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花开季节月正浓
 
 
修改时间:[2015/08/19 10:07]    阅读次数:[413]    发表者:[起缘]
 

   遇见你,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壹:求救

   那一日,他来找我。

   彼时两岸的曼珠沙华正开得妖艳,忘川河水也愈流愈急。我在奈何桥上一遍遍拨弄着琴弦,声音凄凄惨惨,惹得周边连那些一贯凶神恶煞的恶鬼也仿佛想起了生前的伤心事,一个个都忍不住抽泣。

   那人在我的凄音之下,却是一脸平静地走近了我。白衣墨发,面如冠玉,目光如那一池死水,波澜不惊。

   他怀里抱着一个犹如死尸般的女子,同样是白衣墨发,却生得奇丑无比。左脸血肉模糊,已经完全腐烂,看一眼就令人作呕。

   “我来找你,帮我救她。她开口,声音冰冷,如同他人一般。我瞥了他一眼,继续低头拨弄着我的古琴:“本座是冥界之主,可不是凡间救死扶伤的大夫,陌上帝君可明白?”

   “她是你姐姐。”他继续陈述,声音比刚才更加冰冷。我拨弄琴弦的双手微微一愣,起身便冲他吼:“她不是,我姐早就死了,死在了你的无情之下。”

   千年过去,他仍旧一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淡然道:“救还是不救?”我最讨厌他明明很在乎却偏要装作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虚伪至极。

   “她不过就是我姐的一个转世罢了,终究不是她。”我丢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去,至于他,我懒得去管。

  贰:姐姐

   我姐姐,花月浓,一株千年桃花。

   其实我与她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甚至比她早了七百年岁都不止,只是她曾救过我一命,我心存感激便唤她一声姐姐。

   那时候,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鬼。无意间知道了黑白无常的秘密,他们扬言要将我打得魂飞魄散。我求他们,求他们放过我,我发誓绝对不会将他们的秘密说出去,可是他们根本不信,执意要杀我灭口。

  当我被他们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时候,姐姐救了我。她幻化成阎王的样子,吓跑了黑白无常。

  “没事了。”

  她缓步走来,样貌渐渐变换。

  一袭白衣,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三千青丝垂于脑后,额前一点朱红映得面若桃花,双眸清澈见底,不见一丝杂念。

   我就那样目不转睛得望着她,甚至忘了身体上的伤。

   她伸出一只雪白的手,慢慢展开,躺在她掌心的是一颗棕色丹药:“吃了它,就不会痛了。”

   我接过丹药,一口吞下。不一会儿,原本那些血迹斑斑的伤痕瞬间消失不见,全身舒爽,精神抖擞。我站起身来,胡乱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说:“谢谢!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她先是微微一愣,继而又朝我笑笑,算是应允了。她望着远处的忘川河,问道:“帮姐姐取一碗忘川水,可好?”

   “姐姐要干什么?”我有些奇怪,看着她的侧脸,虽是如花的脸蛋,眉间却萦绕着一抹忧伤与悲寂。她转过身来,看着我,粉唇轻动:“一口忘川,忘尽一世情缘。”

   “他负了你?”痴情总被无情伤,这些年我也见过不少,忘了也好。她点点头,说:“我是株千年桃花,他给我取了个极好极好的名字,花月浓。”

  叁:往事

   花月浓,这是一个六界上上下下都知道的名字。

   这并不是因为她本身多么优秀,而是因为,她是天界陌上帝君的帝妃娘娘。

   千年前,陌上帝君亲手将一株从人间带回来的小树苗种在瑶池旁。并给她取名为花月浓——花开季节月正浓,寓意美好。这还不够,接着又承诺千年之后若修成正果,他必会娶她为妻。

   当时这件事轰动六界,从来都是冷漠无情的陌上帝君,从来都不喜美色的陌上帝君,在那日突然宣布要娶一株桃花为妻,闹得六界无人不知她花月浓的名字。

   而千年后,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轻描淡写地告诉我,她叫花月浓。

   于是做为一个打小在冥界默默无闻的小鬼的我,在听到她名字的瞬间,被惊得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她看着我满脸惊讶的表情笑得无声,继续道:“其实在他将我带回天界之前,我与他就已经有过一段情缘了,只是后来我死了,他便将我的魂魄留在那颗小桃树里面,吸收了瑶池千年之久的灵气,这才让我修炼成仙,得以重生。”

   重生之后,陌上帝君如约娶了她。

   可是他对她的态度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对她冷漠如霜,毫不关心。

   她刚开始也没多在意,只当千年未见有些疏离罢了。

   于是,从不会做饭的她开始跟着婢女在厨房里捣鼓,只为给心爱之人亲手做一顿可口的饭菜;从不懂得打扮的她开始在梳妆台前学着涂涂抹抹,只为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他面前;从不………

   “可是……那个曾经承诺会爱我一生一世的男人再也没有对我笑过,再也没有牵过我的手,再也没有吻过我,甚至不承认我是他的妻子……”说到这里她已经泪流满面。

   我见她如此,心头猛地一疼,忍不住伸手替她擦了擦眼泪:“姐姐,你有没有问过他为什么?”

