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希望你在未来等我
 
 
修改时间:[2013/11/02 09:12]    阅读次数:[444]    发表者:[起缘]
 

  穿过漫长漫长的黑夜,为何总是看不见希望,在绝望的时刻,坠入了无尽的深渊时,才发现希望一直在身边未成离去,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最后留下眼泪作为结局。——题记

  睁开朦胧的双眼,天还未亮我已经醒着,月光偷渡进我的卧室映射在还没有写完的文章上,那笔似乎变得更加憔悴,不难发现文章在月光下哭泣。水杯里的水莫名的激起一阵涟漪,披上蓝色的外套迈出大门一眼望去,似乎整个世界都被黑色的乌云笼罩着,只有凄清的月在诉说着自己的故事。

  在这安静的世界里我彳亍于柏油路上,周围的高楼大厦给人一阵阵压抑,曾经熟悉的一切,此刻却觉得如此陌生,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似的,我的心同不宁的风一同彷徨。彷徨与这个没有光的城市,在高楼与高楼的夹缝之间有一条一望无际的小路,为何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迫使我走过去,就像黑洞一样,对这陌生的小路居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是儿时树林中的那颗巨大的橄榄树,当她在一次出现在眼前时只是熟悉觉说不出个所以然。怀着好奇心向前走去。想走到路的尽头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是什么拥有这熟悉的感觉。

  这小路是由鹅卵石铺成的,脚踩在上面有一种按摩的感觉,身体瞬间感觉轻松的许多,漫步于小路之上,渐渐的城市离我远去,我没有回头,因为我认为没有必要,这里没有我所需要的,反而我总认为走完这条路会改变我的一生。周围是荒废的田地一望无际,只能看到微风拂过顽强的小草不屈的身影,抬头仰望月亮就在路的正前方,充满着迷人的月光,洒在路面像是一条披上月光的小路。

  时光伴着我脚步的节奏渐渐离去,可路依然没有尽头,周围的一成不变,让我不禁怀疑时间是否停止?身心随着身体的疲劳也渐渐的疲惫了,像是一种幽怨压着心底一样,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虽然没有带手表的*惯,但是我知道离天明不远了,可路依然看不到尽头,渐渐地一种燃烧从脚底一直到头顶,无力的行走在小路上,这双鞋才买不久似乎变得格外陈旧,我一直在提醒自己究竟有没有必要继续走下去,我累了真的累了,而这一成不变的风景让我感到厌倦,即使它再怎么宽阔,在怎么使人心旷神怡,在*惯之后,感觉到的只是无尽的厌倦。在我即将放弃的时候,另外一种思想告诉我,我难道是在逃避吗?我不敢接受这现实的挑战,甚至连一条小路都无法征服,默默地前行,没有任何目的,只是一味的想走到尽头,仿佛那里有我所需要的东西,又或者是这条路根本没有尽头,或许尽头是万丈深渊,但是 我并不想停下脚步。

  天空变成了灰色,隐隐约约能看见前方的森林,难道小路的尽头是一片郁郁葱葱吗?可我靠近时才发现,原来并没有到终点,小路像是一把利剑把森林劈成两部分,走进去才发现,黑暗又近了一步,一片片茂密的阴影像是鬼魂般在晃动,而你却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只是全身毛孔的紧缩让你浑身不自在,此刻我想起来罗斯福总统曾经的那句话“我们所恐惧的其实是恐惧本身”。可就是这恐惧常常使我们迷茫。已经走到这里来了,要是在回头就代表刚才走过的路是白费了,森林里黯淡无光,小小的身躯被黑暗所包围,可是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似乎是被保护了一样,在茂密的林叶之间是一缕缕金色的光芒像我袭来,零星的点缀着这一片片郁郁葱葱,阳光很柔,像水一般倾斜在这一片枝叶和花上,阳光很温暖,像是儿时母亲爱得怀抱,阳光很耀眼,它照亮了夜行的路。此刻我停下了脚步,伸展双臂,像是雏鸟刚学会飞行一样,用尽全身的力量将双臂张开,感受着这破晓的第一缕阳光,这个晨曦似乎格外的美丽,缓缓道闭上双眼,身体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此刻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在这一瞬间停止。

  阳光并没有让这条路的距离缩短,反而它变得更远了,这一片森林似乎比大海还要辽阔,一直没有边缘,这里没有一个石凳可以供你休息的地方,想要就地而坐可是又不想停止脚步,或许说不能,因为双脚仿佛已经不听自己的使唤了,感觉它是脱离了身体的一个独立的存在。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哭泣的感觉,为什么哭泣?为什么悲哀?为什么伤心?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是一味的行走,行走于这片荒凉的道路,感受着微风吹来的无尽伤感,始终眼泪被封锁在瞳孔里徘徊,久久不能低下,为什么呢?为什么不哭泣?旁边有没有任何人看见?此刻应该大声的哭泣,尽力的抒发自己的情感,为什么还要强忍住眼泪?难道是害怕吗?害怕被自己嘲笑。还是害怕其他的什么?

