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三姨的爱情故事
 
 
修改时间:[2015/04/07 16:07]    阅读次数:[155]    发表者:[起缘]
 

  三姨其实是家里的老四,大大咧咧,爱说爱笑。小时候,我和弟弟常常自己翻过一座山岭,去隔壁村庄的外婆家,那时候物质并不丰富,外婆家人口多,常常拿不出好的东西招待我们两个胃口奇好的半大孩子,而三姨总是能变着方儿地给我们做出各种天然美味,等到我们姐弟俩摸着圆滚滚的肚皮时,她就开始边干活边给我们讲故事。现在回想起来,只念完小学的三姨,所能讲出的无非是乡村流传甚广的鬼神故事,可是当时的我们依然听得津津有味并乐此不疲。

  随着我们的求学,能去外婆家的频率从原来的一周一次渐渐延长至半月直至一月一次,一直喜爱我们的三姨就会隔三差五地跑到我们家探望我们,即使有时没能会上面,从回家时桌上的美味零食,我们也能猜到是三姨来过了。

  待三姨到了适婚年龄时,说媒的人三三两两登门。外公对三姨一向管束甚严,对于婆家的挑选更是谨慎。几经筛选,外婆应承下媒婆给介绍的一户人家,男方是一个大家庭,家里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未来姨父是家里的老幺。姨父对三姨一见钟情,三姨也看中了姨父的老实本分,几乎是一拍即合。这时,一向还算开明的外公却站出来阻拦了,外公一方面觉得离娘家较远,不好照应,另一方面也是吃够了大家庭的苦楚,觉得三姨嫁过去会受苦。三姨的倔强就在此时展露无遗了,她坚信靠着二人的勤奋努力一定会过上好日子,再加上有外婆的支持,对于外公的阻拦态度坚决,公开表明了,今生非姨父不嫁。吵过闹过,外公终是拗不过三姨,勉勉强强应下了。只是结婚前,三姨利用干活的间隙来过一次我们家,那天她没有像往常一样陪我们嬉闹玩耍,而是和妈妈聊了好长时间的天,不时地还会抹抹眼泪,从没有见过三姨流泪的我,一时有些被吓到了。

  那天回去后不久,三姨就嫁人了。年少的我还不懂得嫁人的含义,看着三姨穿着比平时漂亮百倍的衣服,听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吃着满桌丰富的菜肴,全然没有对于三姨出嫁的失落。当然这些变化在不久后就一一显露出来了,譬如间隔很久也吃不到三姨送来的野果和自制零食了,去外婆家也听不到充满惊悚悬疑的故事了,更难听到她爽朗的笑声了,才知道嫁作人妇的三姨已经顾不上我啦。

  三姨出嫁后,逢年过节会回娘家,穿着比以前洋气了,脸长得更圆了,原本就白皙的肤色透出红润来,笑声更大了。三姨父也甚是勤快,每次到外婆家总是抢着干这干那,还做得一手好菜,最重要的是,三姨说什么姨父都顺着她,二人几乎从未红过脸,外公也渐渐地越来越疼爱这个原本不满意的女婿。所以,只要是有三姨回娘家的日子也是我们的节日,有好吃好玩的还能收到玩具。

  一年后,三姨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子,一家三口的日子也越过越好。妈妈有时会和我念叨,三姨还是很争气的,当时的我当然不会懂得其中的深意,只是觉得三姨和三姨父是很疼爱我们的,小表弟也很招人喜欢。

  在我上三年级的一天早晨,在江边守着菜地的父亲匆忙推开家门,顾不上喝口水就着急地让妈妈换身衣服去镇上医院,说三姨住院了,那种我们从没有见过的焦虑和凝重让我妈一下慌了神,匆匆给我们塞了两块钱就催促我们上学去了。那天一整天的课程,我都有些心不在焉,我的开小差还让老师报告给了我同为小学老师小姑,课堂间隙,小姑把我叫出教室,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以为我身体不舒服呢。

  放学后,我没有像平时在路上走走停停,径直拉着弟弟回到家,可是门上铁将军把门,爸妈并不在家。我们在奶奶家等到天擦黑才被妈妈叫回家。妈妈一脸的凄楚,眼睛红肿,哽咽着声音告诉我们:三姨不行了。我一时觉得无边的黑暗向我袭来,明明是暖意融融的晚春,却在瑟瑟发抖。妈妈平稳了一下情绪后,才向我们道出原委,三姨被她公公用锄头击打到头部,送到医院已经昏迷不醒,估计是醒不过来了。那一夜,妈妈和我们在父亲不在家的晚上,紧紧地挤在一张床上,我第一次觉得很害怕。

