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车站
 
 
修改时间:[2016/01/05 20:07]    阅读次数:[449]    发表者:[起缘]
 

  时值寒冬,站台外已经飘起了大雪,远方白茫茫一片,风雪在任意呼啸。尽管候车的人们个个裹得严实,但置身在凛冽的寒风中依然有些许焦灼不安。岛村手夹着一根还未灭的香烟坐在长椅上,低头不语,也偶尔转过头望向远方,似乎自己已经坐上了开往南方的火车,他的眼神越发迷糊,直到旁边的人跟他打起招呼,他才慢慢缓过神来。

  “先生,您能帮我看看我是在这儿等车吗?”一位穿着朴素的夫人上前伸出一张车票向他询问。

  “是这没错,您看我也是这趟车呢”说完岛村拿出自己的车票,告诉夫人该如何找到座位,道谢之后夫人在离他大概二十公分的地方坐下来,岛村看得出她的心思已经到达了想去的地方。

  在遥远的山巅上空,还淡淡的留着晚霞的余晖,天色渐渐暗淡,山野那平凡的姿态显得更加平凡。由于什么东西都不十分惹人注目,他内心反而隐隐存在着一股巨大的感情激流。这自然是由于脑海中那个姑娘的脸开始清晰起来的缘故。但又慢慢变得扑朔迷离,似乎是错觉。

  背后的一列车飞快的驶过激起一阵风,他冷的哆嗦一下,不自觉的拢了拢衣服,这下连手里的烟都熄灭了。出于无聊岛村便向旁边的夫人说起话。

  “您是哪里人呢”

  “我老家是在南方,听说家里也开始下起了雪,不过没有这里这么大”

  夫人的国语难得的还算标准,年纪大概在四十左右。

  “先生看起来不像是这儿的人”

  “是的呢,我来这儿出差”

  “那这次是要回家了吧”

  他开始自言自语,家里是不是也下起了雪。岛村自己也说不出这是要去哪,只是想着答应着便应该要去,那是几天前的事了。

  一周前,岛村在办公室里接到一条短信。

  “有时间回来一趟吧,很久以前说好的,地址你应该知道”

  他看着这个并不陌生的号码,眼中一刹那闪过一丝诧异,断了七年的联系往事就仿佛昨日

  “今晚要不要去喝一杯”同事刘先生招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好啊,去哪呢,还是老地方吧”他收回思绪,认真的跟同事聊着下班后的安排。

  讨论完后,还沉浸在谈论中的刘先生转过身继续着工作,仿佛想赶快结束眼前的事提前下班。岛村转身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晚上不用等我了,先吃饭吧,还有,当心感冒”。电话那头妻子答应着,除了让他注意身体,便不再多说。

  他纠结着要不要回点什么信息过去,然而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发呆着凝望着不停活动的左手食指,因为只有这个食指,才能使他清楚地感受到那个相约见面的女人,奇怪的是越是急于把她清楚的回忆起,印象就越模糊。在这扑朔迷离的记忆中,也只有这手指所留下的感触,把他带到远方的女人身边。

  当他还在想起的时候,时间似乎就这么过了一个下午。

  “走过去吧不远,晚上开不了车呢”。出门就看到刘先生在等他。

  岛村点点头,一起朝酒吧走去。

  他们聊起了酒吧的新人与酒,刘先生喝多了,一直夸赞着调酒师。岛村无聊的点了支烟,他想着想着不由得把食指凑到鼻子闻了闻,说不清是烟味,酒味或是其他,只是那一阵感觉,他如今都不能忘记,酒吧的气氛倒不像以往的舒适自由,反而是某种东西使岛村感到不安,于是在喝完最后一杯酒的时候,他还是回了短信:等我。

  七年的时间,足够把人全身的细胞全部更换一遍,要说还有介意的话,那便是回忆了。

  天色开始昏暗下来,白雪成了这夜的底色,遥远的山巅此时消融在白茫茫中只冒出了一个个黑点,岛村心里那股激流似乎被眼前的幻象带走,于是只呢喃一句,不过是徒劳。

  他在这谈话的空当点了支烟,大概是觉察到了夫人的不适,转手又把它给熄灭。

  “今天似乎是晚点了呢”

  “先生不等了吗?”

  “我的车已经到了”

  说着岛村已经起身,转向夫人行礼,然后轻快地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没多久,夜空中传来一阵汽笛声,穿过茫茫白雪,列车在站台前停了下来。

 
 
 
下一页:新创儿歌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