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想念爸爸
 
 
修改时间:[2013/09/13 10:15]    阅读次数:[658]    发表者:[起缘]
 

   爸爸去世五年了,这五年来我一直想写一篇纪念爸爸的文章。可一直无法克制心中的伤痛。现在只要我听刘和刚的‘父亲’,我都会情不自禁潸然泪下。爸爸的品德,爸爸的教诲,爸爸的一切都能勾起我无尽绵长的思念。

   爸爸出生在山沟。爷爷有七个孩子,爸爸1944年出生,是家中的老大。爸爸一生很辛苦。在饥饿中挣扎,在贫困中长大。他没有快乐的童年,自打记事起就琐事缠身。他不仅要帮助爸爸妈妈,还要照顾四个妹妹,两个弟弟。聪明的他不仅掌握了所有农活技术,而且还会制造各种简单的农具。农闲之余,爸爸用树枝练就了一手漂亮的书法。早晨天不亮就起床,搂一笤子柴火再上学。爸爸头脑灵活,爱钻研。高小毕业后就上班了,到话房当了一名外线工。他没有学过无线电技术,但却自己学会了修理电话机,锡焊技术。后来爸爸到广播站工作,学会了修理大喇叭、收音机和录音机。爸爸的足迹踏遍了全乡的所有村庄。架线、安喇叭,把声音送进了千家万户。农村有收音机的不多,坏了也没人会修。爸爸好求,一个破帆布兜子装满了工具,走到哪里修到哪里。也不要钱,让急了吃顿饭。到现在,去农村老家,一打听上岁数人,说我爸爸没有不知道的。

   爸爸年轻的时候很英俊,但因为家里贫困,错过了很多成家的机会。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爸爸下乡的时候在姥姥家吃饭,当时妈妈是附近有名的铁姑娘,经人一撮合,就成了。爸爸憨厚脾气好,妈妈泼辣性子急,俩人性格互补。在乡街里农户家找了一间对面屋结婚了。

   婚后爸爸也没有过上几天幸福的日子。爸爸不仅要过自己的日子,还要操心妹妹弟弟的婚事。妈妈年轻时干活不惜力,作下了不少病,生了五个孩子都前后夭折了,生我和哥哥的时候也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哥哥小时候不听话,非常犟,说要吃什么一声的,告诉他代销点关门了他不信,非得爸爸抱着他到代销点看真关门才罢休。我小时候更不省心,妈妈没奶,爸爸托人从外地捎奶粉。三岁时哥哥作撸,把自行车扳倒了,砸断了我的腿,五岁时我得了气管炎,打了一年青霉素才去根。爸爸为我们操碎了心。日子在紧张忙乱中一天天度过,很快我的三个姑姑出嫁了。家里剩下俩个叔叔,一个姑姑。由于家里困难,俩叔叔都二十五六才成家。爸爸见人就托,那媒人请的,家里几乎天天不拉桌。二叔有一个对象都换盅了,头办礼点了,过了不长时间就一直挑刺,最后黄了,还不给退彩礼,俩媒人在我家炕上好个哭。经官动府也没要回几个钱。俩个叔叔出外打工挣钱,爷爷奶奶有病,家里的活就爸爸和老姑干,为帮家里,老姑二十六岁才出门子。(当时农村结婚早,一般人家二十岁左右都结婚了。)二叔当时结婚在爷爷家,老叔结婚时爸爸又张罗给盖的房子。那时候借钱太难,舍脸扒皮的不容易,磕磕绊绊的叔叔姑姑们相继成了家。

   爸爸一生很节俭,尤其在自己身上。在乡政府大院,爸爸是个能人,平日黑板报,过年对子都是爸爸写。乡里开会布置音响、执机、播音全包。几届领导对他都很满意。组织上让爸爸入党,爸爸心疼几个党费没有入,后来耽误了他的前程。干了二十一年后,爸爸转成了大集体,去进高工得花钱,我和哥哥都上初中,为了我们他没有去。后来谈起这件事爸爸都很遗憾。有一天在妈妈家翻起过去的照片,爸爸的照片不多,仔细一看大多数照片中穿的衣服都是我的旧衣服,有一张照片穿的是我在师范念书时的白竖条裤子和雪地靴,和他上身中山装极不协调。他慈祥的面庞充满着温情,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眼泪夺眶而出。