  我真的不想在走下去了,我似乎看到了失望,不!是前所未有的绝望。可此刻我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我正在怀疑自己会不会突然晕倒,而在这偏僻的森林里不会有任何人经过,等待着的或许就是死亡。肚子似乎开始发牢骚了,我已经一天没有进食了,而前方依然渺茫,走在死亡的边缘,隐隐约约看到死神拿着手里的镰刀在眼前徘徊,他似乎不像神话中那样惧怕阿波罗的力量,似乎随时要将我的灵魂夺走,可是他却迟迟不动手,他是想继续看我狼狈的样子吗?想到这里就觉得厌恶。平时自己走的比这远得多的路程都不会像现在这般狼狈,但是现在却连跑的能力都没有,上帝真是会折磨人,在此刻将我的力量夺走。挥一挥衣袖死神消失在眼前,我还不会在这里倒下,因为我还没有走到尽头。

  怀着这个信念我从没有停止脚步,尽管我已经没有知觉了,林间出现了黄昏的色彩,让我感到一阵阵莫名的彷徨,终于,我看到了路的尽头,在我走出森林的一刹那,全身被兴奋包围,在我小小的身躯后面是一条时而曲折时而笔直的小路和一片大海般辽阔的郁郁葱葱。而眼前的不是万丈深渊而是最美丽的景色,她的美丽无法用文字形容。周围被两条郁郁葱葱的巨大山脉包围,在山脉之间有一条瀑布因为染上了黄昏的色彩而变得温柔,它静静的泻下像一条垂直的小溪一般,眼前的是一片野花五彩缤纷,可谓是“乱花渐欲迷人眼”上面还有蝴蝶在翩翩起舞,在过去是一个水池,周围是金色的细沙,在细沙上是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秀发流及腰尺,没有任何包装的天然女子在黄昏的渲染下手舞足蹈,迷人的舞姿似乎并不是来自于这个世界,反而像是天边七彩云霞里飘浮出来的,纤纤玉指感受着微风在指尖划过的快感,深情的眼眸里似乎暗暗地隐藏着深深的回忆,微笑着的脸颊满是幸福的味道。在花丛和草丛与细沙之间的是一栋两层楼的小木屋,这里的一切仿佛是那么的快乐,尽管我不知道除了人类还有什么事物会有感情,如果有那一定很快乐吧!因为我看到这一切时,心里是暖暖的,仿佛幸福就在眼前,仿佛忘记了曾经的所有,就连刚刚走过的小路都忘记了,这里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而我有幸坚持了下来,来到了这个世外桃源。

