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爱情,还在原地
 
 
修改时间:[2017/01/02 22:07]    阅读次数:[238]    发表者:[起缘]
 

  冬天的夜来的有些快,寒风袭来刺得人生疼。

  看着对面那对璧人,她傻征征站在原地,泪水渐渐模糊了清澈如泉的双眼。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和他再次相见却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好久不见。”他挽着那个她,微笑着望着她,眼里尽是一片淡漠。灯光照耀下,他曾经那张青涩跋扈脸已褪去,换了一张成熟英俊更魅惑女孩的脸。

   “你们好。”她轻声开口,从他身旁走过,低下头时泪水如雨般落下。再次相逢,她输的一败涂地。她做不到像他那般当所有往事随风而去,让那回忆化成泥。步伐沉重不已,听着远处传来悲伤的音乐,脑海里往事一幕幕重演,耳际似乎回响起他曾经给过她最深情的情话,“这个世界,我只允许你一人对我撒野。”

   她和他是大学同学,她是外语系的,而他是金融系的。她人不但长得漂亮,而且性子温和,从不喜欢跟别人发生争执。他长相出众,才华横溢。与她不同的是,他与人相处起来,从不晓得谦虚二字,处事张扬又霸道。

   他对她告白是在他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那一天中午,她骑着自行车刚到学校的门口。只见他穿着白色的运动服,满头大汗向她走来。一手拿着篮球,一手拧开矿泉水上的瓶盖,猛地往嘴里灌水。过了一会,他扬起那张酷酷的脸,通知似地对她说,“梁子灵,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话音刚落,将她整个人从自行车上扯落在他的怀里。

  闻着他身上独特的味道,听着周围同学欢呼声,她涨红着脸,想努力从他怀里挣脱开来了。可怎奈他搂得太紧,容不得她有半点的拒绝,对此她又恼又气又觉得好笑。就这样,她和他在一块了。第一次碰触爱情,即使她与他的世界有些不同,但她还是愿意让他靠近自己。

  和他确认恋爱关系之后,她是快乐的。他时常拉着她的手逛遍整个校园,像向整个学校宣告她就是他的。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使劲往她碗里夹菜,说她太瘦了,不久之后她就胖了好几斤。看电影时,趁她将所有注意力放在电影的情节上时,他则飞速在她脸颊上落下专属他的印记。他时常不但霸道不讲道理,还是个醋坛子。只要她跟别的男生多说几句话或微笑下,他都怒目相对他人,最后搞得其他男生见到她就躲得远远的,让她时常尴尬不已。

   时光一点点悄无声息走过,他渐渐地在她心底扎根串连。每一次他们意见不一时,她都是顺着他。每一次他心情不佳时,对她大声咆哮,谴责她爱他没他爱她那么多时,她则默默待在一旁看着他,等他平复心情之后,她伸出双手环抱着他,告诉他她爱他。

   有些爱情,不是你一直小心翼翼捧着,它就不会跑。那天周末,她隔壁家和她一起长大的莫南从外地念书放假回家,非得要她陪他逛街买衣服。来到一家专卖男生服装的店铺,她和那莫南刚踏进店里,店里的工作人员就笑脸迎迎问她是否陪男朋友出来买衣服,没等她开口解释,莫南笑嘻嘻一手搭在她肩膀上,对服务员笑着问,“我女朋友漂亮吧?”

   “很漂亮。”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身后,她惊慌转过身,只见他铁青着脸和几个朋友站在店门外。她连忙推开莫南搭在肩上的手,走到他面前,正想努力开口跟他解释来着,只听他对着她一字一字到,“梁子灵,我们分手了。”

  她愣在原地,看着他绝情的背影,她始终一字不发。原来,她和他的爱情是那么得脆弱,别人的一句随意的玩笑话都能将它击得粉身碎骨。

  “我去跟他解释下吧。”莫南抱歉望着她。

  “不用了。”她勉强笑了下,半点都没怪莫南的意思,是她自己的爱情里没半点信任罢了,又怎能怪别人?

