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嗯,明天离职
 
 
修改时间:[2016/11/08 22:07]    阅读次数:[253]    发表者:[起缘]
 

   临了,临了,寒假结束了!

   小东北姚欣长的像韩国人,说我寒假工结束要离开的时候可以给他打电话,他请我喝酒,白的啤的可着劲随便来,因为我们都有说过那句“小子,爷看着你贼顺眼,”顺眼好啊!人是群居动物,顺眼交个朋友喽!这小子身高一米八八不止,我觉得如果这个世界的匹配系统稍微有点公平的话他极有可能和那个身高一米八五的妹子在一起,当然我这么觉得只是为了好玩,可是那个妹子却跟我那一米七五不到关系铁的要死的室友鳖孙儿在寒山寺玩偶遇,空下来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并不在意内容但总感觉十分不妥。

   技术与心态与逼格完美共存,我很荣幸可以认识一些人,三观大致相同,分担有共同的语言,金钱,女生,游戏,地理,强迫症,拖延症,奇人异事,国家大事甚至来年自己的发展方向,不管什么话题都可以填补工作之余剩下的空白!虽然认识时间不久却可以像老友般聊天很久很久,如果有可能除却其他时间,年龄相仿的我们可以带着不甘堕落的灵魂不甘平庸的信念在三十岁的时候聚上一聚。因为男人三十而立,想必到三十岁的时候该得到的差不多都得到了,而需要失去的也将永久的失去,渣都不剩,灰都不留!

   我当时铁了心说要去南京,东东说那好,我们兄弟可以一起在南京跨年,手里每人拎一只啤酒瓶黑了心一条街道没有目的的随便走,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一边看万家灯火。

   其实我是去了高淳,隔天才转的南京城,于是,我就以一句“一个人的流浪,不需要同伴,不需要目的”这样看似潇洒的理由搪塞他,恰巧的是他翻过手机发现从他那边到南京没有票了。

   大年三十夜里感冒鼻血狂流不止,极惨。尽然扯淡的以为自己会死掉。那天给给她打了14通未接来电,还好她没接,不然的话嘴拙的我是不知道要说什么的,至少在她面前是这样。

  还好我们都有成长,只有杨林贵呆家里胡乱折腾,一会说要学linux。一会儿又说死命的天天画东西,只是看似疯狂我们却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也就由他去了……

   在一个app上认识一个交警,挺仗义,资金匮乏的时候讨厌麻烦熟人就找她借了小几百块钱,有时候特殊的事情找特殊的陌生人还挺管用,真是不妄我八号床板的舍友对她一口一个神仙姐姐亲热的乱喊。

   每天只要上班都有小100多的进账,代价是付出相应的劳动和以小时为单位的计算,于是每天都有人讨论这个,可能是我逆反心理超强,以理智最有效益的方式抽取时间休息,并做其他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情,自然而然的想起《肖申克的救赎》里面那可以重击心灵关于定义什么是体制化的台词,会遇到很多的人,没必要话别,但可以怀念所有你所参与的记忆。

   就像你每到一个地方总会*惯性的喜欢上楼下的某间小饭馆,你很喜欢经常去那里吃饭,当你要离开的时候你信誓旦旦理所当然的认为你以后还会回来这件小餐馆吃饭,然而事实是你不会再回去了!

   人与人的邂逅充满了神奇,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我想我肯定会经常想起某人黑色的瞳孔,我看过那么多风景,只有你最别致,此番旅程就像是专门为遇见你而去,

  再见!

  嗯,明天离职。

  2016 。 2。 23

  ……………………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