  那女孩停下了舞蹈,望着我的方向凝视,她注意到了我吗?后来我才发现她凝视面前的一只蝴蝶,她将手指停在空中,那只白色的蝴蝶落在她的中指上,她们像是在窃窃私语。女孩突然转身离开,向着瀑布方向她迈着轻盈的步子,我使用全身的力量支撑着身体,走过草坪和花丛,这里的蝴蝶似乎并不怕人,总是在我身边环绕,“莫非它们想将我托起,”我暗暗的想到,不过我也试着用手去抓它们,它们并不会闪躲,将它们轻轻地握住,放在胸前展开,它在你的手掌心里面缓慢的扇动着翅膀,美丽极了。压抑着的心情瞬间舒适了,我走到小木屋旁,上了一个很低的阶梯,门前散落着花瓣,走进去首先引入眼帘的是对面墙壁上的一幅画,画的是一个女子含情脉脉的望着被黄昏渲染的天空,天空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大洞深不可测,周围还带有闪电,天边的彩云都被吸引在旁边。两边墙壁上挂满了一幅幅字画,一个个字像是一个个动物,仿佛即将挣脱纸张的束缚,中间是一张面积不大的桌子,旁边有两根木板凳,在对面还有一个像是衣柜的木柜。屋子太过简陋了,连厨房和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当我想要回头准备离开的时候,猛然发现她就站在我的身后,“怎么办?我会不会被当做小偷而挨一顿臭骂。”想到这里就是一阵阵不愉快。我深吸一口气等待暴风雨的来临。结果她只是露出夕阳般的微笑深入心里,暖暖的,可以从她的眼中看出她没有惊讶!或者是愤怒的意思,异常的淡淡。“那个……”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将声音一味的拖长。“你是谁?为什么回来到这里?”她轻言细语的问。“我是一个流浪者,无意间发现了这个地方。”“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晓曦,这个——我什么都没有拿。”“我知道,更何况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她看样子相信我。“那个我先走了。”我刚想要逃出这是非之地时被她叫住了,“完了果然还是怀疑我,这次完蛋了。”我心里暗暗的失落。“你一定饿了吧!不如留下来吃了饭再走。”她的笑脸似乎并没有恶意。“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本来想拒绝的,但是我的肚子投了反对票,我只有留下来先吃饭。“不过你连厨房都没有,吃什么呀!”我很疑惑。“到后面去吧!”她示意我跟着她,我跟着她来到木屋的后面。“这厨房很特殊呀!为什么选择在房子外面而不是里面呢?”我疑惑的发问。她和我说了一些放在屋子里面的坏处,什么木房子容易着火之类的我也既不太清楚了。总之她叫我去不远处的田地里面采一种紫色的蔬菜,和紫菜很相似。那种蔬菜叶子大,根很细,是我从没有见过的品种,真的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我回到屋子里等待着,我顿时忧郁了,我不知道我在等待什么?等待饭菜?还是等待着回去?还是……这种感觉越来越奇怪,我于是晃了晃头不想去想这些,为什么这里总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在哪见过,但是又是那么的陌生,我的目光扫描着这件小木屋的每一个角落,很近,很远,很熟悉,很陌生,一种悲伤淹到心头。就在我快要大叫着发泄心里的纠结时,她端着菜进来了,纤纤细?i,精妙无双,一举一动无不体现者优雅和温柔。“好吃吗?”她亲切的问。“挺好吃的,细滑而柔美。”我称赞道。吃饱了,感觉力量又回来了。“那个谢谢你的款待,那我先走了。”“天色有点晚了,为何不留下来等待明天早上在走。”她说完后我觉得很有道理,可是我就没有发现一张床,我开始好奇她晚上在哪休息的?“这个,你这里好像连一张床都没有呀!你晚上在哪休息呢?”我很礼貌的问。“我通常就是在桌子上睡着的。”她的回答我有些惊讶!“不会吧!那样对身体不好呀!”我关心道。“没什么的,我以前就是这样过来的。”我有些无言以对。

  “那幅画怎么回事?”我指着挂在墙上那副空白的纸,当时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要这样问?“你觉得好看吗?”她的回答让我顿时傻了,好看吗?什么都没有呀!我觉得她有点不正常,但是想一想我身边的人也经常说我不正常,于是我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挺好看的,画的是什么?”她偷偷地笑了。“画的是希望。”她的眼里有对某种东西的向往,可是我看不出那是什么?“哦”我似懂非懂的回答。她踏出门去,我跟着过去,她在池塘边的细沙上起舞,那舞姿时而像蝴蝶翩翩起舞,时而像孔雀开屏,时而像百花齐放。一种从未有过的视觉感受在此刻降临。却不知已到了晚上,那一丝丝秀发在月光的渲染下化成这个世界最美丽的弧线。这舞蹈好像在哪见过?只是回忆不起来。

  跳完后和她一起坐在门边,她进去从木柜里面拿了一支笛子。“你会吹笛子吗?”“会一点点”她将笛子交给我,我很小心的吹起来,我真的怕出一点错误。“你的笛声很紧张呀!”“有点小紧张,适应就好了”我尴尬的说。一曲过后她说话了“真是的一点都没有进步嘛!”“没有进步难道你以前听过我吹笛子?”我显得有些糊涂?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虽然对她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是我的理性告诉我我并没有见过她。她拿过我手中的笛子,轻轻地放在嘴边,纤纤玉指在笛子上跳舞,吹出一阵阵柔美的旋律绕着心旋转,是雪,仿佛在她的笛声里隐藏着雪,雪的柔美,不!是泪,有泪的凄凉。不!是星光,是星光的深情。此刻我仿佛看到了她眼中那被月光倾泻的泪水缓缓的从眼角冒出。而我却很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有静静的坐在旁边听。这首曲子好像很长,长到足以让一个女孩哭泣半个小时。