  从那天之后,他再也没来找过她,也没给发过半条信息。开始的时候,她以为他是跟她闹脾气,过两天他就会忍不住屁颠来找她。可是半个月过去了,他依旧半点信息都没有,她开始慌了,拿起外套就往他宿舍的方向跑去。

  从一开始既然认定了他,她就未想过要跟他分开,即使他又霸道不讲理。天空开始下着蒙蒙细雨,她站在他宿舍楼下,正巧遇见他的舍友上楼,叫他帮她叫他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他懒散散从楼梯口走下来,走到她跟前,冷冰冰瞧了她一眼,问:“有事吗?”

  “都半个月了,还在生气呢?”她笑着伸出冻得红通通的双手想摸他的英俊的脸颊,却被他一手用力甩开,她怔了下,双手尴尬停在空中。

  “我女朋友来了,我走了。”他从她身旁掠过,向那个比她漂亮的女生走去,走到她跟前将她拥进他温暖的宽大的怀里,一起甜蜜笑着头也不回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他对她表白时,没等她说愿意,他就那么野蛮将她扯进怀里,向全世界宣告她是他的了。他说分手时,没等她说同意,他就那么决然地拉着另一个女生在她面前越走越远。

  “夏季阳,你混蛋。”她蹲在地上,将脸埋在双膝上。这时雨越下越大,像是陪着她一起哭泣。是谁曾说过的,没有她,他的生命就毫无意义,没有她的天空,他就呼吸不了。原来,爱情尽是一片谎言啊。

   大学毕业之后,她与他再也没任何的联络。为了忘记曾经受过的伤,她独自一人踏上南方的另一座城市,从事一份外语翻译工作。闲空时,她会点开大学群,看看同学之间的互相调侃。偶尔间,她会从群里知道一些有关于他的消息。有的人说,他去了北方一座比较发达的城市发展前程去了。有的说,他毕业之后不久就跟那个漂亮的女生结婚领证了。

   站在马路旁,红绿灯不知变换了多少遍,她始终一人傻傻站在原地,远处尽是一片茫然。她以为她逃了这么多年,起码心坎上那道被他划过的伤痕会模糊些。可是,再见时伤痕裂开了,还是血淋淋的。她知道自己很没用,花光了几年的美好时光,她对他的思念越发的浓烈。

  “老同学见面,不聊聊吗?”他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语气还是那样野蛮霸道,像是她一直欠着他的。可待她缓缓转身面向他,那哭得红红的眼圈,他再也没法继续装冷漠,双手用力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对不起,伤了你那么多年。”

  大学毕业之后,为了避开与她有关的一切,他选择了离她最远的那个城市发展自己的事业。短短几年的时间,他事业发展得很大,身边也有许多优秀女人追求他。可每一次正当他想要试着与其中一位女性交往时,他脑海里尽是她温柔的笑脸,最后不得不狼狈仓皇而逃。

  一次朋友聚会,他烂醉如泥。第二天清醒之后,好朋友张静电话告诉他,“昨夜你一直哭喊着她的名字,我从她大学一位朋友那里知道她一人在南方那座城里,你去找她吧。”

  “谢谢你张静,抱歉。”他曾经拿了她当与她分手的借口,他不是不知道张静对自己的心意,可是他心里的位置很窄,只能容得下她一人。

  处理完手上工作的事情,他就从北方的城市飞往她所在那座城。通过广大的人脉,他很快知道她在哪。为了试探她的心意,他故意牵着别的女生的手出现在她跟前。看到她瞧见自己时眼中的惊喜,与看到他牵着别的女生手时的落寞与难过,他嘴角扬起了得意的笑容,心底里有了确定的答案。

  人来人往的街头,传来她最喜欢王菲的《棋子》。她望着他,笑得那么灿烂。他则扬起手整理着她前额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的发丝,笑嘻嘻道:“梁子灵,谢谢你还在原地等我。”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