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种在阳台上的庄稼
 
 
修改时间:[2016/06/28 22:07]    阅读次数:[295]    发表者:[起缘]
 

  父亲去世后,母亲固执地守在老家。没多久,老家修水库要搬迁,趁机动员母亲搬到县城。离开生活劳作几十年的土地,母亲整天魂不守舍,絮絮叨叨念想起熟稔的老邻居、老宅院,门口的粗壮的老槐树那口清冽的老井。做儿子的很理解母亲故土难离、血脉难断的苦衷,便任着她的性子哄着她高兴,但我能感觉到,母亲脸上的笑好像是在敷衍我们,是怕我们为她分心太多而过意不去。

  芒种过后,下了几场透雨,空气里沁润着麦香和泥土的气息。母亲唠叨,这个时候该去地里割了麦子,就该点棒子、种棉花……听着母亲自言自语,突然,脑海里闪出一个念头,她一辈子都和田地打交道,找块地给她种些庄稼或许能排遣乡愁?城市里寸土寸金,到处都被混凝土浇筑的严实紧密,去哪里寻得一方土地?目光转移到了阳台,能种花草就能养庄稼,把自家的阳台改造成自留地!说服了妻子后把这个主意给母亲一说,她老眼里竟闪出亮光,好是好,就是把好地方糟蹋了。

  周末,市场租了一个皮卡车,找到老家老宅基的位置,挖了半车土,分十次运上五楼,找木匠师傅做了五个扁平的箱子。母亲一脸庄重,瞅着这些黑黄的土,贪婪地闻着熟悉的气息,好像年轻了十多岁,把土坷垃一个一个捏碎,挑出细小石头和杂质,用手亲切地摩挲抚平,就像儿时母亲轻抚我睡觉的节拍一样……

  母亲买来各式各样的种子,点种了五棵玉米,五株棉花,二十棵谷子,七棵绿豆,两株高粱,还有四棵菜豆角。几天后,嫩芽拱出了土,母亲像侍弄婴儿一样松土,间苗,或是轻轻的洒水。母亲细数的芒种、小暑、大暑、秋分节气农事,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妻子女儿听得入迷。我心里想,这下孩子不会认错韭菜和谷子苗了,也会理解吃的白面杂粮不是从超市长的,而是土地里长出来的。这也算意外的收获!自此以后,母亲的生活充实了很多,照看绿色的庄稼成了她每天早晚的必修课,偶尔夜里起来母亲也会到阳台上瞅着她的庄稼……

  有了庄稼,便有了停泊乡愁的港湾。母亲有时回忆起儿时下地的情景,她说那时我总是偷懒,整个半天锄不了一垄地,还经常拿着书在地头树荫里读……初中高中的学费生活费、家里日常开销都要从这土地里刨出来,每年都盼着庄稼丰收呢……渐渐的,我仿佛看见母亲佝偻着腰在长长的地里收秋割麦,在播种锄地,在为子女撑起一个温暖的家……母亲老了,就让她和阳台上的庄稼一起终老吧!阳台上庄稼成熟的日子,那时候,屋子里一定到处是成熟的玉米香气,雪白的棉花,清凌凌的豆角,还有母亲的记忆、味道和希望,她的笑脸一定更舒展、更开心……

 
 
 
下一页:散步遐思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