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最美的遇见
 
 
修改时间:[2013/08/20 07:12]    阅读次数:[356]    发表者:[起缘]
 

  相识)

  又要搬家了,每每一提到搬家就很是头疼,心里有割舍不下的留恋,还有那些满架书,满床满角落的各种零乱的书籍杂志,弃之不舍,嗜书如命。可想想搬家后工作会近些少些路上的奔波,心里还是有些宽慰。

  搬家要选日子,这是龙妹一直强烈要求的,她说:“搬家就是新的开始,要讨个好彩头,良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半信半疑中我依了她。5月28日,我生日也是个吉日,因为这天有我,正好可以过个别样的生日。

  龙妹是我认识很久的邻居,一个写文字的女子,认识它源于「锦瑟流年」那场不经意的遇见。

  搬家那天龙妹早早的就来帮我收拾东西,还主动要用她的爱车帮我拉零零碎碎,当然书也得她来运了,她也和我一样嗜书如命,别人搬运是不放心的。

  我这次住的是五楼,没有电梯那种,几个来回我已累得气喘吁吁直不起腰没了精神,最后几箱书我有些望而生畏了,一步步楼梯腿在抖,手也有些酸楚。爬到门口一手托箱,一手去开门。

  “啪,”重重的一箱书,随着我“啊”的一声尖叫落了下来,我也瘫坐在地上,脚一阵剧痛。

  “您怎么了,不要紧吧,你在做什么?”随着一连串的问话,我头也没抬的,没有理会是谁,只顾捂着自己的脚揉,“没关系,脚刚砸了一下,我是新来的住户,在搬家。”

  “你把鞋脱下来,看有没有砸坏,要不要去看医生,”还是那个低柔的声音,出于礼貌我抬头看了一下:“谢谢你,真的好像没大碍。”

  眼前一女孩,楚楚动人,清新里透着稚气。

  我会意的笑了笑,伸手去捡滑落地上的书,脚一阵痛,我又缩回了伸出去的手捂住了脚。

  她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弯腰一本本的帮我捡起,码在箱子里。

  “你喜欢云紫影的《倦三生》,喜欢他写的书吗?”女孩拿着云紫影的倦三生好奇地问我,感觉有几分激动在不经意间流漏出来。

  “我喜欢,我也是影迷,而且我们还有一段不寻常的邂逅,她是我邻居,是我龙妹妹,”我满是自豪的加重了说话的语气,开始给她讲和龙妹偶遇的故事,还给她讲了自己喜欢文字,喜欢写写心情文字,将自己就是在新浪混文字水的鱼。

  她听得入了神,瞪大眼睛像是在品一段甘蔗,咀嚼,吮吸。似乎她很了解龙妹,似乎也听说过鱼,我很庆幸一个臭鱼,臭名也可以远扬。

  “虎哥,你怎么还没下来?”随着上楼的脚步声和轻唤声,龙妹出现在楼梯口。

  “怎么了,”龙妹看我瘫坐在地上急忙跑过来,蹲下来不由分说就把我的鞋子和袜子,“虎哥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你看都出血了,赶紧去医院吧!”

  “不用了,我没那么严重,我也没那么娇贵”

  “那来我家吧包扎一下吧,这个是我家,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那女孩满是诚恳的指了指我家对门,又伸手来扶我,“我叫楚楚,远亲不如近邻,以后我们可以互相关照一些。”

  楚楚,一个爽朗的女孩,爽朗的叫你无法也没有理由拒绝她的好意。在楚楚和龙妹的帮助下,我走进了这个初识女孩的家包扎伤口。屋子里没有太多的摆设,简洁而明亮,就如眼前这女孩,不染一丝尘埃。

  楚楚很熟练包扎好后,楚楚和龙妹帮我搬完了剩下的物品,龙妹看我没有事就说有事要忙,临走还调皮的说:“虎哥,这回你有了新邻居可不要忘了老邻居啊,我还会来蹭饭的。”说完一个鬼脸挥挥手走了,楚楚也告别走了。

  龙妹你放心,距离是考卷可以衡量友情的誓言,住的远了友情近了,我狠狠的点着头在心里暗暗许下承诺。

  在新家我开始一瘸一拐的收拾起零乱的物件,把书从新上架,整理床铺,安装电器……

  “咚咚咚……”谁会在这里叩门找我,我以为错了,没有理会,接着又是一阵咚咚敲门声。

  “虎哥,你还没吃饭吧,我刚刚做了蛋炒饭带了你一份,”是新邻居楚楚。

  “你怎么也知道叫我虎哥?”