  她放下笛子对着我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好吗?”“说吧!反正现在也挺无聊的。”“说的是在一个古老的时代有一个皇帝得到了恶魔的力量吞并了其它国家,那个皇帝残暴不仁,经常欺压百姓,后来出来了一个叫克尔非斯的英雄,他拥有一种神秘的力量,那力量足以打败恶魔,他带领人们起义准备推翻恶魔的统治,恶魔大势已去但是因为恶魔到最后都要垂死挣扎,恶魔挟持着克尔非斯的女人想让克尔非斯用兵权来换,克尔非斯身边的朋友劝他以大局为重天下需要一个明智仁德的君主,克尔非斯也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人,他说:“我不会将兵权交给你的,觉悟吧!恶魔,你没有退路放开菲儿。”“是吗?那我就将她丢入异次元里面,这样谁也找不到她?就算你身边的安诺德能够将人复活,但是如果她进入异次元也就没有人找得到她,和死了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你可要想清楚了明智仁德的君主难道这女孩不是你的人民吗?”恶魔在背后划出一个黑色的圈悬挂在空中,一种无限的深邃感不知道这个黑色的圈会通向哪里?恶魔将菲儿拽到黑圈旁。克尔非斯沉默了,“快一点,我要将这个女人丢进异次元了”恶魔又一次叫唤。等到恶魔再一次张口的那一刹那间,克尔非斯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剑刺穿恶魔的胸膛,当他的手快要抓住菲儿的手时,恶魔用尽最后的力量用刀将克尔非斯的手斩断一把将菲儿丢进了异次元,“果真是一位明智的君主,只可惜你失去了你最爱的女人。”恶魔用嘲笑的口气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菲儿,”克尔非斯用尽全身的力量对着圈内呼唤,那声音充满凄凉,他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沉默了,大约10分钟后,他的手臂瞬间长出来回过头对安若德说:“这个世界以后就交给你了。”“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才是世界的君主。”“现在不是了,我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好还谈什么君主。”克尔非斯的声音越发低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安若德感觉有点不对劲。“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找菲儿。”“你疯了,那是异次元你不知道你能不能和她一起掉入一个次元,而且那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你会变成什么样,你都不知道。”“正是因为对那边的世界一无所知所以我更加要去,因为我仿佛感觉到菲儿现在处于黑暗之中,她现在很孤独,很害怕,她很需要我,因为对她来说我是她的全部,而对于我来说她也是我的全部,倘若没有菲儿我的生命将没有任何意义。”他说完之后奋不顾身的跳进了异次元,所有人的阻拦都没有用,最后异次元关闭,他们只能坐在那里哭泣沉默。而这一切都被那个叫菲儿的女人看在眼里。她在跳进异次元的时候头一直向着他坠入的黑圈,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怎么样这故事是不是很烂呀!她显出了一副忧郁的脸孔“没有,说的很精彩。”晓曦一直注视着她的眼眸。

