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修改时间:[2014/03/07 21:12]    阅读次数:[376]    发表者:[起缘]
 

   那一日,我只身人群中遥看你乘的车马缓缓驶出未央宫门,你将远赴塞上,原谅我不能守护你身旁,我要驻守这片城,至死方休,这注定是你我的宿命,缘起即灭,缘生已空。我以为此生再无缘见你那倾世容颜,博施粉黛已然惊艳众生;不染纤尘,却已过目不忘。

   你缓缓掀开帷裳,那一刻,于万千人中,我看到你一袭红妆,发髻高挽,是我不曾见过的浓妆艳抹,高贵如你,倾城倾国。四目相对,眼波流转,我见你笑靥如花,眼眸如昔,你曾许我天长地久,苍茫如尘的心顷刻开遍三世桃花。只一瞬间,恍如隔世,一曲箜篌余音袅袅,白衣胜雪曳曳生资。一如往昔,你为我咏一曲《上邪》。

   长安城,未央宫歌舞升平,霓裳衣曲引的一片哗然,这是天子的盛宴,就在明日,三军将会齐发,平定疆北战乱。

   他是大汉英勇的将军,金戈铁马,立下赫赫战功。

   她是大汉最美的公主,通晓音律,倾国倾城。

   四目相对,英雄与美人,相视一笑,是这世间最动人的情话。

   那一晚,她着一袭白色长衫,指如柔胰,面如凝脂,轻轻拨弄琴弦,箜篌声起,婉转低沉。轻启朱春,她为他吟一曲《上邪》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

  天地合 ,

  乃敢与君绝!

   在最美的年华,她咏着他们昔日的誓言,命运让我们相知相爱,如今你将去远方平定战乱,让我们的爱如生命般长久永不分离。我的爱,直到山无棱,天地合,夏雨雪,江水竭,至死方休。

   他抚起她额间的散发,在耳畔轻声软语,“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是他们最初的承诺,他说会好好活着,直到凯旋而归,亲手为她披上嫁衣。

   那一日,他统领三军,日夜兼程,直指边关。

   那一年,她为他日夜祈祷,苦苦守候,心心念念。

   一别数年,长安已是花开花落数载春秋,边关捷报连连,她知道他就要凯旋。

   鸿雁传书,字字如刀,割裂了他疲惫的身躯。他要凯旋了,终于要回到那日夜思念的长安城,而她,却要远嫁塞外,北上和亲。

   天子仁慈,不忍两国年年交战,用和亲平定边关叛乱,两国修好,共结连理。

   那一日,他终是回来了,长安依旧是日日笙歌,推杯换盏。只是这长安已不再是他的长安,这未央宫中已不再有他的牵挂。

   他们还是见面了,一如往昔,她白衣胜雪,轻抚箜篌,声音幽咽凄凉“带我走”她想要与他共赴天涯,永远离开这繁华的长安。他如鲠在喉,叹息道:“我不能”。

   语罢,他默默离开,只留给她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在夜色中,悲哀而决绝。

   她泪眼婆刹,高歌一曲《上邪》字字句句,凄婉忧伤,她用曾经的誓言向他哭诉: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

  天地合 ,

  乃敢与君绝!曾经的阮言细语,爱恨情愁,转瞬间,已成乌有。

   他始终是没有回头,任那曾经于他听来此生最唯美的音律渐渐消失在耳畔。

   他负了她,他不能带她走,或许是放不下曾经的峥嵘岁月,或许是放不下一身的荣华富贵。顷刻间,山无棱,天地合的誓言支离破碎,于她,是无情,是绝望,更是诀别。

   那一日,她就要远赴塞上,一身红妆妖艳绝伦,她最后一次望向他,浅浅一笑,如春风般和煦,竟看不出是喜是悲,只一抹柔光缓缓落下,那是谁眼角滴落的清泪,又化作谁心口的朱砂?

   如今你穿上了凤冠霞帔,我们从此就要各安天涯。绿萝红妆,妖娆妩媚,那红妆如血未免太过妖艳,刺目的猩红灼灼如烈焰,灼伤了我的眼。此后,不会再有我们的故事,缘起缘灭,情深缘浅。

   多年之后,我遥望你只身的边疆,残阳漫染苍穹,似那日你身着的红妆,妖冶,刺目。

   流年易逝,爱恨匆匆,一别数十载,如今的你是否依然那般笑靥如花,不染铅华?

   如今,他早已鬓发斑白,久久缠绵于病榻,弥留之际,一梦南柯,梦转千年。

   一场梦,洞穿生死,望断天涯。

   那一日,你眼波如流,将我淹没于眼眸深处,我看到你朱唇轻启,一字一句,似乎穷尽一生才能顿悟“我愿与君绝”。

   你始终是恨我的,如你所言,我太过懦弱,承诺的山盟海誓,最终变成了罪孽的烈火,将最初的爱烧成灰烬,随风碾落在尘埃中。

   他在梦境中含笑而去,永远的与这片城池诀别,入葬时,他的碑文中刻有她的名字,他终是孤独一生,独守着曾经的约定,用余下的年华独守长安,独守曾经的刻骨铭心。

   原是她用一生吟咏《上邪》,而他用一生祭奠爱情。

   是谁负了谁已不再重要,她含恨而嫁,他郁郁而终,太多的身不由己,但怨生不逢时。如有来世,若卿未嫁,君未娶,再咏起那曲《上邪》。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上一页:千年风雅
下一页:妻的手术前后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