  “刚刚听龙妹叫的啊,你以后也是我的虎哥,我们也是邻居了啊!我们也可以做好朋友的,我也喜欢龙妹,下次龙妹再来要介绍我认识啊,我也是他的粉丝。”

  “谢谢你楚楚,”我看了看表已过晌午了真是该吃饭了,肚子也开始叽里咕噜的打着架。

  面对楚楚这个水一样透明的女孩,我知道我们可以做好邻居,做好朋友,做好虎哥楚妹。我真不知道是被楚楚的美貌吸引还是被真诚打动,还是自己真的需要吃些东西,我居然跟着这位萍水相逢的邻居共进了午餐,而且是在她家,而且是第一次相识,而且是他亲手做的。

  饭间,我们聊了很多话题,现实到网络,聊到了文学聊到了人和事。没想到的是她也喜欢文字,也是新浪里的一只文字蛀虫。她说她认识飘雨桐,我很是吃惊,在心里佩服他,你会认识飘雨桐,那可是我的偶像啊。更没想到的是我认识的黎锦苏,那个我唤她馒头的小女孩竟是她师傅。我吃惊,网络多大,竟有这种奇缘,哎!不得不套用本山大叔在调侃范大师时范大师说的那话:谢谢啊,缘分啊!

  “我师傅就是馒头,我是她唯一也是最疼爱的徒弟,”楚楚提到师傅,提到疼爱,脸上写满了自豪。

  “馒头那个小孩子我们认识很久了,我是看着她长大的,”看楚楚那表情我也不由的吹嘘起自己的老资格。

  “那这辈分,我该叫你什么?”调皮疑惑的楚楚歪着头问我。

  “该叫我鱼师伯啊!”

  “玩笑,”我在说出该叫我鱼师伯后,我真的怕楚楚会喊叫我师伯忙解释,“我还是喜欢你叫我虎哥,这样我才不会那么早老去。”

  “虎哥你写博客,写文字有没有参加冥王星八月的活动文字——对影凝眸啊?”

  “有啊!不过我写的很烂,毁了搭档的文采。你可以去看看,……”一提到写东西我就犯病,就滔滔不绝起来。

  “我有见过啊!那个鱼就是你啊!我们也可以搭档写一个征文啊?”

  “我文字很烂的,你不怕啊?”

  “哪有啊,很赞的。”

  “那好吧,我们也搭一次。新邻居新朋友。”

  “你怎么看我这个人?”

  “爽朗热情。”

  “我一直爽朗,作朋友就要以诚相待……”

  “对啊!朋友就要真心面对,要懂得珍惜……”

  “期待你写的文,那里会有你见我的第一映像,”楚楚满含期许的目光,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这个初识的女孩。

  “好吧!我写。”我换着忐忑的心答应了下来,完全没有了,炫耀是他师伯的底气了。

  “我等你的文,我会尽心尽力去和的。”一个ok的手势,也是一个默许。

  一个下午,过得真的好快!楚楚看你太透明反而无法诠释,怕稍有不慎伤了你的美好,所以惟愿人生这真真假假的巧合,是种缘分,是我们三生的回眸,三世的擦肩换来的今日相识。惟愿能渐行渐远渐惜,在以后的似水流年里,我们一切都能只如初见这般美好,用所有朋友真情感换一个对的你——楚楚。(我的真朋友,假邻居。嘻嘻!)
  
  (相知)
  
  每天还是老样子除了上班就是宅在家里上网聊天看些文字,写写心情感悟,要么就蜷在床角看书,这已经成了习惯,在就是去龙妹的书吧看书,三点一线的生活很是规律。

  倒是楚楚一有时间就跑过来,和我聊天,和我一起看书,讲讲我们彼此的故事。她是个爱清洁的孩子,每次看到我凌乱的屋子都会不由自主的帮着收拾起来,每次做好吃的都会带我一份,我心里暖暖的,想要是有这样一个女朋友多好,一辈子的呵护,想想都幸福。可楚楚的完美成了我心里的女神,我不敢有过多的非分之想,怕玷污了她的纯洁。

  今天休周懒懒的不爱起床。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喂,你好!”心不在焉的接起,想谁这么讨厌也不让我好好睡个懒觉。

