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悠悠山水悠悠情
 
 
修改时间:[2014/03/29 16:12]    阅读次数:[398]    发表者:[起缘]
 

  悠悠山水悠悠情

  ——庐山游记

  “匡庐奇秀甲天下”,庐山以其雄、奇、险、秀而闻名于世,那巍峨挺拔的青峰秀峦,那喷雪鸣雷的银泉飞瀑,那瞬息万变的云海奇观,那风格各异的园林建筑,向世人展示着她那无穷的魅力。古人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不是仁者也不是智者,只是个普通、平庸的人而已,但庐山三日游,那幽幽山水永远滋润着我的悠悠情怀……

  “跃上葱茏四百旋”

  经过5个多小时的奔波,我们的车终于来到了庐山脚下。隔窗而望,只见峰峦叠嶂,雾绕山梁;再近点,山石嵯峨,沟壑深深,竹林葱郁,野花点点。我的脑海里忽然泛起了东坡居士“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诗句,今天我能看清它的真面目吗,哪怕捕捉点皮毛也可以,我想。

  车登山了,导游提醒我们注意保持身体的平衡。这路,堪称优质,柏油路面坦荡如砥,只是山路弯弯,回环盘旋,忽左忽右,时上时下,就像一根藏青色练带缠绕在山间,我们随着这根练带飘逸起来,仿佛腾云驾雾,又好似跳摇摆舞。多少个弯呀,没有人刻意计算,但导游向我们讲到了一代伟人毛泽东细数山弯的故事,这位政治家首次上庐山,用其火柴梗计算山弯的个数,于是就有了“跃上葱茏四百旋”的名诗佳句。伟人哪,总有其过人的精明细腻之处!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的车终于登上了山顶,来到含鄱口。听说含鄱口是看日出的好地方,可惜时至下午,我们无缘。不过登高远眺,庐山秀美风光尽收眼底,“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庐山 北濒一泻千里的长江,南邻烟波浩渺的鄱阳湖,大江、大湖、大山浑然一体,险峻与秀丽刚柔相济。远处云蒸霞蔚,近处满目苍翠,身边凉风**,眼前的景象令人精神为之一振,它消除了旅途劳顿,洗却了世俗烦恼,身心是那样轻松……我情不自禁的吟诵起毛泽东的诗来:“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冷眼向阳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云横九派浮黄河,浪下三吴起白眼烟。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园里可耕田?”

  晚上,我们去看《庐山恋》,看这部给庐山插上翅膀的电影。郭凯敏和张瑜的微笑,纯真清新。时隔几十年,那种纯真的感情还是能打动我们每个人的心,我的眼眶一直湿润着,看来美的东西无论时隔多久,都是芬芳扑鼻的。

   “山寺桃花始盛开”

  第二天去花径,感受她的美。花茎的美不仅在于她的名字,更重要的是与此关联的人文景观。花径公园位于牯岭街西南的如琴湖畔,它是一处清幽雅致胜地。相传白居易被贬任江州(九江)司马时,于公元816年四月初到大林寺游览,梦中得桃花仙子点化,醒后步入桃林赏花咏诗。时值暮春,山下桃花凋零而此处却桃花盛开,于是吟诗感怀:“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并手书“花径”二字于石上,于是后人称此地为“白司马花径”,并建造了“景白亭”。花径公园中建有“白居易草堂陈列室”,白居易石像立于湖畔。园中繁花似锦,碑碣林林,曲径通幽。湖光山色,风景如画。

  诗人吟咏过的胜境,自然让人向往。花径游人如织,千人踏破花径,却少有人能真正找到花径独吟的兴味。我只得漫步在白司马当年走过的这条小路上,努力搜寻着诗中的意境。这花径的花不少,可就是见不到桃花。也许是7月花期已过,但桃树也没见着;也许是当年花多眼乱,白老先生错把这里到处盛开的杜鹃花当作桃花了?但是不管怎样,今天我们披着凉爽宜人的微风,沿着绿簇花丛的小路,吸着清新湿润的空气,走着没有桃花的“花径”,照样享受着盎然的“春意”。更令人欣喜的是在这里看到如琴湖,很好听的名字,湖如琴,湖如名,而这把“琴”却不再被弹奏,因为早已余韵在耳,似乎一千年只需弹奏一回,就可以流音不绝。

  我伫立在白司马的石像前,抚摸着这位凝重沉思的诗圣,我的思绪也欢跃起来:桃花盛开是春天的标志,但不是唯一的标志。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人生的春天也应该如此,也应该多姿多彩,无论年轻还是年长,只要保持乐观、豁达、健康、向上的心态,让心境永远年轻,那么,我们的人生之路不也是一条充满活力的花径吗?