   “当然问过,可是,他给我的答案却是另一个女子怀上了他的孩子的消息。”她的语气很平淡,但我知道,此时她的心里一定非常难受。

   “姐姐……”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她抬着袖子擦眼泪,好像一个委屈了许久的孩子,然后渐渐恢复了平静:“你去吧!”

   不知怎的,眼中有些酸楚,我长叹一声,一个飞跃便去了远处的忘川河。

  肆:忘情

   “陌上,今生已成定局,无可更改,倘若有来生,你可愿为我折枝白梅花,看一场雪落下?”

   她望着岸边的曼珠沙华,喃喃自语。

   前世今生,几多轮回,饮下一口忘川,红尘俗世,皆过眼云烟。

   从此,她不恋尘世浮华,不写红尘纷扰,不叹世道苍凉,不惹情丝哀怨,闲看花开,静待花落。

   饮下忘川,她便昏睡了七日七夜,醒来时,已是七日之后的一个清晨。

   “姐姐你终于醒了!”见她安好,我也就放心了。

   她半躺于锦床,扶着头:“我这是在哪儿?”

   “冥界。”我看了看四周,心里有些苦涩,接着说:“这里是我的房间。”

   “你……”

   她大概也知道了,一个小鬼怎能住这般奢华的房间?我是冥界之主,一个打小被藏在众多小鬼之中的冥尊,一个不再有自由的冥尊。

   “姐姐今后有什么打算?”我刻意转移话题,表示不想多谈。

   此时的她完全没有当初的悲寂,叹了叹气便是一脸的笑容:“繁华尽处,寻一无人山谷,建一木制小屋,铺一青石小路,日落而息,日出而作。”

   看到她不再为情所困,我也终是放心了。

   她在冥界没住几日便走了。

   而身为冥尊的我只能永生永世留这在冥界,打理一切事物,再也不会有当初还是个小鬼时的自由。

  伍:忘尽

   之后六界又闹出了比千年前更为轰动的事情。

   花月浓被陌上帝君抽去仙骨,贬为凡人,生生死死受着轮回转世之苦。

   千年前,花月浓风光无限,而千年后,她则凄惨无比。

   忘川河畔,一抹幽魂一抹黑影。

   “姐姐,你到底对他的爱有多深?”这么多年来,我从未见过谁喝了忘川水却还能记起往事。

   “从遇见他的那刻起,我想,就早已情根深种。”她看着我又道:“冥天,替我给他带句话。”

   冥天是我的名字,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叫过我了。

   “什么话?”我问。

   “遇见你,喜你为疾,药石无医。今日的种种,我不怨,不悔!”

   话音刚落,一抹幽魂转身跳入悠悠忘川河。

   传说,浸泡在忘川河中三日,将永生永世忘记世间的一切,犹如刚出生的婴儿,天真无暇。

  陆:故事

   远处长风掠过浮云,亭前落叶正纷飞,又是一年深秋时。

   我在凡间找到了陌上帝君,还有……姐姐的转世。

   他们就住在桃花谷,当年姐姐住过的地方。

   姐姐的转世依然叫花月浓。也不知陌上帝君用的什么法子,短短数天便将她脸上伤治好了,虽然留了疤,却比刚开始好多了。

   “我给你讲个故事。”

   陌上帝君拉过姐姐的手,将她抱在怀中,又递给我一杯茶继续说道:“第一次见到阿浓时,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那晚的月亮很圆很圆。”

   花开季节,月正浓——花月浓。

   果然是个极好极好的名字!

   之后,嫁衣红烛合卺酒,照着人间的规矩成了婚。

   晨间他为她画眉梳发,月出她为他红袖添香。

   满屋情意缠绵,灯下俪影成双。

   他为仙,她为人,他依旧不变当初模样,她却早已是墨发成霜。

   她死,他便重回天界。千辛万苦终于找了个魂魄转移的法子,魂魄寄居桃树,千年瑶池的灵气,她活了,并且修炼成了仙。

   可他却因触犯天规而受到惩罚,重伤未欲,心魔难抑,遇谁杀谁,完全失去理智。

   他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做出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甚至在病发之际将她抽去仙骨,贬为凡人,还让她生生死死受着轮回转世之苦。

   她心灰意冷,决心忘记前尘,而他,这个时候,多年的顽疾却莫名的好转。

   “这便是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吗?”我眼微泛红,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他俯首看了看早已在他怀中睡熟的阿浓,满眼柔情,道:“是我害了她……”

   我忽然想起姐姐在忘川河畔说那句话:“遇见你,喜你为疾,药石无医。今日的种种,我不怨,不悔! ”我又说:“这是她托我给你带的话。”

   他猛地抬头,征征地望着我,两行滚烫的泪珠从他脸颊滑落。

   彼时,他怀中原本该睡熟的女子却缓缓睁开双眼,乍一看,她笑靥如花。

 
 
 
上一页:海之缘
下一页:晕车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