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几经忧伤,俘虏幸福。
 
 
修改时间:[2015/10/11 23:07]    阅读次数:[245]    发表者:[起缘]
 

  引言:又到了一年冬天,我捧着一本书,靠着韩子俊坐在操场的草地上,让风吹着我的发梢,阳光夹着温暖,正大片大片地倾泻下来,空气中弥漫着浅浅的温度。光秃树的剩余叶子反射出的光并不刺眼,偶然看见青春小人头上的白发已生出一段。我四处张望,脑海里本来斑驳的印记此刻很清晰。

  【一】年少几经忧伤,但愿阳光依旧

  我跑过长长的街,转进胡同,冷空气刮着我的鼻膜、双颊和耳朵。跑过爆玉米花的小摊,跑过考红薯的炉子,跑过油条店,跑过坐在胡同口呆望的老奶奶,跑过拖着鼻涕的臃肿小孩,一直跑到小学校门口前才停下来。双手撑住腿,弯着腰喘气,然后,停直了身子,大步走向教学楼,楼梯上了二楼的一(3)班。这就是小学时的我,纵然是一个人也多么活力。

  我在想我应该不会忘记初二的那天,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再想起那天所听到的,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罢了。那一天,我们提前放学,我想快点回来做家务,在门口清晰听见母亲对着父亲喊“青语不过是我们捡来的野孩子。”在门外挣扎,还是流着泪推开了门。

  之前有过怀疑,却一直告诉自己是错觉,现在那些欺骗自己的理由瓦解了,快乐渐渐沉没,沉没于现实的洪流中,一去不复返。虽然我还是假装和没听到一般,母亲对我去越来越不好,我每天感很重的活,每日疲惫不堪,弟弟一哭挨骂挨打,真的觉得难过,心始隐隐作痛,拿食物想原来我在他们里那么无关痛痒。我曾幻想有一天我的亲生父母会来找我,他们有一个跨国的企业,我过着公主般的生活慢慢长大。

  可每次幻想到这的时候,母亲总会使劲敲打我的头。“又在想什么,你的亲生父母住在农村,连他们都养活不起,还养活你,做梦吧,啊!”说这话的时候,妈妈脸上的表情是多么得意。

  上课看着书会忽然走神,写下的文字连自己也不知道在表达什么,老师所问得问题,也不知所云。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认真,或许,只有自己才能对自己好了。

  那年我上完初三,母亲执意不再让我念下去,我祈求她,可她坚决的眼神让我却步了,我知道我只是她的一个养女。

  她一把推开我,“女孩子上学干什么,只会越懂心眼越多,你还是在家干活了,等工作几年,给你找个婆家,把你嫁了。”,我跪在地上哭着摇着她的手。

  “高中就让她上吧!”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的身后。

  “她弟弟也要上学了,让她上到初中毕业已经算好了。”母亲板着脸。

  “你不用多说了,我决定让她上了。”父亲摸了摸我的头,家里还是父亲做主。

  我感激的看着父亲,这个一直很默默辛劳的男人,这个家只有他对我好,我发誓要好好学习,将来有好的工作报答他。

  【二】让我遇见你,生命里的路人甲

  第一次看见叶潇杰,是在高一新生入学时,当时学校用十几张大红纸贴在墙上,上面有新生名单和班级。因为人很多,我只能坐在花坛边,等人少些了再去。只见他满头大汗从人群中挤出来,白色的衬衣上印上了黄黄的汗渍。他径直朝花坛这里走来,坐在大约隔了三个人的地方。

  “有纸巾吗?”他冲我笑了一下,还做了一个擦汗的动作。是个很干净的男生,我从书包里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他。

  “谢谢!”,我笑笑,没有做声。

  “你是哪个班的?”,我摇摇头。

  “那我帮你看看吧,你把名字告诉我。”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已经拿上我的通知书直奔门口了。大约过了十分钟,他才从人群中挤出来,依旧是满头大汗。

  “原来咱们是一个班的,我已经知道你的名字,我叫叶潇杰,很高兴认识你。”,我涨红的脸上挤出一丝尴尬的笑,那一年秋天,属于青春的悸动开始躁动不安,所以,我每次都回避这个让我心生涟漪的男生。

  高一上学期的一次省级征文比赛,记得是半命题作文:我最想要——,感觉写的特别细腻真实,心深深被文字触动,我想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结缘文字,稿子浸满泪水,不得不重抄一份,意料之外,居然得了第一名,上报纸了,老师红着眼睛在班里读的时候,同学们都在哭,我又一次知道了,眼泪的味道咸咸的。

