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暖暖的,很贴心!
 
 
修改时间:[2014/02/11 20:12]    阅读次数:[457]    发表者:[起缘]
 

  “暖暖的,很贴心。”、-——题记

  不知在什么时候,我也加入了狗仔队的行列。有了需殚精竭虑,用一生去捕捉的精彩瞬间。心出现的地方,我翻山越岭,一睹芳容!心温柔的家园,我誓死捍卫!心永恒的净土,我埋首入土!

  此时的我,摇旗呐喊!“心啊!赐予我忏悔的力量吧!”

  此时的我,迎风呼啸!“心啊!蹂躏我无知的身体吧!”

  此时的我,怒拳重击!“心啊!请让母亲安然而去吧!”

  “暖暖的,很贴心!”一直在如痴如醉的搜刮属于我的贴心。

  记得小时候。携三五好友,趁青蛙还在鼾声如雷时,我便下旨满门抄斩!瞬间,蛙首,蛙身,蛙手,琳琅满目在一亩三分青苹果乐园。自然而然的,作为我们要赶尽杀绝的下个目标(龙虾)来说,我们也算是功不可没。蛙饵一下水,静观其变(一场谋朝篡位似的明争暗斗也拉开了序幕)。只见各种虾兄虾姐在水下自相残杀。只为那梦中情人蛙肉的投怀送抱。福报大的龙虾,有幸吃住了之后死活不放,哪怕遍体鳞伤,也要咬紧目标。这样的始终如一对于当今的婚姻市场来说不得不说是一种无情蔑视。吃到了蛙肉的龙虾,也就从水生动物变为了餐桌“尸体”!真是佩服他们英勇就义前的坦然自若和民以食为天的坚决贯彻。如若多年前我能对孝道如此执着,也不至于沦陷在了物欲横流的“黄金沼泽”不能自拔。仅靠一句势单力薄的 “暖暖的,很贴心”来伺候我亏待多年的身体上宾——我的心。

  虾走了,带着“一生多命舛,死前终得饱”的临别微笑,安安分分在蜕变为虾肴的生命剧本中。蛙早走了,带着“入洞刚神游,出洞成虾饵”的献身壮举,“自由翱翔”在生前好友虾的张牙舞爪下。

  我们笑了,踩在虾的铮铮铁钳下,夕阳为背景,等待为点心,细细品味着夕阳下班,月亮替班间的每个生命音符。只为最终的口腹之欲。铮铮铁钳也在欢呼雀跃下,“哧溜”一声,幻化为孩子们孝敬胃的最好报答。

  我们笑了,踩在四分五裂的原本是虎背熊腰的蛙兄身上,畅想着暑假生活的有滋有味。可恨的却是,每一个夜明星稀的夜晚,我们还是需在蛙兄的全家总动员组团“声嘶力竭”下,才能安然入睡。而在每个睡眼惺忪的清晨,也是这帮生灵,以齐声呐喊的方式向上帝追讨回我们这群小朋友的精神抖擞。紧接着,我们又开始了新的一天的惨绝人寰的杀戮|——钓龙虾。有时候想想,我们的快乐竟然是流淌在生灵的血与泪的历史长河上的,不禁胆战心惊!仰望长天,也怕那不请自来的雷公电母。

  文及此“暖暖的,很贴心。”几个大字被小生自己刻写在了我新婚的床头柜前,刻的那么深,仿佛听到了床的哀号。刻的那么深,用手一摸竟凹凸有致!刻的那么深,竟然感叹于自己的鬼斧神工。我瞪大眼睛,仔细看了看这双笨拙的双手,拍打了几下床边,没错,这还是我自己的手,那双沾满了血腥的双手,我害怕!我蒙眼,却从手指间,不断泄露出蛙的歌声,不断演奏出虾的排兵布阵,和气势汹汹。

  窗外疾风暴走,仿佛预示着什么!

  轻轻的,我躺下身子,吹走木屑,闭上眼睛,蒙上被子,眼前出现了那奇异的场景。3只青蛙,3只大虾起着骏马,向我款款而来。马哥真是厚道啊!竟然当起了职业车夫。不会是来讨债的吧!我势单力薄,这下该如何是好。待及身前,6位兄台跳下马背,立身鞠躬行礼,真是汗颜。连生灵都向自然界最高的统治者人类行礼了,看来人类的九年制礼仪课程义务教育已经进入了成熟阶段了。

  此情此景,让人放松警惕,暖流激涌如潮水。回味当年我还是杀他们祖宗的仇人。应是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他们竟然……他们竟然……人类的九年制放下屠刀的义务教育也相当了得啊!可是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他们齐齐转过身,映入眼帘的却是每个“高僧”背上都印有一个字。定睛一看,竟然连起来是“暖暖的,很贴心。”

  虾说“当年你杀我全家70余口,我们家族差点断子绝孙。当时你虽未吃一口。可你不吃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你难辞其咎。不过念你今生吃荤不多,又每晚跪拜你死去的先祖,进行深深忏悔,我受龙王之托特来向你知会一声。让你不必再耿耿于怀当年的世纪屠杀了”

  “感谢龙王,感谢虾哥,大虾有大量,小弟定当以吃素为己任,以忏悔为信条。”

  蛙咳嗽了下“当年我族饱受身躯四分五裂之苦,但我们身残志坚,每晚仍不计前嫌“歌舞升平”只为你们安然入睡。作你们起床的前哨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今天我和虾兄一道入你心梦,扰你清修,是为知会你一事。授予你“爱护生灵,自我救赎先进人士”荣誉称号。你不必推脱和介怀,最近的岁月,你的善,你的爱,我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望此梦一醒,你能再接再厉,不辜负那些往生了多年的虾兄蛙弟对你的仁慈。不然,天涯海角,让你无处藏身”

  “是……是……是……”

  “马年到了,这几个字是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收下就好!”

  “暖暖的,很贴心。暖暖的,很贴心。”我一遍一遍的念着,我听到床头柜也说话了“暖暖的,很贴心。你下次刻字的时候能不能轻点啊!我可是你成长的见证者,我死了,你的这些英雄事迹可就石沉大海了……”

  哈哈,真有你的!

   施水锋 写于2014年2月7日晚11点37分

 
 
 
上一页:我的家风
下一页:纠缠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