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清明回家
 
 
修改时间:[2015/04/12 13:07]    阅读次数:[305]    发表者:[起缘]
 

  清明回家

  长期在外地工作,放假时间很短,几年的清明节都在外地过,极少回到故乡。今年清明仍然只有三天假期,虽然回家一趟得大半天,但我还是带着女儿义无反顾地登上了回家的车。

  家乡在襄北的一个偏僻小村,说偏僻是因为它是襄阳的边界镇,与河南省邓州的一个镇毗邻,回家到了襄阳市区后还要再打截河南的班车才到我家所在村的交叉路口。

  这一次的清明节,天气咋暖还寒,回家的路上,天空不断飘着绵绵细雨,下车之后,一眼就看到已年过花甲的母亲站在三轮车前面朝我和女儿亲切地喊着。我和女儿惊喜地奔向她,母亲披着雨衣坐在驾驶座上,我和女儿撑着伞坐在车厢里,一路上,我不断要求母亲下来我开车,但她依然像小时候保护我的那种样子,次次拒绝,理由总是,路窄,她开惯了,而我仅仅是学会了而已。

  女儿以前来过我的故乡,但因那时年龄太小,尚没有深刻记忆。这次回来,坐在三轮车上,没有玻璃窗的阻隔,她一路上极其兴奋,到处东张西望,车子孤独地行走在乡间水泥路上,两岸成片绿色的麦田在雨水的滋润中显得格外嫩绿,格外肥厚,还有成片成片的金黄的油菜花静静地接受雨水的洗礼,安静、挺拔、朴实、稠密。

  快行驶到熟悉的渡槽下时,刚满6岁的女儿好奇地指着长长的渡槽问,妈妈,那是什么,我告诉她,那是用来灌溉的渡槽,她又问,渡槽是什么,我说,渡槽就像山中凌空架起的高速公路,高速公路上走的是车,而渡槽上流的是水,他们都依靠下面的钢筋石柱。女儿惊讶地感叹,哇塞,妈妈,我要上去看看。这时,母亲听到,宠爱地停下车子对着女儿说,小丽阳,你和妈妈去吧,外婆在下面等你。

  于是乎,我牵着女儿胖乎乎的小手沿着斜斜的石梯慢慢登上了渡槽之上,10米高的渡槽之上:一头是水流叮咚地向西流淌,分几个水槽,一眼望去长长的,笔直且宽敞,下面是坚固的石柱在地面的梧桐树丛中等距地立着,相当壮观;另一头是高于公路,与水槽等高的水渠,带着深厚的底蕴,稳重地流淌,水渠的两侧是两大片碧绿的草地,站在草地俯视远处,有一种登高望远的空灵感。

  突然忆起自己读初中时,和儿时的伙伴经常在放假时骑着自行车一路从西沿着渡槽向居于东方的家里狂蹬,有时是下午,有时是夜幕初降,特别是深秋时,渡槽的下方成片的梧桐树林和成堆落下的黄色树叶经常使我心旷神怡,我会像个假小子一般,边快速骑着自行车,边在田野中,在这寂静而充满美景的平坦的土路上大声歌唱或者尖吼,然后听着渡槽中传出的回声,格外兴奋。

  当我拉着女儿下来,重新登上三轮车时,我回望着一路向西延伸着的渡槽,仿佛又回到少年时代,回到在这渡槽附近的外婆家,过去,外婆经常带着我在梧桐林中揽起成堆的漂亮的黄叶到竹筐里,然后和我一起抬着它带回家引火做饭。只是,年少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我的外婆也早已离世。

  这个清明节,我像嫁人之前一样,和父亲一起来到长满绿草的爷爷奶奶合葬的坟前,静静地烧纸、插柳、磕头,漂泊的心似乎找回了儿时的感觉,一个倔强好强的野丫头似乎终于肯回家了。

  清明回家的感觉很好,和父母一起包饺子,和姑妈们一起聊着家常,和儿时的同学一起叙述这几年的风雨,我的心里悄悄荡漾着温暖的感觉。

  我想,或者,我真的开始成熟了,经历了人生的很多挫折之后,才明白,家是我唯一不变的港湾。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