   爸爸很重义气,为人厚道,每个营子都有朋友。到哪里都有酒喝,爸爸量不大,但划一手好拳。无论左邻右舍,还是乡里乡亲,爸爸有求必应。由于人缘好,只要他在家,家里就一帮人,打扑克、唠嗑。逢年过节的时候,家里更是推不开门。每年烟酒茶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爸爸还富有爱心,邻村有个孙疯子,原来是个好人,后来受了刺激。饭口的时候在街里看见他,爸爸总给他整一口吃的,有时候他半夜三更敲我家大门,爸爸都会起来给他拿吃的。有几年逃荒的比较多,只要要饭的进门,爸爸从不往外撵,也不嫌弃,总是打发他们乐呵地走。今年腊月去乡下老姑家,回来时路上有一个等车的,我捎上了他。他问我,我说我老家也是这里的。他问我爸爸是谁?我告诉了他。他说了我爸爸很多事,最后说了一句话:“你爸爸是个大好人。”在一个荒乡僻壤的老乡嘴里我听到了这就话,心里很是自豪。

   爸爸从小就鼓励我们哥俩读书,虽然爸爸节俭,但在我和哥哥身上他从没吝啬过。我小时候,小人书一纸箱子,只要供销社一来新书,爸爸总第一时间给我买。有一次,爸爸给我买了岳飞传,我高兴极了,拿着书飞奔进屋向哥哥报告。刚孵出的小鸭子在门槛子底下,我一脚踩死一个,妈妈拿笤帚疙瘩把我好个揍。记得八九年爸爸赶车去木头营子送我们哥俩念书,一路语重心长。一家供两个学生不容易,虽然拉了不少饥荒,但爸爸说:“只要我们哥俩念,砸锅卖铁也要供。”几年后,我考上了师范,哥哥考上了大专(计划内自费生)。为了供我们俩,爸爸妈妈没少受了累,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我毕业后在街里安了家,爸爸退休也搬来了。为了贴补家用,爸爸在街外的工厂找了一份打更的活。我偶尔骑摩托去看他,他也经常回来,不是送柴火,就是送菜。有一次,我去看他,他说感冒一直不好,我说去医院检查,他说没事的。我回街里买了药送去。快过年的时候,爸爸回来了,他说脖子上长了几个疙瘩,妈妈陪他去医院,夏大夫让我妈妈叫我,他说你领你爸爸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吧。到赤峰检查,做病理,是癌。北京专家看了片子说,已经晚期了,原始病发灶是胃,后转移到肺,现在淋巴也有了,没有治疗的必要了。结果如晴天霹雳,我懵了。我在医院对过体育场整整哭了两个小时。怕爸爸看出来,朋友接爸爸先走的。接下来的日子,我度日如年,一边想办法治疗,一边强颜欢笑。正值春节,正月妈妈过生日,我把几个姑姑先后都接来,爸爸没有吃过的东西无论多少钱我都往家买,我想了几个办法,想接他出去旅旅游,他说啥都不去。实际上爸爸都已经预感到了,他不想给我增加负担。爸爸在医院几进几出,好一点就出院,咋说都不中。最后一次住院从医院大厅门口到电梯十来步远,爸爸到电梯门口倚着墙坐下了,我心里一阵难受,爸爸一向体格健壮,五十八岁的时候还拿脚扣上杆子,说不中就不中了,怎么能受得了。这一住院,爸爸就再没出来。爸爸一辈子辛苦,从没享受过什么。眼看着日子快好了,他却驾鹤西去,每想到这些,我心如刀绞。

   一想起爸爸,我总有千言万语要说,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我哽咽了几次。像有万把钢针在刺我的心,他的笑容,他的声音,深深地刻在了我的生命里。

   爸爸,我想您了。如果有来生,我求您还做我的爸爸。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