  “无限风光在险峰”

  小时候背诵毛泽东诗词“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虽不解其意,但津津乐道,这次身临其境,人与自然融合,则别有一番感慨。

  仙人洞系自然风化天生的石洞。洞顶为参差如手指的岩石覆盖,形似巨大的佛手,故又名“佛手岩”。洞中有清泉自洞顶石缝流出,名“一淌泉”。泉下有池,围以石栏。因泉水甘冽,千年不涸,被人称为“洞天玉液”,也称做“好运池”。泉边“山高水滴千年不断,石上清泉万古长流”一联正是其写照。仙人洞中央有座石雕纯阳殿,内置吕洞宾塑像;洞右边的“太上老君殿”则是道教始祖李聃的殿堂。据说这里是吕洞宾成仙的地方,吕洞宾“曾拜浔阳(今九江)令”,战乱中,由于四子皆亡,仅存夫妇二人,故改称“吕”,夫妇在洞中修炼时相敬如宾,后人遂称其为“吕洞宾”。

  我在“好运池”虔诚的洗了洗手,希望自己能时来运转,然后由仙人洞左侧拾级前行,只见两旁松杉挺拔。前一圆门外是悬崖,岩壁间有一巨石凌空突起,形如蟾蜍,故名“蟾蜍石”。石隙缝中,一劲松插石而生,名为“石松”。锦绣谷云雾腾起,石松飘忽隐现,如临仙境。石上刻有“纵览云飞”、“豁然贯通”等画龙点睛之语。置身其间,恰似腾云驾雾,好不惬意。

   沿着仙人洞北面的“仙路”前行,给人总的印象是一个“险”字,悬崖上有诸多摩岩石刻,什么“竹林寺”、“云海”、“天在山中”、“同舟共济”等。路边贴近壑谷的一处有“访仙亭”、“游仙石”,其中,“游仙石”突兀外伸,丹崖悬空,立于此处不由得叫人心惊胆寒,但此处是纵览锦绣谷全景、感受它无比壮阔的气势的最佳位置,正所谓“风光在极”!

  庐山的自然景观不仅蕴涵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也繁衍着现代政治细胞。1959年夏天,李进(即江青)在仙人洞拍摄了一张御碑亭照片。照片上乱云飞渡,松枝苍劲,呈现出一种特定的环境、背景和气息。1961年,时值我国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作为国家主要领导人的毛泽东,彼时彼地,不能排除某些忧愤和苍凉悲壮的心绪,他在江青所摄的“庐山仙人洞”照片背后写了一首七绝,借以抒发自己的胸臆:“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这里,也留有另一个政治家掀起上个世纪浩浩荡荡的风云际会的印迹。“美庐别墅”是蒋介石夫妇的“夏都”,那满墙攀援而生的凌霄花是宋美玲亲手所种,屋边郁郁葱葱的竹子则是蒋委员长一时雅兴大发所致。这里是他们休养生息之所,更是另一处政治舞台,以至于他们上山和下山的日子亦成为当时山民们关心至极的话题。生灵涂碳之际,他们夫妻二人搭载军舰或专机来到这与世无争的假想地,过上一段惬意的日子,或是下棋、或是游山、或是品尝美食,让奢华去为她那绝无仅有的幽雅提供昂贵的养分,这一份因养尊处优而被恣情滋润的情趣仍被人们津津乐道,皆因男主人位高权重,而女主人又是那样的美丽年轻、才华四射。

  其实,历史文化也好,现代政治也罢,作为游客和凡人的我们,无须谈古论今;不过我们对“无限风光在险峰”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看山,也是在看人看世,看心看智,看胸看襟,看哲看理……大智若愚,大道无痕!

