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心事随笔
 
 
修改时间:[2015/09/15 09:07]    阅读次数:[333]    发表者:[起缘]
 

   慢慢地,岁月总是前行到此,该来的就像是暴风雨一样,急急然不可摧。阳光猛烈得让人不敢入视,叶也没有像往常那般飘落,依然是在书中过着清贫的生活,似乎这早已在梦中注定好,只是时机一到,便会像电影一样如约上档,让你大跌眼镜,又或者让你欲哭无泪。

   2015年的暑假的生活依然像之前一样,似乎稿子就是我的唯一,也貌似只有文字才能让自己肆无忌惮的活在另一个精神世界之中。现实中太多的禁锢,精神世界便会过分的放纵自己的思绪,很少会去写自己内心的生活,许是自叙散文看多了,不经之间受到了影响,散文是一种文学最高的营养餐点,两三本经典散文,往往胜过千篇经典故事。

   6月,与好友心血来潮玩起了电台,也算重操旧业,尽管一路下来花费无数自己的时间,但总算是爱上了一份兴趣,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偶尔写写文字,审核别人的文章,认识越来越多的签约作家,闲得无聊投投稿,尽管投出的稿子石沉大海,正如葛老师说的,“我认识的朋友中,比如苏童,他的家里藏着几百万字的废稿”,一些东西,想做就做,尽管结果不如人意,但至少内心能得到满满的安慰。

   7月,写了构想中的五分之一的小说便再也写不下去,有人说那跟我自己的经历太像了,有些东西,尽管深有体会,却再也写不出,也不知道何来的冲动,竟然也不自量力的写起与自己无缘的东西。看了席慕蓉的散文集,看到了一个民族女子在异国他乡重拾自己失去的故国情思是多么的辛苦,文化的力量往往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在人生中应该经历的文化渲染如果失去了,便再也找不回来,无论你以后有多么富裕的财富、多么羡人的权力。席慕蓉是一个失去本该属于她的童年的美好文化记忆的人,身上流淌着蒙古族贵族的血统,却早已忘记、也记不起属于本民族的语言,换之而来的却是一口流利的英语、法语、闽南语,也算是不幸。自己笔下的散文,多半是受了她的影响,从不敢我手写我口到自然而然的流露,这也在她的文章中可以看到,多半是看到了她的文化不幸,便也想更加珍惜自己内心的所想。

   8月,写完了很多的稿子,多半是随心而做,妄妄不是刻意为之,许是如此,小说断然是不属于我染指的,心的冲动往往只是一时,断不可刻意为之。不是喜欢单纯追求稿件的字数,看起来太虚,跟别人说过,玩电台只是兴趣所发,稿件当然也是随心,不想再受到更多的束缚,好好玩,好好开心就够了,节目5分钟也行,10分钟也可以,20分钟也不错,何必在乎形式上的字数的禁锢。

   9月,开始做着属于自己的简历,也终于像电视里的毕业生一样满大街的投简历,曾经觉得那种场面应该不会属于我,没想到却也是纷至沓来。开始听着一些别人老师的讲课,学学心里想要学的东西,看看几本充电的书,做做电台,去几个想去但是没去的地方,就像独木舟在自己的书中描绘着自己的旅行日记,西藏——新疆——内蒙——蒙古——尼泊尔——不丹——缅甸——泰国,多么完美的旅游路线,在叛逆女独木舟的眼中,感受这些情感圣地也确实能够带给自己极大的情感冲突,也让书前的我无时无刻的感受着。

   久违的坐在电脑前写着了,现实太多的东西让自己只能在电脑前做着不是喜欢的事情,偶尔给自己一个兴趣的满足,也是很幸福的。

   ——2015年9月 小雨

 
 
 
上一页:我的泪
下一页:心吟,佛渡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