  下课后叶潇杰走近我的桌旁,“你的文章真感人,其实我注意你很久了,你总是自己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发呆,很平静,那么波澜不惊”。

  我冲他笑笑,“也许吧,我就是这样一个人。”说完我从座位上走出来,向教室外走去。在我心里,这个男生长的很阳光、很富有精神,他是篮球队的,很像漫画里的人物。

  从那以后经常会遇到他,回避不了的那种。我每次只是冲他笑笑,他回我的是一个灿烂的微笑,那笑真的很暖,很暖,一点也不虚伪,反而让我觉得自己矫情。

  也许是花季里该有的心动吧,我总在他冲我笑之后,脸红红的。

  某一天自习课,我正钻在书堆里冥思苦想,“青语,帮我把这封信给沈琳好吗?”,“哦”好像并不知道叶潇杰说了什么。

  “信?给沈琳的?”我猛然醒过神,看到那封信纹丝不动的放在我的桌子上,这是我看到的第一封信,却是要我转交给别人的,同桌沈琳从厕所回来凑过来,“不会是情书吧,谁写的啊,哪个帅哥啊?”

  “是个帅哥,信是叶潇杰要我转交给你的!“我还是在笑的,可是心里突然万分压抑,透不过气,沈琳是我的同桌兼最好的朋友,她长得很漂亮,喜欢说一些八卦的问题给我听,是那种很开朗讨喜的姑娘,她接过后就撕开信,隽秀的字体印入我的眼帘,我转开头前看到几个让我心酸的字:我喜欢你。我想笑的,对于我这样生活在孤独黑暗中,每天伪装着微笑的人,应该有感情吗?但此刻我的心是那么疼。也许这也算得上失恋,我知道和叶潇杰疏远了,并长期疏远了。真是一个很俗气的场景,依故事的发展,叶潇杰和沈琳这两个男女主人公应该或者说一定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吧。而我只是眼睁睁看着他从我世界里的某一处一点一点地变浅,变淡,最后变成一个模糊的轮廓,夭折了我一个人的初恋遥想。

  【三】风会记得一束花的香

  高中三年我很用功的读书,上课基本没开小差,总是作完两份兼职后,我慢慢爬到桌子上写作业,往往就到了深夜,早晨五六点还要早早起床帮学校食堂做早饭。但我没有怨言,能不能上学就靠我自己了很幸运我考上了z市的重点大学,并且是全校第一名。

  这年夏天,我拿着自己的积蓄从家里逃出来,坐车到z市打工,开学时,我拿上行李住进了宿舍,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记忆里那破败的院落,花盆里的花也耷拉着脑袋,毫无生气可言,唯一值得我留恋的就是我家的黑猫,我走之前,它蜷在墙角,用哀怨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在说不要离开。

  我知道由于我安静的性格,总是放学后坐在学校操场的篮球架上,看着夕阳渐渐落下。才会在以前班里没几个朋友。大学里我依然保留着看夕阳的习惯,我总是在太阳落山时爬到寝室顶楼的天台上,就那么静静的呆着,因为那刻我才能享受到太阳柔软的抚摸,没有威力。除此之外我想改变自己,因此其余时间,我都在努力的让自己活泼开朗起来,参加了很多社团活动,在学生会里当了小小的一个部长,还被任为班里的团支书。我只希望这样的生活可以继续下去,没有波澜,但生活还是没有想象中如意,三个室友很不喜欢我,兴许是我要做兼职,和她们一起的时间少,很多委屈无从述说。所以我喜欢上文字,深夜里,在本子上倾述,冷风通过窗子吹进来,我把衣服使劲往上拽。写的小说、散文之类足够的稿费让我轻松起来,没几个月我就寄回家一笔钱,我说过要报答父亲,即使我是逃出来的。

  大一的时候,有一个男生追我,高高瘦瘦的,是个有钱家的少爷,我笑着说了一句:明年这个时候如果你还是单身并且还喜欢我,我就同意。

  大二的某一天,苏晓彤和白芷是我大学里的好友,难得来我寝室,在窗前我们一起聊聊天,她们忽然抓了我的手:“青语,青语,你看。”

  “干什么呀,不是说要淑女的?还大呼小叫的,有什么好看的。”我漫不经心向窗外看去。

  一束火红的玫瑰放在一个精致的花篮里从宿舍楼上方缓缓垂下,花篮里两个气球飘着两条粉红丝带,丝带上分别写着两行字:三百多日夜的思念,倒映着你冰清玉洁的容颜:一年之久的等待,铭刻着我天荒地老的誓言。

