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爱了,才能活过来
 
 
修改时间:[2014/01/24 20:12]    阅读次数:[513]    发表者:[起缘]
 

  时钟滴答,滴答,不急不缓的转动。砰砰,是心脏跳动的声音。这是生命存在的轨迹,活着的证据。

  我不知道,什么是爱。对我来说,爱情,是个疑点重重的案件。我想去破解它,或者说击溃它。

  我太好胜了,所以才造成后来我的一败涂地。用爱情做赌注,我一开始就输了。然而,我沾沾自喜。以为有百分之胜算的我,输在自己手里。人若是太自负,会死的很早的,我不就验证了这个不变定律。

  顾晨,遇上你,很好,很好。庆幸在那么一个明媚的午后遇上了你。那时的你,眉清目秀,笑起来,能温暖整个冬天。然而,这么温暖的你,却在最后给了我致命一击。顾晨,你,始终微笑的你,原来不曾真正为我笑过。

  故事的开始总是这么老套,年少轻狂的我,为了朋友之间的一个赌,当时我在咖啡店看见你,你身边围绕着朋友,周围又是很多人。千万人之中,我仿佛只看见了你。于是,就有了这个的开始。

  然后,我开始寻找机会遇上你。第一次,是酒吧。很难想象这么个鱼龙混杂的地方,竟然能和你染上半分关系,然而,我们遇上你,不是吗。一杯酒,火红与冰蓝组合成的一种色彩绚丽的液体,你说,它叫蛇舞。真是够怪的名字,就像你一样,足够神秘。很好,它吸引了我,就和你一样。我说,然后,留下一个背影。

  我知道,这是个不错的开始。然后,就有了第二次。我们渐渐熟悉,只言片语,然后慢慢说的多起来。看似温柔的你,事实上很健谈。天南地北,总能信手拈来,语调平静又温和,恰到好处的幽默又让人觉得很舒适。我想,是不是和你相处的每个人,都能这么融洽呢。

  你不是个主动的人,或许说,没有人能成为你主动的理由。但是,是不是我眼睛里的那死狡偕的目光,泄露了我的秘密。然后,兵临城下,四面楚歌,溃不成军。

  你说,周六去夜晨吧。说罢,狡猾的眨了眨眼睛。没有带眼镜的你,少了份书卷气,多了种邪魅诱惑,偏偏是这么吸引人。那里真是个不错的地方,上档次娱乐的地方,桌球是最简单的,然后就是各种各样的赌局。我想这里很适合我,当然,更适合你。你这样深藏不露的人,天生适合把一切掌握在手中。认定的事,毫不犹豫的去做。然后,证明自己。一次又一次,仿佛,从没输过。

  我们赌了一把。你说,赢了,我就是你的。我当然不会错过这样一个机会。从小到大,见过各种各样的赌局,父亲的教导,让我有比别人更加运筹帷幄的能力。我敢赌,也不怕输。往往,这样赢了几率很大。所以,我很少输。这次,也不例外。

  你是我的,我微笑着说。是的,我是你的了,当你用这样毫不在意的口气对我说时,我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你不是这么随便的人,我想,但是你做出了有违你原则的事,真是费解。

  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做着普通恋人做的事。吃饭,看电影,晚上当你抱着我时,贴着耳朵说着悄悄话。我想,你连调情的时候,都是温柔的。然后,我们就做了该做的事。醒来,你还是抱着我,这样温暖的感觉不曾有过。

  我想,这是什么感觉,热恋吗,我常常想我们是怎么开始的,你又是怎么上钩的。还是,一切开始过。你一如既往温柔待我,那是情人间的暧昧涟漪。想着,真是累。我想,这样便好了。

  顺其自然,还是顺从牛顿第一定律,我想是后者吧。当我看见你,已无法阻挡想要得到你的心情。然后,这样的野心又恰巧被你发现,然后你就配合我的心愿上钩,成为恋人。这是现在我们的关系,我的状态,我依旧在怀疑。

  然而我不是学生,你也不是老师,你不会言传身教,也不会热忱不求回报的告诉我答案。即使告诉了,又是另外一种误人子弟的途径了。

  这是我们的秘密,谁也不曾说破过。你是聪明人,你愿意维持这样的关系看我一天天沦陷在你温柔里,成为你的猎物。甚至,你奴隶。如你所愿,还真如此。我也恨,为何如此不争气呢,真是辜负了我爸当除的苦心教导了。

  我仿佛离不开你了,某种*惯导致我一天天依赖你。当你对我说,你要离开时还真是措手不及。看见我当时脸上震惊的表情,拉着你喃喃自语,你不要走。你依旧微笑如昨。

  真相揭开时总是撕心裂肺的疼,你说,你我不是心中有数吗。这只是个愿者上钩的游戏。现在,是宣告游戏终结的时刻了。苏合,难道你不明白。

  是,从我开始,到你为止的游戏。一切,仅此而已。你走吧,我说。你整理箱子,不留一丝眷恋的回到你该在的地方。在你皮夹里看见了你未婚妻的照片,年轻美好的笑容连我也觉得你和她在一起会很幸福。

  以失败告终,我的爱,成了一个笑话。本以为我能云淡风轻,之前的从容游戏,只因为爱上了你。一切全部洗牌,开始不作数。好了,你走了,赢了。

  当初让我赢,也是你的放纵的砝码。现在,你到了生活的正轨。我只是,你走过路脱轨中的一节。很好,棋落成局,将军。

  顾晨,你终于成了我的回忆。爱过,会后悔。回忆很美,很真。现在的你,不在身旁,本以为我会恨你。后来,在很久远的后来,我终于想明白,我选择错了一个遇见你的方式。一错,再回首,终成残局。我在我们生活过的房间你,没有找到你一丝一毫存在过的痕迹。你永远这么干净,走的不留一丝痕迹。

  再遇见,你已经是西装革履的商界精英,手里挽着美丽的娇妻,看见了久违已久你对我微笑。

  我爱上的,也不是现在的你。或许我该满足,至少你把最真实的那段时光给了我。再见,顾晨。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