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那时,那些融入生命的感激
 
 
修改时间:[2016/01/13 23:07]    阅读次数:[340]    发表者:[起缘]
 

  在我的生命旅程中,我要感激这两位慈善的老人!

  奶奶不是爷爷的原配,也就是说子女会比较多,关系也比较复杂,兄妹五个只有我爸爸和叔叔是同父同母的,但是在爷爷奶奶眼里,孩子们、孙子们都是一样的平等,“手心手背都是肉”。

  自有记忆起,爷爷奶奶就是自己另起炉灶的,到后来慢慢上了年纪,也不顾我们苦口婆心的相劝——跟孩子们住到一起,“我们还能动,就自己动手,你们么子家伙(什么东西)都给我们准备好了,么子家伙都不缺,这样挺好的。”每次爷爷奶奶总会这样回答。

  儿时我们四个(还有四个比我们大很多,不跟我们玩,说我们“小屁孩”)总喜欢有事无事去爷爷奶奶家串门,那时候不懂事,诱惑我们的是奶奶每次拿出来的不一样的零食,奶奶把零食放在一个瓷器罐子里,每次我们一去,她总会笑呵呵地打开拿出来给我们分享,然后在她无声的世界里忙这忙那——扫地,洗衣服,拖地、洗碗、做饭。

  男孩子的游戏有时候比较冒险,我不会参与。我总会跟在奶奶身后,当奶奶的下手,每每此时,奶奶总会一边忙活一边跟我聊天,我的回应其实一般都是点点头,或者微笑一下来,因为奶奶耳朵听得不是很清楚。奶奶做事情很细心很认真,爷爷穿多年的白色背心依旧跟新的一样,家里的家具虽是老式的,都是擦得亮亮的,屋子收拾的井井有条。奶奶照顾爷爷那是个特别的周到,什么点吃饭,什么点干什么心里明镜似的,奶奶是典型主内的。

  爷爷典型是主外的,虽然没有很重的活,但是外面大小的事情爷爷都不要奶奶插手,爷爷依山开辟了一个自己的小菜园,那里面一年四季长青着,各个季节的菜总能在那相应的时令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记忆中我特别喜欢吃爷爷种的韭菜,总觉得那韭菜地一年四季都是绿的,割了一茬又长一茬,由浅黄慢慢变成深绿,再到墨绿,再到长仁,只有花是白色的。爷爷说韭菜割了以后要用沙子压埋,才会长势好,直到现在我也没有验证过,只是相信这是真理,要不也没有那些年的韭菜飘香。屋旁还有爷爷亲手种的桃树、橘子树,柑橘树,记得前年回家还尝到了那地道的柑橘呢。屋后公路边还有不是花坛却胜似花坛的花坛,里面有蝴蝶花、凤仙花、鸡冠花、菊花、喇叭花、月季花等,都是些很平常的花种,如果没有记错那是爷爷和我们几个小屁孩一起开辟的,我还记得那时语文老师还教我们学过老舍先生的《养花》一文呢!这些真算不上名花的花至今一直开花飘香在我的记忆里,让我觉得它们是世界上最美最香花期最长的花!

  不仅爷爷的花开在我们的记忆里,爷爷对我们的教诲一样刻入了心灵深处的心墙上。

  打小我们就喜欢听爷爷给我们讲故事,爷爷喜欢笑,给我们讲故事的时候总是面带微笑的,那场面至今记忆犹新——爷爷坐在沙发中间,左右边一边一个,对面两个,我喜欢坐在爷爷对面,因为讲到高潮的时候,我能更快接收到快乐的信号,爷爷讲的故事,有关于战争的,也有神话,还有鬼故事,但是更多的是做人的小故事,有时候也给我们念《三字经》,讲完以后会要我们讲讲你受到了什么启发。爷爷在城市上班呆过,见识也多。他上过学堂,有一手漂亮的字,那时我们家的对联都是爷爷亲手写的,领取分发对联是我每年必做的,我也因此有眼福目睹一幅幅满载祝福的对联的完成。

  在爷爷面前是千万不能撒谎的哦,“要做一个诚实的孩子”这是爷爷经常对我们说的。“小来偷针,大来偷金”,爷爷告诫我们不能做小偷小摸的事情,小到别人园子里果子也不能摘。“要good good stay, day day up ,听老师的话。”这是每次开学前爷爷给我们红包的时候喜欢说的。“有么子关系,何海(哪里)跌倒何海(哪里)爬起”,考试不理想的时候总能听到这样的鼓励……

  永不止这些,在处理家庭关系上,在对待晚辈的问题上,爷爷总有他自己的原则,严中有慈祥,总能顾全大局,一碗水端平。

  笑着,乐着这样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那年我读高二,赶上紧张的会考复*,班主任只准了我一天的假,只有出殡那天我到了,妈妈告诉我爷爷在走的时候还一直在默念我的名字,不过是微笑着走的,妈妈还说爷爷病重的那段日子,都没有告诉我,怕耽误我的学*……飘洒的细雨混着我的眼泪,心空空的痛,伴随遗憾。

  记忆中总有一些瞬间会定格成永恒!

  桃树,奶奶,柱杖,目送。

  “在外好好工作,有时间长回家看看你爸爸妈妈,他们也很想你的。”这是产假即将结束、我即将返程时奶奶说的。没想到竟成了永远也没有的一别。

  那段时间正赶上忙,妈妈来电话告诉我消息的时候,我怔了半天,寒假回家看奶奶的心愿只能是梦里了,我哽咽着和妈妈聊了快半个小时;妈妈说到了奶奶很多我不知道的在处理婆媳关系方面的做法,奶奶宽容、慈祥、处处为他人着想,泪眼朦胧中那棵桃树、那渐渐远逝的柱着拐杖佝偻的身影,清晰了模糊,模糊了清晰……

   …………。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小屋旁的橘树一定挂满了金黄的桔子,那花坛的花虽败犹开,屋前的那棵桃树依旧风中雨中阳光中,只是那熟悉的慈祥的面孔只能在记忆中了。

   那时,那些融入生命的感激!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