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情系长江
 
 
修改时间:[2014/07/21 20:12]    阅读次数:[358]    发表者:[起缘]
 

              情系长江

  在滔滔的万里长江上有一条豪华游轮--维多利亚号。这条游轮主要往返于重庆和武汉或宜宾之间,任务就是搭载游客观光举世闻名的长江三峡。由于工作关系,我曾多次搭乘过这条游轮。除了船上的豪华设施和精美菜肴外,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船上负责游客接待的经理--厄尼。

  厄尼是个美国人,我第一见到他的时候他已年近半百,他很早就来到了中国,到我见到他的时候为止,他在船上工作已有二十年了。厄尼长得很淳朴,目光中有一种亲和力,令人感到很亲切。那次我带的是个美国团,除了我们之外,船上还有其他几个团,当所有的团都到齐之后,厄尼把大家召集到了宴会厅,他先介绍了船上的情况,然后又让乘客们互相认识一下,厄尼很会调解气氛,把场面搞得十分热烈。最后,他又信心十足地对大家说:“来到了这条船上就和到家一样,一切都没问题,这条船等于没问题。”

  厄尼很能干,白天负责照顾游客,安排各项游览项目,晚上还在酒吧陪大家娱乐,到了晚上,船上的服务员们也改变了角色,他们一个个都浓妆艳抹地成了演员,给我们表演节目,有唱歌,跳舞,走秀等,厄尼负责弹钢琴,他琴弹得很好,真是多才多艺。在酒吧我一边喝着酒一边和厄尼聊着天。

  “你长期在中国工作,不想家吗?”

  “不想,”厄尼说:“我每年都有假期,休假的时候我回到美国,可在美国休假的时候我却会想中国。”看来他是把中国当成家了。

  由于有了厄尼的精心照顾,接下来几天的航程里,真的是没出任何问题。

  船到了武汉,我们要上岸了,厄尼站在船口和客人一一告别,我带着客人上了码头,都走出挺远的了,我回头朝游轮望去,发现厄尼还站在船口向我们挥着手,他看到了我驻足回头,马上高声喊道:“查理,记得再来啊!”我也大声回到:“我一定会再来的!”

  几年以后,我真的又有机会再次登上了维多利亚号游轮。上船后我马上问服务员:“厄尼在哪?看到厄尼了吗?”

  “厄尼休假了,现在还在美国。”服务员说。我本以为这次见不到厄尼了,可没想到当晚厄尼就出现在了接待大厅。

  “咳!厄尼,能见到你我真高兴。”见到他后我先打了招呼。

  “啊,查理,是你呀,你说过,你一定会回来的,今天真的来了,太好了。”厄尼热情地跟我说。我真钦佩厄尼的记性,都好几年了,他还记得我的名字,记得我当年说过的话。

  “你不是休假去了吗,假期完啦?”我问。

  “假期没完,我提前回来了。”

  这时,其他的团队也陆陆续续的登船了,厄尼忙着给大家办手续,没时间和我说话了。

  有厄尼在,一切应该没问题,可这次我想错了,船上还真出了问题,就连厄尼也没办法。

  原来,船上的床位定超了,游轮和酒店一样,到了旅游旺季,往往预定的人数会超出酒店实际拥有的床位数,因为到最后总会有些取消预定的客人,所以一般不会出现多大问题,可这次却邪了,不光一个取消预定的没有,还临时增加了几个人,那几个人还很有背景,不能拒绝。这下就麻烦啦,床位不够。我的团是先到的,所以没遇到麻烦,当然这要归功于我的经验,我每次登船都是尽量赶早不赶晚。所以我们没事。可最后到的那个团就惨了,差着好几间房呢,实在没辙,船上把套间都给了这个团,所谓套间就是一间卧室一间客厅,都从一个门进,这种套房本来是应该给vip客人住的,费用要高很多,别以为那个团赚到了,这套间本应该是一对夫妇住的,现在在客厅里加了两张床,要他们两对夫妇合住,那人家哪干呢?他们纷纷来到前台吵闹,要求换房,其中还有一对是新婚夫妇,新婚夫妇度蜜月就和别人合住,那怎么行呢?气得新娘子又哭又闹还要跳江。面对这种情况,厄尼也只能是好言相劝,不停地说抱歉,他也没办法,实在是没房了。厄尼把自己的房间都让了出来,他只能和服务员们挤在大通仓去睡,可这也是杯水车薪那,客人哪里知道他的苦衷,纷纷指着鼻子骂他。

  “没床位卖什么船票?就知道挣钱!”

  “骗子!不要脸!”

  “告诉你,从现在起,我天天闹,大家谁都别好过!”

  愤怒中的游客几乎把手指都戳到了他的脸上。 

  面对客人的谩骂,厄尼始终没有发火,一直给客人赔着笑脸。我看得出,那笑比哭还难受。

  由于出了这么大的漏洞,这次航程的气氛显然没有以前几次好。等到了目的地,下船之前我又找到了厄尼。

  “你常说‘没问题’三个字,可这回……”

  “这回有问题啦。”厄尼苦笑着说。

  “这船票超预定不是你的错,你为什么不解释呢,就让他们那么骂你?”我说。

  “不能解释,因为在客人的眼里,我就代表这条船。”厄尼说。

  “你这是代人受过,早知道这样,你还不如把假期休完呢,晚几天回来,错过这班航次就没事了。”我有些替他不平。

  “就因为我知道了这个情况,所以我才提前赶回来的。”厄尼的话令我心中一震。这才叫迎着困难上啊,瞧人家的境界。

  “这几天你一直挨骂,心里难受吗?”我问完了又后悔了,哪有这么说话的。这不明摆着的事吗。

  “是很难受,”厄尼说:“我是替客人难受,他们大老远的来了,没能玩好,我感到很难过,我心疼我的客人。”居然是这么个难受。什么叫换位思考啊,这就是,厄尼完全是站在客人的立场在想问题。听完厄尼的话,我不禁对他肃然起敬。

  在战争年代,很多像白求恩那样的国际主义战士来到了中国,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现在是和平时期,依然有很多外国友人背井离乡来到中国,为了我们的经济建设殚精竭虑,献出了毕生的精力,这也应该算是国际主义吧!我再次向厄尼投去敬佩的目光。记得厄尼说过,他爱中国,爱长江,爱三峡,更爱这里的人。大概就是出于这些爱吧,让他把人生几十年的宝贵时光都献给了这里。岁月就像这滔滔的江水东流而去,但他那平凡又伟大的敬业精神却会永久地铭刻在我们的记忆中,一代又一代的国际主义战士都离开了我们,但他们的精神却没有消失,从过去传承到现在,从现在发扬到未来,就像脚下这条长江,表面上看,它注入了大海永不复回,但大海不光有容纳百川的博大胸襟,更有造化万物的慷慨情怀,那流入大海的百川之水,经过云蒸霞蔚从新又回到了长空,最终化为雨露流回到了江河,循环反复,生生不息,万古长流……

 
 
 
上一页:岁月
下一页:周末时光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