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久违,黄龙溪
 
 
修改时间:[2015/03/15 23:07]    阅读次数:[315]    发表者:[起缘]
 

  久违,黄龙溪

  黄龙溪,记忆中的你是那时匆忙的错过,一座古城,一片片晦暗的骨骼,一个个累倒的我们。

  久违了,黄龙溪。

  我想着这是一次没有约定好的拜访。其实,是我没有准备好,在那样一个古镇遗迹里,在那些刻着姓氏的石碑,在那用砖石堆砌的破败,在那城市里无法遇见的清溪回到过去。也许,这里是一代代人难以割舍的记忆,一股清溪,喷吐着人们的期待,在那三足鼎立之前,延续着神秘的顽强。跨过吐着泉水,由历史留下的龙头,画面一下子就更暗了,我戴着墨镜,穿梭在人流里,没有人会记着这一个个擦肩而过的人,没有人看见我的眼里满是赞叹--在成都这样久远又现代的城池,还有着这样近乎古代的建筑,是我们的幸运吧。

  用石头铺成的路,一条浅浅的小溪,黑透了的木桥,在镜头里是古老,是失落,是一个古镇的硬件。要如何才能好好写下我和黄龙的不期,我不懂,很不想用太过浮夸的字眼,不想用太过华丽的词藻。它就这么难以形容,不知道哪里是开始,哪里是它最终的归宿。不止流水的归宿我不知道,还有我自己的未来,也是无处落脚。当我黯然这晦暗的忧伤,小溪却风雨不惊,依旧缓缓的流着,就像对自己的欣赏,不会因为别人的目光凝聚而改变。

  小溪好浅,那缓缓流动的水,载着时不时飘落的叶子,溜溜的漂向我不知道的远方。落缨有意随流水,无奈花近水空流。看着,走着,走着,看着,我很害怕那些水里的青苔,总觉得那些见证过岁月的物种,比你我都沉重了太多太多,我们都是黄龙的小小过客,水也是,然而我们零碎的拜访却远远不及这一湾清流来得沉重。水本无形,我们肆意的孤傲,却是水最怜悯的不齿;花本无意,我们却任意的截取,是花最悲恸的弥留。黄龙无期,我们何时才会再见,是时空错落了记忆。

  画面残存,还记得雕刻的栏杆,余晖斜树,还记得你一生的美丽,暗桥绿柳,还记得我恋恋的不舍。路总要走完,黄龙溪,也总会离开,我不知道怎么说清我的不舍,怎么办,我的那一片天空,总需要你骄傲的弧度,总需要一些古朴的气息浸透我,就像杜甫的草堂,真真切切,却透着将行的节奏。划过我生命的流星,就像久违的黄龙溪,那么真切的来过,只留下说不清的黑色默片。它们记录着来过又离开的情绪,一无所有的来过,又一无所有的离开。

  一座桥,高大雄伟,背负着炫彩的长廊,轻轻倾斜的坡度,绵延向上,看似平缓,却带着许多人疼痛的攀爬。路,越走越远,平行的线在不同的平面里不再相遇,黄龙溪,这来过的地点,已然刻进人生的曲折,驱动着远离的行程。渐渐忘记了,大半年的时间,学会了某些我还没想通的知识,我开始怀疑自己的情商,也开始怀疑,我骨子里的坚信,怎么变得这么可笑。永远,真的太远了,当我们执着于过去,却发现过去真的只是过去了。黄龙溪,也是那久违的过去,不是每一个人的情绪都会一样,不是每一个人的记忆都会在那。

  梦境,给了剧情三个结局,步步惊情,那些关乎幸福的梦,是伤痛还是美好,是选择?还是注定?对了,还记得悲切的情愫,在自己无力的歇斯底里下无奈向左,愈发遥远的距离,更加遥远的过去。

  时空,错身而过,再没有谁会为谁失眠,客醉黄龙溪,却又惶恐的不知所措,久违黄龙溪,却又荒凉了风雨逾期。怀抱最后的执念,不是一个人舍不得,而是害怕,这错过的永远,而是担心,在不远的永远,再没有人,肯相信。

  2014-5-9。1314word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