  “飞流直下三千尺”

  “五老峰北磋峨巅,龙泉三叠来自天”——诡谲雄奇;

  “匡庐瀑布,首推三叠”——景观极致;

  “未到三叠泉,不算庐山客”——撺掇诱惑……

  这一串串溢美之词,就像一串串催生剂,兴奋着我们的神经,撩拨着我们的欲望。原本不在游览之列的三叠泉,最终成为我们重点游赏的景点。

  去三叠泉是一路下坡的,要一直下到谷底,也就是要走一千多个台阶走到形成瀑布的落差底端才能仰视这著名的三叠泉。沿着依山傍涧的石径,我们时上时下,蜿蜿蜒蜒,匆匆向西而行。不过路还算平缓,但迎面游泉而回的人们的粗大的喘息声及坐石歇息的迹象警示着我们:“蜀道” 难,难于上青天!我犹豫了,因为身边带着个只有7岁的小灼灼。然而,孩子的执意和自己一睹三叠泉的内趋力让我不忍舍弃。小灼灼始终跑在前头,最后把我们抛在了后面,我既欣喜又担心,心中那个急呀没法说。

  大约一个小时,我们来到了山顶的育种场,果然,很陡的石阶展现在眼前。那石阶有4000多级,狭窄陡峭,弯弯曲曲,依山而筑,从山顶直飘到山底,像是狠了心要让我们坠落到谷底似的。我的腿已经开始发抖,看到与我们逆向而行的游览完毕返回来的游客,他们基本上都保持着痛苦万状的表情,面红耳赤,气喘咻咻,我开始隐隐担忧起回程来,但又不甘心打退堂鼓。我喘着粗气小心翼翼的拖着双腿往下走,汗涔涔胆战战。

  一路跌跌撞撞总算到了目的地。我加快步伐,一口气下到屏风叠底,见到了我的小灼灼,他在那里奔来跑去,没有丝毫的倦意。我一把拢住他,瘫坐在石头上,怡然自得地观赏起瀑布来。果然名不虚传!本是一个瀑布,却被嶙峋的石头分为三级,那瀑宽百余米,依着山势分为上、中、下三级,但又呵成一气,上级如飘云拖练,中级如碎石摧冰,下级如玉龙走潭,所以也称“三叠泉”。我初看第一眼的时候喜欢第三叠,细碎而有章法的直跌入潭中,似乎蓄积了前两叠的所有能量,欢快而又严谨,一心要以最佳姿态表演完这最后一幕。但最后转到谷底,再靠近一些时,才发现所有华采都在第二叠,果真是“碎玉催冰”,大珠小珠,晶莹剔透,洋洋洒洒,狂乱恣意,像撞击之后的火花,顷刻迸发,想收都收不住。纵观全瀑,它从高高的山头凌空下泻,宛如一幅水帘悬挂长空,它抛珠溅玉,犹如万斛明珠飞洒九天,又象百幅冰绡抖腾长空,景色蔚为壮观。无怪乎,历代许多游客骚人为它写下了不少赞美的诗篇。此时,不知是谁吟诵起元代著名书画家赵子昂赞美三叠泉恬静、美丽的小诗来:“飞泉如玉帘,直下数千尺,新月如帘钩,遥遥挂碧空”;小灼灼也煞有介事的朗诵起李白的《望庐山瀑布》来:“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我笑着夸奖道:“小李白作诗啦!可惜李白写的并不是这里的瀑布,他要是游到这里肯定会写更美的诗句呢!”小家伙似懂非懂,脚丫玩起清澈的泉水来。

  要原路返回了,看着那望而生畏的“天梯”,我有点头晕目眩,我能上去吗?我没有了信心。再看小灼灼,已蹦跳着攀爬起“天梯”来,似乎有一股永远使不完的劲。蓦然,我看到了希望,找到了前进的动力,萌发了挑战自我的毅力——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我们终于成功了!

  旅游靠体力、靠耐力、靠勇气,才能欣赏到险峻的山川;人生靠努力、靠毅力、靠胆气,才能登上成功的巅峰。

 
 
 
下一页:突然泪流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