  “还没起吧,懒猪,我再去你家的路上,今天又想吃你烧的菜了,菜我买,你做……”电话那头传来了迫不及待的声音,又是那个龙妹,来蹭饭,做饭好吃也是错,没有好日子可以过。

  起床收拾,我不想龙没看到我的邋遢,正好今天顺便也请一下楚楚,搬来这么久,一直她在照顾我,还没有正式感谢过,嘴上谢谢的形式太单薄无力了,也好介绍龙妹和楚楚认识。

  “咚咚咚”来得好快啊,打开门只见龙妹,大包小包的原材料,“虎哥,起床了。”又是一个鬼脸。

  “哼!你叫不起怎么办,你吃什么?”我委屈的说着,“你就不能像楚楚一样,做好吃的给我吃!”

  “楚楚,谁啊?虎哥你……”

  “楚楚,就是上次搬家那女孩,你不要想歪了,她也是你的粉丝”我怕龙妹乱讲我赶紧解释。

  “那把她叫过来我们一起吃饭,我也喜欢那个女孩,人热情,活泼,像个哥们似的,我喜欢。”

  “这么近还是我过去叫吧,电话有些没诚意。”

  楚楚的家搬来以后我还真没敲过,我有些内向,每次都是楚楚来和我打招呼,找我。

  “谁啊?”

  “楚楚,我是虎哥!”

  “虎哥,你有事吗?”

  “楚楚,龙妹来了,想见你,我介绍你们认识。”

  “等一下我就到,”又是一个懒床的主。

  楚楚来的时候龙妹把菜差不多都摘好了,两个人见面分外投机,聊着天南海北的都是女孩子的事,我的耳朵听的都累了也差不上嘴,其实龙妹人也很勤快的,不是不爱做饭,只是做了没人爱吃。“你们聊吧,我去做饭!”

  “虎哥,”楚楚追了上来。

  ”嗯!”

  “虎哥,我帮你把围裙系上,别弄脏了衣服。”说着从后面半搂着给我系围裙,和她我还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几乎触及的接触,我的心开始狂跳,脸也一阵阵不由自主的热,“虎哥要不要我帮忙。”

  “不,不用了,”我紧张得有些结巴了,自己这是怎么了?

  “虎哥,好幸福啊!”龙妹在一旁看着起着哄。

  我没敢狡辩,我怕他看到我红红的脸,也怕自己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赶紧冲进了厨房。

  面对这么多原料,都是我拿手的菜,今天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静站了一会,感觉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可以听到心跳的声音。深呼吸强制自己淡定下来。

  一阵忙乎心平静了下来,几个小菜也弄好了,三人一起收拾,围坐品尝我的手艺。

  美味佳肴,又是与美女共进,当然少不了酒了,不知道今天是高兴还是怎么,平时不爱沾酒的我,我也和着她们。龙妹不用说了,文人多愁善感,自会喝酒浇愁。今天楚楚大概也是见到龙妹开心,一杯不落的喝着,虽然是啤酒,几瓶下去我晕乎乎的了,嘴里对楚楚一直说着感谢的话,楚楚一直在说你是哥,我喜欢帮你。龙妹看着两个醉鬼,脸上洋溢着得意地笑……

  龙妹吃完收拾了一下,说有事走了。我没有送,因为我的天在旋转,楚楚也没有动,是不是她的地也在旋转……,即便如此,我心里清醒得很,我开始和眼前这个女孩讲起自己的悲伤往事,讲失恋的滋味;楚楚听着,骂着,她原来也有和我一样的辛酸,只是外表坚强,我们都有一颗柔弱的心。

  话越来越投机,心越来越近,彼此借着酒劲心里积蓄很久的恨倒了出来,也把彼此平日里不言启齿的爱说了出来,没有想到楚楚也像我暗恋她一样,暗恋着我,心又一次开始狂跳,越来越近的距离,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急促,酒气迷离了醉眼,心跳的声音掩盖了彼此的忘情,世界在眼前消失无影无踪……

  “楚楚,你是我今生最美的遇见,我会珍惜你一辈子!”我看看臂弯里的楚楚,不知道这语言能否表达我的承诺。

  “虎哥,我也是,一辈子珍惜你,有你足够了!”楚楚,望着我,眨了眨大眼睛,娇羞的垂下了眼帘,静静的静静的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彼此的呼吸。

  太阳懒懒的升起,照进了玻璃窗……

 
 
 
 
 
 

威尼斯人唯一官网