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修改时间:[2015/03/22 20:07]    阅读次数:[312]    发表者:[起缘]
 

   她20岁时,就嫁他为妻,两人一起开始过着贫苦的生活。

   在嫁他之前,她还是一个略有家底的小姐,父亲是一个德高望重的教师,母亲也是当地的大美人。所以她的容貌也不逊色,也是一个美人。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她会选择可他,还和他生活在一起几十年。

   当时的他一脸英气,成绩拔尖,但家庭贫穷。不过他独立自主,不依赖任何人,读书的费用全是自己赚的。他每天去老木匠那里当杂工,一个月也有一两块,如果多做几个月,那一年下来的学费和生活费就不用那么愁了,最多吃得寒碜一点。也许她就是看上了他这一点,才会决定和她厮守终身。

   那一年的杜鹃开得格外的好,漫山遍野,五颜六色,她正准备采几朵山花回去插放。这时,他兴高采烈的向她跑来,手里拿着一张红色的通知书,边跑边喊说,小芳,我录取了,我也要当一名老师了。她扭过头,听到他的喊声,开心的笑了起来。顾不得提手边的花篮,朝他跑去。

   几年后,她们有了四个儿女,肩上的胆子越来越重,每个孩子都要读书,教师的这几十块的工资,养不活一家六口人。他望着四个活泼可爱的儿女,点燃了一根草烟,埋着头对她说,我出去闯闯吧!她没有犹豫,而是很快的说,好,就是你喜欢的工作,没有了。他说,没事!有这么多儿女,日后总有一个会替我完成心愿的。她再也没有说话,只是起身给他收拾行李。

   他走了,留下了四个儿女和她,从此以后,她每天日出而耕,日落而归。把家里所有的田地都种上,在禾苗成长的季节,她也没闲着,帮邻家洗衣服,补裤子赚点小钱。他每个月都会把钱寄回家,留一点儿给自己生活。她把钱全部存起来,除非有急用钱她才会动用,一般只要能维持好生活,她都不会用一分。

   一天,她还在地里工作,有人叫她说他打电话来了!她一听,健步如飞的跑到公话超市,她颤抖的双手拿起电话,眼里强咽住泪水,嘴唇微微张开,喉咙轻轻的抖动了一下,颤抖的声音挤出几个字:还……还好吗?他听到了她的声音,早已泣不成声。但他还是忍回了眼泪,良久,他才说:我还好,你呢?她听出了他的声音沧桑了很多,她便故做轻松,强笑着说:家里一切都很好,别担心!他那边没有再说话,他紧紧的拽紧电话!仿佛在感受彼此的温热。

   她回到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大哭起来,吓得小的两个孩子嘤嘤直哭。大女儿抱住弟弟妹妹,眼里含着滚烫的泪水,也叭的一下掉了下来。二女儿也只是趴在门上,抽泣着听她哭。

   傍晚,最小的两个孩子已经睡去,大女儿和二女儿做好饭去敲她的门,叫她出来吃饭,她轻轻的开门,两眼肿得像核桃似的。走进厨房,便闻到了一阵的白米香。她回过头,说:这是你们做的吗?大女儿抢着说:妹妹掏的米,我合的米饭。她蹲下来,一把把两个孩子拥入怀里。眼里还含着晶莹的泪花。

   几个春秋以后,他打电话来说他要回来过年,和她们团聚。30号那天,所有的车辆都经过了乡里,很多人都已经下了车。就是没有见他来,是怎么了,火车晚点了吗?于是,她带着四个孩子在人群中不断地搜寻,逮住人就问有没有人看见他。人们都说没看见,她便在站台前大声的呼喊他的名字,声音也喊哑了,人群也渐渐的散了。她无精打采的向火车来的方向走去,几个孩子也踉踉跄跄的跟在后面。天色渐渐的暗淡下来,她走了很远很远,晚风呼呼的刮着她那已经花白的头发,苍竭的面容,单薄的身影在风中颤颤发抖。