  花篮里插着一张卡片:青语,祝贺你乔迁新居,因为今天起你将搬进我的心房,一年的约定,你可以正式入住了,欢迎你,青语,记得天天回家,因为我的心一天都不能没有主人——一直爱你的韩子俊。卡片下方放着一个大红色的饰品盒,我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白金项链,陪着一把一把钥匙造型的玉坠。

  就这样,我答应了,跑下楼,子俊楼我在怀。我开始了人生中这二次正的的初恋。

  也许我对于子俊的意义可以是,我的存在,抹掉了他许多和空虚有关的坏习惯。而子俊给予我的是一个再次拥有家的机会,柔软了我的偏执。

  他不再在上课玩手机,认真学习每一门课程,我们一起互相检查,一起过英语六级,过计算机三级,成为预备党员,考研,成立属于我们的公司……我们会去看一场电影,游玩,做一些浪漫的事,他是一个幽默的人,总让我很快乐。这样平静中的充实感,让我们有更好的明天。在一起时,聊到家庭,我坦诚了我的成长。

  今年,大三暑假某一天,子俊硬是说要到我成长的地方看看,坐上火车,7个小时后我们到了我老家的小镇,这个地方从我生命里消失了将近三年。我路过或者特意走到旧家的路口,家还是和以前一样在一个很安静的小街上,那一带全是平房,是某个老人单位的家属院,现在已出租出去,房主换了一个又一个,都没有常住的。;我们家住在最后一个胡同里,前面有一颗大槐树,很小时候夏天我经常抱着母亲做的布娃娃坐在树下唱歌,唱着唱着我就睡着了。忽然很想哭,想去看看,父亲、母亲、弟弟,甚至是那只黑猫。

  子俊习惯性轻轻温柔地对我笑,却是在警告我不许不开心。

  我狠狠瞪着他,“谁说我不开心了,我这是高兴。你再捏我的鼻子,我翻脸啦!”。

  我看着他假装生气的脸,伤感一散而光。忽然一股暖暖的东西漫过我的心底,记忆里的委屈的天空被漂成了澄澈的白色,我走到门前,门半掩着,我轻轻推开门,看到一只黑色大猫卧在院子中,懒洋洋的,听到门口有动静,机警的竖起耳朵,猛地一回头看向我。

  我打了个趔趄,退到了门口,那小小的黑猫这么肥大了。没等主人出来,它就急忙兴奋地扯着我的长裙,尾巴一摇一摇的,它竟然记得我,我轻轻摸着它的毛,“黑子,我回来看你了”。

  “怎么了,黑子?”一个声音从里屋传来,是母亲。

  “谁啊……”母亲忽然定在那,“青语?是你啊,你终于舍得回来了,你这天杀的,不知道妈妈有多想你吗?”;,然后母亲紧紧地抱住我,“我错了,对不起,妈妈!”我突然意识到母亲也是这么深切地爱着我。

  一个人影走出来,耳朵里塞着耳机,摇头晃脑的哼着歌,那是光良的歌,那么忧伤的歌他却唱的很快乐。是弟弟。他惊讶地看着我,说不出一句话。停顿了很久才哽咽着说“姐,你终于找到回家的路了,欢迎回家。”。

  子俊忽然从我身后钻出来,走到母亲面前。“阿姨,您好,我是青语的男朋友子俊,您可以叫我子俊。”他高兴地牵着我的手微笑着。

  “你这死丫头终于知道回来了,在外面吃到苦了吧,你看,都瘦了。”父亲也出来了。我抬头看着父亲,还是那么严肃,阳光在他脸上皱纹多了,终于忍不住哭了:“爸,我想您了,一直想你们。”

  阳光一直在照着我,我眯着眼看着太阳,回校的路上,我告诉自己,阳光一定会在每一个季节遇见我,我以后会幸福的,一定,然后看向子俊,子俊回我一个微笑,轻声说着,加油。

  结语:青春在路上,为生存不得已,为自我的证明。左眼看尽辛酸,我必须坚强地保护自己;右眼俘虏幸福,那些困境已化作我的坚定。我在用心灵呼唤,是我生命的远行,行走在阳光铺成地毯上的流光岁月,只为温暖我的人和璀璨生命的是是非非。

 
 
 
下一页:丽丽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