  第三天,妈妈让小姑帮我们向班主任告了假,我们在妈妈的带领下来到了外婆家。外婆家附近的亲人都聚拢来,外婆一个劲地哭泣,外公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目光透露出悲愤。留在外婆家招了上门女婿的二姨一向脾气暴躁,此时叫嚷着一定要讨回公道。下午的时候,我们一行浩浩荡荡二十多人走在了去三姨家的上山小道上,天刚下过雨,泥泞的路面并不好走,大家相互搀扶着,都没怎么说话,一股悲愤的力量让大家凝聚在了一起。艰难地到达三姨家时,映入眼帘的是停在院子的门板以及躺在上面的三姨,外婆大呼一声,晕了过去,被三三两两的人扶住了,二姨上前给了守在三姨旁边的三姨父一耳光,被人拉开了,三姨父看上去非常孱弱,面容憔悴,眼神空洞,对于这一耳光,他没有任何躲闪,只是原本坐着的双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屋里正在布置灵堂,进进出出的人们忙着端茶倒水,安置着一行娘家人。我站在不断抹泪的母亲身后,呆呆地看着躺着的三姨,觉得她和睡着了并没有两样,除了面无血色,还是那么漂亮。只是当两个陌生的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来到三姨身边,用锋利的手术刀从三姨没有了头发的脑部切割着,而三姨没有任何反应,我才懵懂地意识到,三姨已经与以前不一样了。我木木地看完了整个过程,解剖,取骨,缝合,入殓,当锣鼓唢呐响起,我才回过神来,三姨走了。

  那个晚上,三姨父一直默默地守在三姨的灵柩旁边,偶尔会抱抱被人送来吵着要爸爸的表弟,也只是落泪,没有任何言语。关于三姨的埋葬地点,婆家和娘家又起了争执,婆家坚决不让入祖坟,娘家自然不肯,婆家以姐姐为首,娘家以二姨为首,几乎大打出手,二姨一怒之下,抄起榔头砸起了三姨的嫁妆。整个过程,三姨父只是吩咐人把孩子抱走,没有参与也没有阻拦。

  天快亮时,三姨父却不见了,率先发现情况的婆家大姐咋呼起来,于是招呼着婆家的几个男丁出去寻人。娘家人一见,也慌了,毕竟到了快出殡的时候了,主心骨不在了,怎么得了?原本当天就安葬的三姨也就暂缓了,我和弟弟因为就请了一天的假,就留下爸爸继续帮忙,我们先随着妈妈回家了。

  爸爸回家已是第三天了,带回家的却是重磅消息:三姨父是被一个在河边打鱼的人发现的,发现时,他被冲到了岸边,身上绑着厚重的石头,人早就驾鹤西去了,拳头紧紧攥着着是从三姨头上取下的那块骨头。于是,三姨和三姨父被葬在了同一个墓穴,自然也是入了祖坟。二姨们见事已至此,也就不好追究什么了。

  在爸爸休息好了以后,又为我们补上了一些细节。三姨出事的那天深夜,在市场卖了一天蔬菜又抢在天黑前浇灌完菜地的爸爸早早就上床了,迅速入睡的他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惊醒,打开门,是瘫软在门口的三姨父。他哭着喊道:快救救她三姨!原来,原本不在家的三姨父回到家时,听三姨说头疼,问起原委,要强的三姨与姑姐因为天地的划分起了争执,原本就占理的三姨在婆家一直忍让,这次终于爆发了,据理力争分毫不让,不料惹怒了干活的公公,冷不丁从背后下了狠手。三姨父见三姨头山没有伤,也就没有太在意,只是到卫生站拿了些药,不料到了后半夜,三姨竟高烧昏迷起来,三姨父见情势不对,才着急起来,将孩子托付给奶奶,硬是将身高体重与他相仿的三姨背了半个多小时才到公路上,不好找车,只能找了一辆拖拉机,紧紧地抱着三姨颠簸了一路,身上没有带钱,到了我们家的菜园子,自然就想到了求救姐夫。

  但是,待天快亮赶到医院时,三姨已经气若游丝了,好在有叔公在医院,紧急安排了手术,可是已经回天无力了。在医院的时候,三姨父就一个劲儿地自责,是他的软弱害三姨吃了亏,是他的无知和拖延害三姨贻误了治疗。当三姨真的撒手人寰时,他整个人就垮了,再加上婆家娘家那么一闹腾,他只有以死求解脱了。故事的后续是,三姨的公公受到了应有的制裁,服刑到身体不堪时出狱;表弟被送给了一个有钱的人家,至今杳无音讯。

  儿时的我难以理解,甚至还埋怨过三姨父的不负责任。随着历经世事,渐渐懂得了三姨的坚强和隐忍,懂得了她对家对孩子对丈夫的爱,更懂得了三姨父的不易,假如他还活着,也会一辈子生活在愧悔和思念中,虽然他的最终的选择并不值得提倡,可是作为局外人有何权利去指责呢?!我为我曾经自以为是的埋怨而惭愧!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