   走着走着,有一处光点在前方闪烁着,她看见光点,拼命的往前跑,用撕哑的声音大喊:迪,是你吗?——那句喊声好像带着血腥,弥漫在天际。光点越来越近,他好像也是朝这边奔跑过来,当光点逼近时,他那张熟悉的脸庞又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望着他,他眼里闪着泪光,他比她还要苍老,他穿着一件破了好几个洞的大衣,手上的小刀伤不计其数,鞋都磨破得能看见脚趾了。她看得心都碎了,他正要开口解释什么,结果被她堵了回来,她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走,咱回家,回家。

   他们手挽手的回到了家,她准备的饭菜早已冰凉,她把饭菜热了一下,一家人围在火炉边吃饭,那一顿饭,是他和她吃得最香的一顿。

   饭后,他和她坐在床撵上,他说,我们搬到省城里去吧,这里实在难以生活下去。她点点头,表示赞同。但他又蹙紧了眉头,吸了一口烟说,去省城要从头开始,这几年没存到多少钱……他还没有说完,她从枕边拿出了这么年他寄回来的钱轻轻地放在他的手上。他睁大眼睛,好奇的问:这钱……她微笑着说,这是你这几年所挣的。他望着她深壑的眉头,脸上布满皱纹,他紧紧握住了她长满老茧的双手, 他知道,是她辛辛苦苦的工作,才会把他的钱存了下来的。

   不久,他们搬到省城,城里快节奏的生活几乎把他们逼得喘不过气来。他去了一家装潢设计公司,把他在外边所学的东西发挥得淋漓尽致,他每天去得很早,回来很晚,每次都是灰头土脸的回来!她则做好饭菜,坐在炉子旁等他,有时等到一点,两点,直到孩子们睡去。

   她每天看着他那么辛苦,再加上孩子又要上学,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她想了想,于是在菜场租了摊位,开始贩卖蔬菜。他不想让她累,便劝她别做了,她却说,她在家里做惯了,闲着反而不自在,他知道他是说服不了她的,就再也没说什么了。从此以后,他更加努力的工作,工资更高了,但是,他和她眼里,都布满血丝!

   十几年后,四个儿女都考上了大学,这是她和他唯一骄傲的,每天她的脸上都有了笑容。她还是在菜市场卖菜,十多年来,她只回过两次家,一次是母亲去世,一次是父亲去世。那天,她哭得站不起来,晕倒了好几次。她是多么怀念那里,怀念那里的父亲和母亲,怀念那里漫山的杜鹃花,但是为了儿女,她在省城留下了!她每当夜深人静时,会时时捧着父母的照片哭泣,好几次都惊动了他,但他却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听着!

   四个儿女陆续的毕业,她和他终于卸下了重担,也在省城买了一套属于他们的家。儿女们全都有了工作。大女儿在银行工作,二女儿在交通局里工作,儿子在一处当特警,只有最小的女儿,她继承了他的工作。小女儿在某学校教书,她和他都很满意,每当别人问她或他的儿女都在哪里上班,她和他都会得意洋洋的告诉别人,我小女儿在某地当教师……

   她50岁那天,她显得特别的高兴,精神抖擞,穿着梨黄的呢子衣,看上去像轻了许多。她对他说,想回老家看看!他便带着她乘着班车来到她日日夜夜想念的地方。他和她去祭奠父母,她对着两做双坟说了很长很长的话,口水都讲干了,嘴唇还不停地动着,下唇还有轻微的裂口。他走近她,轻轻的把手放在她的肩上,她回头看了看他,起身拍轻拍去身上的尘土,踏着沉重的步子,慢慢离去。

   一路上,两岸的杜鹃满地,颜色五彩缤纷,非常?丽,宛若三十年前的那一幕。他突然说,摘几多回家插插吧!她微微的点点头,他从花丛中挑选了几束来得极好的的杜鹃,轻轻的放在她的手中。她紧紧的握住杜鹃,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她和他回到家,儿女们都做好了饭菜,她把花插在花瓶里,顿时整间屋子充满了生机。饭后,她和他坐在沙发上,儿女们便齐刷刷的跪在地上,异口同声的说:妈妈,生日快乐!您和爸爸辛苦了!她望着眼前这几个儿女,眼睛湿润了,她含着泪水叫儿女们赶快起来!她望着他,他眼里含着感激的泪水,说:孩子们都长大了,我们也老了!她点点头,回过头来再看看插在瓶里开得烂漫的杜鹃,慧心地笑了!

 
 
 
上一页:江南
下一页:花街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