  夜深了,她不知不觉中将头靠在晓曦的肩膀上睡着了,晓曦无奈只好坐着不动,看她半天没有反应晓曦轻轻地用手扶着她的脑袋轻而缓慢的放在木板上,然后将她抱进小木屋轻轻地放在木板上,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轻轻地盖在她身上,生怕自己的一举一动会吵醒她,然后他独自走到外面的池塘边,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一直在寻找什么?仿佛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缺失的生命似乎在这里被填满了,他望了望四周,终于他的目光停留在小木屋,脑海里闪过的是女孩的身影和刚才那段凄凉的故事。“这里是哪里?这月光好柔,好温暖,又好沧桑,好悲凉,给人一种复杂的情感。”他自言自语。让后他将头低下望着水面里的自己从未有过的陌生感,他在怀疑这究竟是不是自己,尽管明天都会对着镜子刮胡子但是他还是认不出。他摇了摇头决定什么都不在想,反正明天就回去了他怀着这个想法走进小木屋坐在凳子上将头埋在桌子上睡着了。当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外套披在了自己的背上,女孩端着紫菜上前说,“你醒了,谢谢你昨晚的外套,来先吃一点东西吧!”饭后他说:“请问有没有水,我有点渴。”“水在小溪边,那里的水可干净了,你可以直接饮用。”两人来到小溪边,这小溪是由两条山脉之间的瀑布倾泻而下形成的,这条弯曲的小溪几乎围绕这地方一圈后流向了森林的另一边。这瀑布很温柔,水是缓缓而下,溅起的水珠还没有人一半的高度,但每一颗水珠结果阳光的折射放射出一种迷人的光线,这条温柔的瀑布也被染上了阳光的色彩,就像是阳光从山脉之间流下一样,然后围绕这里逛了一圈,将阳光和溪水补给这里的花草。她先走过去用双手捧起一缕溪水喝下去,像是在证明这水很干净。其实并不需要证明虽然溪水很浅,但是这溪水的清晰度足以证明它的干净。晓曦将身子俯下直接用嘴去喝,喝足了后擦擦嘴角的溪水说:“甜甜的,还不错。”然后就是一阵欢笑,没错两人都笑了。临走之前女孩将那副空白的画交到了晓曦手中,“这是什么?”晓曦不解的问。“这是你说我画的漂亮的那幅画呀!我将他送给你。”晓曦头脑中突然闪过那副空白的画,“好像是画的希望吧!”晓曦傻傻的回答。女孩腼腆的笑了:“没错,这是我画的最好的一副现在送给你了。”虽然晓曦半懂不懂的但是他还是收下了,“谢谢你,那我先走了。”

  晓曦走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好像缺少了什么?但是想到自己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又怎么会缺少什么呢?那种怪怪的感觉一直徘徊于心头,不知怎么了有一种不想离去的强烈冲动,他回过头发现女孩一直站在那里凝望他,然后女孩又开始跳舞了,他站在那里静静的看完女孩的最后一支舞蹈后离去了。为什么是最后一支舞蹈呢?仿佛在也不能来这地方似的,他迷茫了。终于筋疲力尽的他走出了森林,迈过了小路,看见了城市,在他看见城市回头想望见那女孩时才发现已经很远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积压在心头,身体和身心都疲惫的他躺在床上睡着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到了第二天早晨,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却分不清那究竟是现实还是梦,知道他发现床边的那幅画时才知道原来那些都是真实的,一股强烈的好奇心迫使他打开那幅画,在打开那幅画的一瞬间他茫然了,原本是空白的纸上却出现了那个女孩微笑的面孔,恐惧,惊讶,茫然,痛苦一股脑的向他袭击,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只是不住的流着泪水。“不!不要!”他冲了出去,门也没有关,他奔跑于大街上,他在寻找那条陌生而熟悉的小路,看不到,一座座高楼大厦掩盖了他的去路,寻不到,她迷人的舞蹈仿佛再也看不见。“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真的好笨呀!”他的声音不住的颤抖。中午了,他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止过,但是那条小路像是在人间蒸发了一样寻不到足迹,或许那条小路根本不是人间的路。看着他异样的举动周围的人都投以异样的目光,可是他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那个女孩,他的头脑已经被那女孩的回忆以及那幅画装满了。精疲力竭的他倒在地上一边啜泣嘴里还不停的说:“对不起,又一次,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此刻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幅画上的一句话“再见了克尔非斯,这是我在这个次元送给你最后的礼物,只要有希望,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再见的,我在未来等你我的克尔非斯,我的克尔非斯。”“菲儿!”他仰天大哭,声音冲出了九霄云外。为什么?为什么我能够想象得出菲儿画画时孤独的身影;为什么?为什么我看见她在写字的时候哭泣的面孔;为什么?为什么我能够感觉到她的痛苦。那撕心裂肺的痛足以让人死上千百次,为什么?为什么菲儿还要完全的活着?他的心一直不停的发问。“因为有个人曾经为了她放弃了一切,有个人曾经说过自己不属于自己而属于她,有个人也说过没有她生命将没有任何意义,她的行为说明她也可以做到这一切。”古老的声音从心底发出,是那么的飘渺,那么的玄乎不定,让他茫然,也让他清醒,他勇敢地站起来,向着今朝的阳光,仿佛是她美丽的面孔,他伸出手去抓,“我在未来等你我的克尔非斯。”这一句话再一次在耳边响起。

  泪滴在心里激起一层层涟漪,在每一个安静的夜晚总会有一个人在星空下用笛子吹着不为人知的曲子,那忧伤的旋律似乎并不是来自于这个世界,星光灿烂的夜空里仿佛能够看见一个女孩甜美的微笑,流星划过天际,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思恋。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