苦难的岁月里,受压迫的妇女们也只有用哭声来抒发感情!消除忧伤!排解压力!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