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最亮的星
 
 
修改时间:[2013/09/15 16:14]    阅读次数:[378]    发表者:[起缘]
 

   今年、今夜,又是如此。小小的上弦月就挂在天上,星星无精打采地亮着,好似下一刻就会熄灭。

   望着手里又空了的啤酒罐,无奈地扔到一边。清脆的声音响了几声,就见它停在了房顶的边缘,不再动了。

   入秋的夜晚是很凉的,屋顶的风一直不断。

   我双臂环着腿,缩成一团。若是在两年前,定有一件大衣会在这时候披在我身上吧?

   哎,两年了呢••••••
   (1)
   一个人闯到了这里。多少年无人问津的生日就让这一个陌生人加入了。因为,他说他会作曲。

   “帮我写首歌吧,关于我的事。”

   他走过来,和我一样,坐在屋顶上,随手拿起一罐啤酒打开。“说说你的事吧。”

   “我有一个亲人,也是在这个世上唯一一个亲人,那就是我的母亲。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的父亲。母亲对他只字不提。母亲她说是她个孤儿,连父母都没有。从小,她就对我说:宝贝,你是妈妈唯一的依靠,你要好好活着,不要离开妈妈,好吗?

   “当时,母亲像一个孩子一样问我,那种感觉是平时所没有的。她笑了,可我明明感觉到有一滴泪滴在了我的手背上。母亲对我,真的很好。

   “两年前,也是这个时候,我的生日。一整天,母亲对我都是冷冷淡淡。我不要求她给我办什么生日会,但我连一句‘生日快乐’都没等到。晚上,我在这一个人喝酒,很晚才回家。母亲竟然没睡,就在客厅里等我。

   “她开口的第一句,竟是冷冷的:‘干什么去了!’像是质问,却又觉得不像。我说‘心情不好。’母亲站起来,冲我吼:‘心情不好就能这么晚回来?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你就对我说一句心情不好应付了!别忘了你是谁••••••’‘妈!别说了,我烦了。’我说。她还是喋喋不休,‘好哇,你竟然嫌我烦!我走!我走你就不烦了吧!’我也恼了,吼道:‘你要走就走!没人拦你!’

   “她提着箱子走了。没有一丝犹豫。

   “第二天,我还是没见到母亲,她没回来。收拾屋子的时候,我意外地发现了一封信。信没有封口,上面的字数不多,加上标点只有短短几字:孩子,对不起,原谅妈妈不能陪你了。

   “我像疯了一样跑出了家门。我不知道我母亲去了哪里!那时,我才猛然间发现在这世界上母亲是我唯一的亲人啊!我终于感受到了无助,从小到大第一次的无助••••••

   “母亲带走了一切,那是她在我身边存在过的所有证据。没有人相信我身边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他们一直认为我是个疯子,没有人会听我说••••••

   “直到现在。”我凄凉一笑,“我还没有找到母亲呢。”
   (2)
   关于这件事,我也不是第一次听别人说过了。那是在几天前,我正在为父亲工作的不顺利而伤神,有一个妇人找到了我,她没有说她的名字,一开头就讲了这个故事。

   她说,帮她的女儿解开心结,她就会让我父亲的公司恢复原来的生气。

   我同意了,不过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其实我想问她,既然你那么疼爱自己的女儿,为什么当初又要离开呢?若你一日不出现在她面前,她的愧疚就越深。

   我没有说,因为我知道父亲公司的命运就掌握在她的手里,只要我多说了一句让她不顺心的话,父亲的公司就会顷刻倒闭。

   “没有结局的故事?”我漫不经心地问。

   “对,没有。不过只是暂时的,走有一天,我会制造出一个结局。”她抬头望向正前方的星星,那是今晚最亮的星星。

   “好。”我的声音有了些醉意,“一年,给我一年的时间,一年后的今天,我把歌词给你,怎样?”

   “你看吧。”
  
   一年前的这天,我答应了一个人给她写一首歌。那是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故事,不过没有结局。故事不长,她说得断断续续,心里一定还在做着挣扎吧?

   看着她单薄的背影,从心底由生出一种心疼的感觉。又是一件深色的衣服,仿佛和夜空融为了一体。

   她转过身,半眯着眼向我伸手,我知道她是在向我要歌词,但胳臂沉得厉害,手里那几张薄薄的纸总是递不过去。我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给她写歌是对是错。

   见我没有反应,她哼了一声,转过身去,不再理我。

   夜,就这么静着。风,就这么吹着。

   她以前说过,她写过挺多文章,但都是不成名的小作,唯一那一篇已经写了一半的长篇,也在母亲失踪后停了。我问她,为什么不把自己的事写下来?她回答说,她累了,这才是真的累了。

   我向前走了两步,把歌词放在她身边,转身走开。当走到楼梯口,我却又转过来,远远地望着她。

   她拿起那几张纸,也不翻开,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时间在流逝,她就这么坐着一动不动。许久,那里出现了一星火光,渐渐地扩大,照着她微垂着眸子的脸。

   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她是不愿意面对自己,面对这个社会而已。

   我转身离开,就像当初她母亲离开时那样,没有一丝犹豫,不再回头。
   (3)
   看着火光在眼前陨灭,最后一个字也化成烟尘飞散。我仿佛看见了母亲那的朴素面孔出现在了火光里,是那么清晰,让我再一次想起了这么一个慈祥的面容,在离开时那决绝的样子。

   只是现在离我太远,无法触摸到了。
  抬眼,在四周搜寻着一个身影,当没有发现他时,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心情,是失望吗?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呵。

   我坐在地上,望着身前的一堆灰烬,笑了。

   这一天来得太晚了,不过还来得及,多少年的心魔,终于可以放下了吧?

   世上所有的母亲,都是孩子生命中的过客,又何必要记那么牢呢?

   有时候应适当的忘记呀!

   我站起身,对着每到生日这天格外亮的星星大声喊道:“妈妈,放心吧,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我记得小时候,妈妈曾经拉着我,指向那颗最亮的星星说:“宝贝,假如有一天妈妈不能陪在你身边了,妈妈就会去那颗星星上,做守护星星的天使,这样每个生日都能见到你,跟你在一起了。”

   妈妈,我等你回来!我的手渐渐收紧,心里暗暗道。
   (4)

   车在一幢别墅前停下,我下了车,门口的侍女迎上来,向我鞠了一躬,引着我向里面走去。夫人离开她也有三年的时间了吧?若不是夫人告诉他,恐怕在这个世上,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在每年的这天,有个人会在房顶上独自喝酒为自己过生日。

   推开这道红木门,就见一个雍容的妇人坐在正中央的,见我进来,急忙问道:“怎么样她有什么表现?”

  “她••••••把稿子烧了。”

  “哦。”妇人点了点头,垂下了目光。

  “夫人,既然你那么想念她,怎么不去看看。”这时我一直藏在心底的问题。

  “不。她会失望的。给她一个念想也好。”妇人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我笑了一笑,“希望夫人的决定是对的。”

  “你先下去吧。”妇人摆摆手,深深地埋下了头。“还有,不要向她提起关于我的任何事。”

   我带上门出来,向走廊外走去。当夜空出现在头顶,我嘴角勾起一抹嘲讽,不由得向她的方向望去,在无数房屋中已经寻不到了她的身影。

   在这之间,不过是个交易,谁也不知谁的名字,从此之后,所有的经历,都忘记吧!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